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人

愛亞
中國時報

大大光: 我家的電話機是會顯示通話時間的。你知道嗎?那日我們說話說到彼此的手機都沒電陣亡之後,我們市話上又說了58分鐘。(我也嚇了一跳啊。)我們絮絮叨叨說了又說,我說的有些很快就忘記了,但你說的我都記得,尤其你訴說你的焦急;說我已經十多日沒有給你寫信,你來信我也沒有回覆,你打了四、五次電話我都沒有接,你來我家按撳門鈴我也沒回應,哎哎,我知道你的著急,我知道,可是我不在家,我不在家啊。(還好鄰居告訴你了。)

大大光:(咦?什麼時候我開始喊你大大光的?好奇怪。)雖然剛才電話中我又把那日我們電話裡說的擇重點再講了一遍,我仍要說:你不要這樣在乎我和我寫信這件事吧,我以前也曾有幾次十多天甚至近一個月才給你信,我忙的時候只能選擇「急件」來做,真的要請你諒解,我懂,我也喜歡你那句:「我是妳的親人,妳有任何事第一時間該告訴我。」是的是的,你是我的親人,我,也是你的親人,可是我還沒有習慣又有人這樣在意我這樣對待我啊,哎哎,讓心臟不好的人心臟亂跳不好,不好。

請讓我慢慢,慢慢習慣吧。(這個不習慣,嗯嗯其實很甜蜜的......)

是的,我在任何時候,我坐公車,我走路,我在小店吃麵,我......突然,一個念頭會閃進腦裡一一有一個人,有一個人在,嗯,在,在愛我。

我的心大概還沒有太老,我還是會不好意思。回想某次某人,哈哈,我是曾記下日子的,那個某人,嗯,你啦,你牽著我的手,你長長的手指輕搓著我的尾戒,然後輕搓著我的尾指,輕搓著我的無名指,我的中指,我的食指及拇指。我的臉熱熱的,不知怎麼的,我原地踏步起來,手足無措的一種嗎?還是太熱?我的手指也同樣熱麼?「妳的手指冰涼涼。」哇,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你把我的手牽進你的風衣口袋,我傻傻地問:「剛才數那麼久,我的手指少了一根嗎?」「多一根。」什麼?我在你衣袋裡捏你的手,告訴你:「小心點,我是六指琴魔。」你低頭,用你的臉腮擦踫我的額,口中含糊:「是獨臂刀也沒關係。」哈哈,是我們那一代的語言,是我們那一代的武俠小說和武俠電影。「倪匡」你說。「王羽」我說。

哈哈。

我們明天會見面,你問過;「我們一起吃早飯,一起吃午飯,最後一起吃晚飯,可以嗎?」這是放大招嗎?你又說:「不吃宵夜,宵夜不消化,不健康。」我說:「那,不演《深夜食堂》?」你說:「不演。」

我們明天會見面,你要帶我去看租的小房子,嚇到我了,你的房子不是正在小修嗎?還租什麼房子?你說:「看了就知道了。」看我不說話,你又說:「只租兩個月,是朋友的房子,他要出差,怕流浪漢跑進來,廉價租給我,讓我看守房子啦。」

這是什麼藥?裝在什麼樣的葫蘆裡?你這傢伙, 哎,討厭鬼,把我弄暈忽了。(罵你討厭鬼,這一段應該cut掉,哈哈。)我覺得我對戀愛距離遠了,生疏了,沒有你「會」,不,其實你也似乎不擅此道,面對愛情你也是慌亂的,是不是?

我曾想過,我們若是一直維持著說說話,寫寫信,談談文學,不是也很好?好啦好啦,我亂說話,不負責任,你真的這樣我才不會答應,我會躲起來哭,會一直哭,哭很久很久。

我喜歡跟你在一起。我喜歡我們現在的樣子。

我現在的頸上戴著一個布圈圈的圍脖保暖,不致於熱,又不會像圍巾一樣垂落在水盆,垂落在湯碗,垂落在身體之前擋東擋西......我分你一個好不好?我有好幾個。(好啦,我知道你還徜徉在前面一段話裡,我有些窘了。你看我的字愈寫愈小。)

我們明天來討論一下旅行的事好嗎?出國不好啦,我的貓有些麻煩,而且,我們其實很不熟,若是去了西班牙,去了布拉格,去了馬塞諸塞,一言不合可如何是好?無處可逃哩。我想去花東,去一天就好,呃,哈哈哈哈~

還是見面說吧。(哎喲。)

跟你說晚安。(如果是臉書,這裡要寫一個字:「煙」。)

晚安喔~

想你很多很多。

愛你很多很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