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開啟遙看對岸的窗

特稿李承陽
去年的帝后競爭激烈,分由兩岸的徐崢(右)、謝盈萱拿下。(資料照片)
去年的帝后競爭激烈,分由兩岸的徐崢(右)、謝盈萱拿下。(資料照片)

中國時報【特稿李承陽】

金馬獎曾是窺探大陸的一扇窗,遙看在新聞中被描繪成饕餮的那群人們,遠望在政治語言裡被打造成修羅場的那片土地,在昏暗影廳的銀幕上,《大象席地而坐》有熟悉的霸凌與疏離,《我不是藥神》有熟悉的不義與反骨,《嘉年華》有熟悉的暴力與壓迫,政治上不斷拉扯剝離的兩岸,在電影藝術的交流與文化影像的衝擊下,大部分的台灣觀眾會發現,其實我們並沒有那麼不一樣。

「早知道就拍一部片報名今年金馬獎了。」第56屆金馬獎自10月1日公布入圍名單後,電影圈內確實有不少人這麼說,絕非揶揄本屆入選的電影沒有實力,更多的是遺憾沒人競爭,沒人競爭表示金馬獎的型態將會慢慢改變,究竟轉變是誰好誰不好、又該變去哪兒?

由於兩岸局勢趨緊,導致今年的金馬遭遇陸片、港片大退潮,幾部已在國際影展拿下佳績的華語片最終全數退賽,大陸甚至讓金雞百花獎改制一年一辦,更刻意選擇跟金馬獎撞期,逼影星不得不選邊站。

今年金馬參賽作品雖少了很多來自港、陸的優秀華語片,但諸如馬來西亞電影《夕霧花園》、香港獨立製作電影《金都》和《叔.叔》,台片《陽光普照》以及《返校》、《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等入圍作品,都於影展期間爆出好評,起初大家都在想,或許金馬今年可以「依舊精采」。

紅毯星光黯淡

接著金馬公布星光大道的紅毯嘉賓名單,顯而易見地比往年少了很多星光,改由幕後影人上陣,影帝方面像是以《叔.叔》入圍的太保、袁富華,都稱因國外有工作告假,《金都》的朱?康也沒出現在紅毯名單,5人入圍就3人缺席,僅剩《陽光普照》的陳以文、巫建和走紅毯。

而往年由群星擔綱的頒獎嘉賓,今年也多改為導演頒獎,縱使有李心潔走紅毯、爭影后、擔任壓軸頒獎人,星光還是明顯掉了一大半,加上今年典禮沒有主持人,照時間排程算,紅毯跟典禮都會比往年快又短,那個原本抱持「依舊精采」充滿期待的感覺,又被澆了冷水。

今年金馬獎真的不一樣了,失去了去年憑《誰先愛上他的》封后的謝盈萱,強壓周迅、孫儷把獎留台灣的狂喜,也看不到前年感恩《大佛普拉斯》、讚歎《血觀音》那種台片爭光的快感,更不可能看到港片大佬曾志偉、吳君如在典禮上狂虧影星,也沒機會重現第41屆金馬獎,劉德華對決梁朝偉的影帝之爭。

陸星少了舞台

但吃虧的不只是台灣,別忘了金馬同時也是大陸獨立製作電影的明燈,近年來陸片《七月與安生》、《推拿》、《一代宗師》等片都強勢搶金,捧紅了周冬雨跟馬思純,也讓彭昱暢成功轉進電影圈,早些年也讓默默無名的王寶強成為影帝,黃渤更是金馬常客,大陸演員沒了金馬,硬是少了一個在國際舞台發光的舞台,更別說以往陸片能藉奪下金馬獎在台上映,因政治因素缺席的陸片,只能期盼藉抽籤才能與台灣影迷見面。

金馬獎遭受抵制,是金馬、金雞、電影人、觀眾全輸的一局慘棋,但傷害最深的,是台灣觀眾少了那扇遙看對岸的窗,電影反映的永遠都是真實,雖然政治自然也是真實的一部分,但再壁壘分明的政治狂熱分子,也必須承認在電影中,不論你來自哪裡,有什麼樣的政治主張,兩岸都說著同樣的語言,有著同樣的文化,為著同樣的原因敞懷歡笑、放聲哭泣,兩岸電影交流連接的是兩岸同樣血脈的悲喜,但似乎在可見的未來中,這最直接的交流,將會持續窒礙難行。

作品交流至上

在當下動盪的局勢中,政治矛盾迫使金馬必須做出改變,但該怎麼變?不妨聽聽金棕櫚得主日本名導是枝裕和睿智的解答,他說世界上充滿很多對立,不只是台灣跟大陸,日韓也都存在政治問題,但是到文化層面,走到影展,還是要以作品交流,「政治做不到的事情,電影做到了,影展不是揮著所屬的旗幟來,而是帶著自己的作品來。」今年金雞加金馬,絕對是1加1等於負分,電影世界大無邊,兩岸電影需要良性競爭,兩岸三地導演持續交流好作品,才能讓金雞百花獎更成熟、金馬也將持續奔騰。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