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不負責內閣該跳出來負責了!

大華網路報

在許多防疫專家的建議,以及疫情有準社區感染情況之下,行政院日前終於決定將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由二級開設提升至一級開設。只是令人不明白的是,為何二級開設的指揮官是衛福部長陳時中,一級開設的指揮官仍然未變?若對照三級開設係由疾管署長擔任指揮官,二級時由衛福部長擔任指揮官,沒有理由一級開設時,陳時中仍然任指揮官。


根據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發布之「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整備應變計畫」,第一級時由行政院長指派指揮官,故行政院指派陳時中持續擔任指揮官固然在制度上沒有問題,然而在實務操作上必須拉高層級,否則何須提升開設層級。若是院長擔心本身沒有醫學背景,無法承擔防疫的重責大任,但副院長具有醫學背景,為何不指派?


更何況當疫情蔓延至必須提升至一級開設時,就必須全面強化跨部會的協調與資源整合,陳時中固然在過去一個多月的防疫表現深受各界肯定,但是能否在防疫進入新階段承擔起跨部會協調的責任,仍有待觀察。畢竟跨部會協調的歷練,是需要時間的。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到底尚需多久時間才能減緩,沒有人知道,當疫情愈拉愈長時,對於經濟社會的衝擊因應,恐非衛福部長能承擔!


坊間有論者指出,當行政院宣布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由二級開設提升至一級開設,但仍由陳時中擔任指揮官,是院長選擇不作為,以保留承擔防疫政治責任的彈性空間。若此種評斷為真,就代表現今內閣為不負責內閣,否則豈會讓一級開設與二級開設沒有任何差別,讓衛福部長承擔防疫及其社經效應的所有責任,置其他部會首長及政務委員於何地!


同樣是根據「因應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疫情整備應變計畫」,第一級開設是出現社區傳播的情況。換言之,當國內出現社區傳播時,防疫作為應與第二級、第三級的防疫作為不同。只是目前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仍然著重在追踪新冠肺炎確診案例的感染源,而非強化建構防止社區傳播進一步擴散的防護網。如此不僅讓防疫網易出現破口,也會使醫療防疫體系因負擔過重而崩潰。


儘管已有不少曾參與SARS防疫的專家建議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不應再將追踪確診案例的感染源視為重點,應開始針對防止大規模社區傳播進行部署,然而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似乎仍未改變作法。尤其是新冠病毒具有無症狀感染及潛伏期可能超過14天的特性,且出現愈來愈多無旅遊史的確診案例,再將重點放在調查感染源,只會讓醫護及相關行政人員疲於奔命,致影響防疫效果。

   新加坡採取減災而非圍堵的防疫作法,政策重點是「防得住就防,防不住就把它當流感來處理,重的病人治療,輕的病人就居家隔離」,這些做法看似不積極,但實際上卻產生重大的防疫效果。新加坡新冠肺炎確診案例至3月1日止僅102例,未如日本與南韓出現案例大增現象,且康復出院的已有62例,又沒叫每個人戴口罩,也沒限制社區活動,正說明防疫有成,不值得學習嗎?


中央疫情指揮中心一級開設而未改變二級開設的作法,不就代表因指揮官的層級未拉高或未換,易比照過去成功的經驗防疫,以致未能針對疫情發展新趨勢採取新的防疫措施?尤其是滯留武漢台胞被一句「已選擇國籍就要自行承擔」牽連,至今返台路迢迢,難道不該在一級開設強化跨部會的協調與資源整合之際,讓他們得以順利返台就學、就業嗎?


坊間媒體評論或專家學者已經多次建議政府應窮盡一切辦法,讓近千位滯留武漢的台籍人士儘速返台,而不是繼續停留在到底是要用「東航模式」或「橫濱模式」的意氣之爭。然而這樣迫切的議題,卻在以防疫為重的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雷達幕上消失了,難道不該在一級開設之際,重新讓該議題在雷達幕上被看見?否則對滯留武漢的台籍人士及其家人而言,真是情何以堪!


行政院雖然在眾多防疫專家及地方首長建議下,將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提升至一級開設,但是因指揮官未變、防疫作法照舊,徒留不負責內閣的印象。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不負責內閣該跳出來負責了!


(作者艾中樺,台灣/大學教授)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