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出現饑荒報告 氣候變化恐進一步威脅其脆弱經濟

·6 分鐘 (閱讀時間)
North Korean farmers work in the fields near Sinuiju, opposite the Chinese border city of Dandong
朝鮮農民在田間勞作(資料圖)

來自朝鮮國內外的報告呈現了嚴峻的現實。在韓國的「脫北者」對BBC表示,他們在朝鮮的家人正在挨餓。隨著隆冬臨近,人們擔心最弱勢的群體會食不果腹。

「諸如更多的孤兒流落街頭、餓死等問題不斷被報道,」在朝鮮有消息源的《每日朝鮮》(Daily NK)總編輯李尚勇(Lee Sang Yong,音譯)說道。

他表示,由於糧食短缺情況比預期更嚴重,「朝鮮的下層階級正遭受越來越多的苦難」。

從朝鮮獲取信息變得越來越困難。為了防止新冠疫情從中國流入,自去年1月以來朝鮮便關閉了邊境。即使把消息傳送給逃往韓國的親朋也面臨著巨大風險。

任何使用未經授權的手機的人都可能被送進勞改營。然而,仍有一些人試圖通過短信向他們的親人和首爾的傳媒發送消息。

通過這些消息來源,我們試圖了解朝鮮的現狀。

「每一粒米」

朝鮮一直處於糧食短缺的困境,但疫情使情況變得更糟。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將目前的形勢與該國1990年代最嚴重的災難相提並論。該災難被稱為「苦難行軍」,有數十萬人死於饑荒。

目前的情況還沒有那麼糟糕,仍有希望的跡象。朝鮮似乎凖備重新開放與中國的邊境,但尚不清楚需要多少貿易和援助才能修復這個貧困國家已受損的經濟。

今年的收成至關重要。去年朝鮮的部分莊稼遭一系列颱風侵襲,受損嚴重。聯合國估計該國至少有兩到三個月的糧食供應短缺。

Kim Jong-un
金正恩已將目前的形勢與該國1990年代最嚴重的災難「苦難行軍」相提並論。

為了確保今年盡可能地豐收,包括軍隊在內的數萬人被派到田間幫助收割水稻和玉米。

金正恩據報還下令,要讓全國的每一粒大米得到保障。只要是吃飯的人都要去幫忙收割。

「(當局)已制定了一項計劃,以盡量減少收割過程中的損失,」《每日朝鮮》的李尚勇說道。

「計劃強調,如果發現盜竊或作弊行為,將予以嚴厲處罰。它在製造一種恐懼的氣氛。」

上周,韓國國家情報院在一場閉門國會聽證會上表示,金正恩曾稱,由於如今的經濟形勢,他感到「如履薄冰」。

國情院還表示,藥品和必需品的匱乏加速了傷寒等傳染病的傳播。

日益增長的擔憂也在朝鮮官媒的報道中得到體現。國營媒體強調當局正採取措施以防止農作物受損,併發佈宣傳海報,強調努力生產糧食。

朝鮮婦女在田間收獲玉米(2012年9月11日資料照片)
朝鮮婦女在田間收獲玉米(資料照片)。

現代農業

朝鮮在糧食供應方面面臨兩大問題。

首先是它的耕作方法。專家表示,平壤可能在新的軍事技術和導彈方面進行了諸多投入,但它缺乏快速、成功收割莊稼所需的現代化機器。

韓國農村經濟研究所的崔永浩(Choi Yongho,音譯)告訴我們,朝鮮的「農業設備供應不足導致糧食生產率低下」。

我們設法親眼目睹這些情況。

從韓國最西端一個新的瞭望點,我和團隊可以清楚地俯瞰進入朝鮮的漢江。在首爾繁華的摩天大樓的映襯下,它感覺如此之近,又如此之遠。

我聽到一個拿著望遠鏡的小女孩說,他們是「同一群人」。「他們就和我們一樣,」她說完回到了媽媽身邊。

South Korea lookout point
在瞭望點,韓國人可以清楚地看到朝鮮的情況。

幾十名村民正忙著將成捆的大米打包,並把它們背到一輛破舊的拖拉機上。

緊鄰朝韓非軍事區的坡州市的一位韓國農民表示,他花了一小時用機器收割田裏的稻子。他稱,如果像朝鮮那樣純手工收割,一塊田就需要一周的時間。

高度脆弱

但除了缺乏技術和農業供應外,朝鮮如果想確保糧食供應,還面臨著一個更長期的問題。

美國情報機構已將朝鮮列為最容易受到全球變暖影響的11個國家之一,該國本已有限的農田可能受到最嚴重的影響。

「西海岸沿線的水稻和玉米產量更有可能下降,那裏是朝鮮傳統的糧倉,」戰略風險委員會(Council on Strategic Risks)的凱瑟琳·迪爾(Catherine Dill)說。她是最近一份題為《朝鮮匯聚的危機》(Converging Crises in North Korea)的報告作者之一。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平壤派英國大使參加在格拉斯哥舉行的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

朝鮮農村
朝鮮農村

「朝鮮尤其容易受到自然災害的影響。洪水、季風帶來的暴雨以及颱風每年都會侵襲,這直接影響了產量,並間接造成蟲害問題,」崔永浩說道。

《朝鮮匯聚的危機》報告指出,這些情況在未來幾年將變得更加嚴重,特別是水稻生產易受到乾旱和洪水的影響。

「更強烈的風暴似乎已經在影響朝鮮,在2020年和2021年的颱風季節都有明顯的例子。就海平面上升而言,沿海地區面臨的風險將越來越大,」凱瑟琳·迪爾說。

雖然平壤很少與外部世界接觸,但該國常為氣候變化和環境問題破例。

朝鮮曾於2003年和2012年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UNEP)合作,編寫了詳細的國家報告。朝鮮還是《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等國際條約的簽署國。

參與應對氣候變化的一個原因可能正是其對糧食生產的影響。

North Korea floods
朝鮮常受到自然災害的侵襲。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2012年的報告指出,朝鮮的平均氣溫在1918年至2000年間上升了1.9攝氏度,是亞洲變暖速度最快的國家之一。

根據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2019年的一份報告,預計到2050年,朝鮮的年平均氣溫將進一步上升2.8至4.7攝氏度。

韓國在這裏看到了機遇,可以在一個影響兩國的問題上共同努力。

韓國環境部部長韓貞愛(Han Jeoung-ae)上周對我說,她希望在格拉斯哥與她的朝鮮同行會面,討論朝韓在氣候變化方面的合作,但這並沒有發生。

如果朝鮮代表團正在蘇格蘭聽取演講,他們會明白即使對這次新冠大流行的恐懼消除、對華貿易重啟、貨物得以再次跨境流動,該國也正面臨著越來越多的危機,這將深刻影響本已脆弱的人口。

它無法獨善其身。

BBC國際媒體觀察部(BBC Monitoring)的史瑞亞斯·雷迪(Shreyas Reddy)補充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