【有錢判生無錢判死2】千萬老闆淪為街友 不知武漢肺炎是什麼

劉志原
鏡週刊Mirror Media
陳姓街友說因生意失敗而住在溪北公園,不知武漢肺炎是什麼。
陳姓街友說因生意失敗而住在溪北公園,不知武漢肺炎是什麼。

我就沒錢請律師啊!也不知道該怎麼辦!1月31日不到10度的低溫夜晚,68歲的陳姓街友蜷縮在新北市溪北公園的角落,對於當前武漢肺炎的疫情,陳男完全不知道,也沒有口罩,記者表明來意,想採訪他因當人頭老闆被判刑的事,陳姓街友說:「我老了,反正就這樣,要關就關。」

1月30日晚間8時許,本刊採訪以新北市板橋區溪北公園為家的陳姓街友,他戴著毛線帽,與其他2名街友已躺在牆邊入睡,記者問:「阿伯你都這麼早睡喔?」他說:「我白天都在公園旁的圖書館看書,圖書館關門,我們就睡了。」這幾天剛過完年,工地放假,不然他們都會去打零工。

68歲的陳男說,自己本來是沖壓廠工人,工作很努力,手指頭還被機器切斷,但也將4個子女養大成年,後來做得不錯,自己存了一些錢,在6至7年前自己開了工廠,也都做得不錯,但好景不常,很多貨款收不回來,被跳票,最後欠了一屁股債,不僅工廠沒了,連名下市值2,000餘萬的透天厝也被法院拍賣抵債。

怎麼會住公園?陳姓街友淡淡地回答說:「沒有啊!就來住了」,至於與家人是不是有什麼不愉快?陳男表示:「這沒法度講」,記者問他:「那你吃飯怎麼辦?」陳男表示,自己有時會到附近的路口當房屋建案的「舉牌工」,一天賺幾百塊錢,吃飯省一點,沒問題。

陳姓街友自稱從前是工廠老闆,曾工作到斷手指。
陳姓街友自稱從前是工廠老闆,曾工作到斷手指。

有想要去找家人嗎?陳姓街友說,太太及3個子女都知道他住公園,他也曾去女兒工作的地點找女兒,但女兒可能換工作了,沒找到,陳男自稱,與家人已經好幾年沒有見面了,至於能不能、想不想與家人再見面?陳男低頭不語。

對於遭判刑,陳姓街友說,約5年前,他開始住公園,某一天,有人來找他,問他要不要做沖壓生意,陳男一聽是自己老本行,就答應了,但沒多久,警察就告說他被通緝,陳男說,自己到法院後,卻因為沒錢交保而被收押,後來被放出來,就繼續住公園,每週五固定要到派出所報到。

陳姓街友說,自己當老闆時被倒帳,都找不到人追討,這一次自己被指控倒帳,卻被收押,他說,自己沒有要騙別人錢,但法官說要收押,也只能認了,後來二審改判,陳姓街友表示,這個得高院法官不錯,雖然還是判他要去關,但仍是要說,二審的法官很讚。

採訪當天,陳姓街友住的公園裡不少人在運動,因為要防止武漢肺炎擴散,大家都戴口罩,記者問他,知道這事嗎?陳姓街友說,沒有在注意,不知道武漢肺炎是什麼,他低頭嘆息說,反正自己68歲了,人生走到這樣,隨時都可以死,都沒關係了啦。


更多鏡週刊報導
【有錢判生無錢判死3】法官怎麼判才公平 司法院有大數據分析
【有錢判生無錢判死1】老翁騙2千萬判13年 老董詐10億判7年

更多社會相關新聞
火光瞬炸!男爬列車頂遭「2.5萬伏特電擊」
吳宗憲想討回9797條私菸 律師:花錢買的
思覺失調男毆死老母 重判18年
動私刑逼道歉 竹聯幫角頭落網
闖前女友家偷「毛小孩」 醫學生GG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