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雜音的甜1】謝欣穎如願成「黑道女人」 旁觀武打戲喊超帥

​唐千雅攝影協力|劉耀勻
·4 分鐘 (閱讀時間)
謝欣穎熱愛古惑仔電影,當台灣的黑社會電影能以自己的語言敘事時,這一切都讓她很興奮、很熱血。
謝欣穎熱愛古惑仔電影,當台灣的黑社會電影能以自己的語言敘事時,這一切都讓她很興奮、很熱血。

這2年應該算得上是謝欣穎的收成之年。她以強迫症怪胎角色入圍了金馬獎,或演出在愛情關係裡習慣受虐的女子。也如願出現在台灣古惑仔賀歲電影裡,成了黑幫的女人。

這跟想像中的關係模式不一樣。我們通常會預設黑幫男性是主動者,身邊的女人是被動者。然而,謝欣穎的角色,卻是主動的那一個。甚且,黑幫電影的暴力敘事往往終於冷寂,是繁花將盡前的那一刻。但在她的視角裡,這卻成了另一種詮釋。

謝欣穎和鄭人碩在《角頭外傳:浪流連》扮青春CP,有激烈吻戲。(巧克麗娛樂提供)
謝欣穎和鄭人碩在《角頭外傳:浪流連》扮青春CP,有激烈吻戲。(巧克麗娛樂提供)

由於謝欣穎是平面模特兒出身,當她拍照時,畫面很容易好看並成立。但直到性格更深處的演員謝欣穎現身,空間與人格的非均質性,才從中立的均質性被分割出來。如同跨進了門檻,以分界線確立了疆界,這裡的空間不再連續。

這轉變有點兒令人捉摸不透。而非均質性的她,的確能以極甜美,或是帶些邪氣的性質穿透至畫面裡。對!沒有中間值的平常。

這也像她選擇電影角色。《角頭外傳:浪流連》中,渴愛又獨立的女攝影師,看似是一個通俗的選擇。可是之於謝欣穎偏好偏鋒角色的歷史,這就顯得奇怪了。對於各種角色選擇,謝欣穎解釋:「不管是再奇怪、觀眾看起來很變態的角色,或者是不是這麼正統的、不是那麼女孩子的角色,我覺得裡面都還是有一些人性在。小時候發生過什麼事?導致角色變成這樣的個性…不管演什麼角色,就用心感受它。」

過去就愛古惑仔電影的謝欣穎,長大喜歡《角頭2》。接下這個角色時,以為自己終於要演黑幫女子了,至少會是一個不那麼正統的女性角色。不過電影主線最後是超純的愛情故事,讓黑幫陽剛絞入柔情的詮釋。謝欣穎笑笑,她並不遺憾,「至少我有跟角頭大家庭合作了。」

因為入圍金馬獎,這2年被視為是謝欣穎很重要的表演之年,她卻說還好,因為拍攝過程已讓她沒有遺憾。
因為入圍金馬獎,這2年被視為是謝欣穎很重要的表演之年,她卻說還好,因為拍攝過程已讓她沒有遺憾。

「我沒有演到打戲,反而有被打戲,要躺在地上,那時候很冷,劇組還用水車潑水,我在地上都在抖。」她說著,彷彿有一絲快意。

電影裡的黑幫打鬥,白晝下,暴力亮燦絢爛。然而這暴力同時是極其脆弱的,與毁壞崩盤式命運的差異,往往只懸於一線。拍最大場面的打鬥戲時,謝欣穎都在旁邊看著,即使她的鏡頭只有一幕。她的心得是⋯「打鬥真的很帥!我在旁邊看,覺得也太帥了吧,很熱血耶!」謝欣穎說話起伏不算誇張,把驚嘆號全用在這裡。像是這一刻,他們為她咆哮了,她因而丟甩滌淨了心事,她因而眼神閃閃發亮。

丟垃圾人格 謝欣穎

1985年5月1日生。15歲就開始當平面模特兒, 2006年因《愛麗絲的鏡子》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除了電視劇,也陸續有《命運化妝師》《消失打看》《刺客聶隱娘》等電影問世。2020年以《怪胎》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新作《角頭外傳:浪流連》於2月5日上映。

服裝提供:PRADA(挖洞高領上衣及傘狀長裙)、Longchamp(銀色長版外套、紅色條紋襯衫及西裝外套)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更多鏡週刊報導
【有雜音的甜2】拍戲像談一場戀愛 謝欣穎霸氣:我從不主動告白
【有雜音的甜3】找土地公聊天 謝欣穎莫名成「吃不胖」體質
【鏡大咖】我這個不怕醜的人 艾怡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