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盲就簽約、免疫橋接取代三期!國產疫苗爭議多,陳建仁說話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高端疫苗10日宣布二期實驗解盲成功,前副總統陳建仁10日晚間在臉書發表影片,說明國產疫苗採購相關爭議。針對在野黨頻質疑在還未解盲前就訂約,陳建仁也說明,等到臨床實業結束再訂約,可能疫苗供應時程往延很多,這樣就不合宜。陳建仁強調,很多國家在疫苗還在臨床實驗,甚至二期還沒結束就下單,原因是因為越早買到疫苗,因為不用封城,相對來看,經濟效應更好。

陳建仁在影片中表示,有些國家,如新加坡政府就透過淡馬錫公司,投資本國疫苗廠所做的研發,等臨床實驗結束才訂約,可能接到疫苗供應的時程會延後很多。

陳建仁在影片中,就舉以色列為例。陳建仁解釋,以色列為何能在輝瑞/BNT新冠疫苗(Pfizer-BioNTech COVID-19 Vaccine)一問世就快速取得,因為輝瑞還在研發時,以色列就下單去買,雖然當時價錢會比較高,但因為以色列願花多點錢讓疫苗研發成功,成功後就成為第一次使用國家。陳建仁說,很多國家基於同樣的原因,在臨床實驗、甚至二期還沒結束就下單。

陳建仁說,國家在疫苗的採購還有研發,這兩條路是併行,因為要讓台灣人民最短時間打到最安全有效的疫苗。政府採購目標,是希望讓65%達到涵蓋,這就是要有3000萬劑。政府採兩途徑,一是國際大廠採購,數量2000萬劑,另外則由國內廠商國產1000萬劑,這樣3000萬劑,能涵蓋台灣人口65%所需的接種率。

陳建仁也說,採購疫苗的過程中,需要和國際大廠協調,指揮中心很早就開始洽商工作,但因各國都在搶疫苗,要達成好合約需要一段時間。

陳建仁說明,世界衛生組織(WHO)曾說過現在70%的疫苗在10個國家,這10個國家能很快讓他們的人民接種,但全球70億人口要打到65%覆蓋率,沒辦法光靠幾家大疫苗廠供應,這就是世衛組織為何要提讓很多國家可用免疫橋接方式替代第三期主張的原因。

因為偏好設定的緣故,無法使用此內容。
請在此更新設定來顯示內容。

陳建仁也解釋什麼叫免疫橋接,就是很多國家的疫苗還沒有進入三期,但在二期時,分析接種疫苗者綜合抗體效價,是否高到有達到保護作用,全世界十幾家還沒進入臨床三期的疫苗,可根據這標準來決定是否適合在人體身上施打。這個方案歐盟、韓國很贊成,台灣有家民間疫苗廠也有去參加會議,並提出我們實驗的情形,大家很期盼靠免疫橋接的模式,未來能很快讓完成二期、有效安全疫苗能夠上市。

陳建仁除錄製影片、也發文說明,目前我國已進口超過200萬劑的疫苗,經過食藥署完成檢驗封緘,配送到各縣市政府,按優先順序施打。陳建仁表示,希望中央與地方政府密切合作,符合目前接種順序資格的人都能踴躍接種疫苗,最短的時間內完成這項「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彼此鼓勵、愛己愛人的防疫使命。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專訪》「台灣淪仰賴施捨和半熟國產」 陳培哲嘆:疫苗政策傷害人民的健康與尊嚴
相關報導》 新北確診數居高不下?陳時中坦言:關鍵就是「侯市府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