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務實台獨與維持現狀 如何磨合?

總統蔡英文日前召開記者會宣布副總統參選人為前行政院長賴清德,並誇耀賴清德有完整歷練,在國會、地方及中央都留下成績,對台灣未來也有非常強烈的使命感。儘管日前賴清德訪美時,外界即已預測蔡英文競選連任的搭檔是賴清德,但總是希望有一新耳目的人選,然而這樣的期待並未發生。這就一如評估民進黨政府近四年的執政成績,萬一連任也難以對其有新期待一般。


賴清德願意屈就於副手,當然與其放眼2024大選有關,畢竟若不願接受副手的安排,未來四年將無任何政治舞台,不利於其問鼎2024的總統大位。尤其是民進黨中生代桃園縣長鄭文燦將於2022年屆滿,直接參與2024總統大選的可能性高,賴清德若未卡住副總統的位置,試問有何政治資本與鄭文燦競爭。這恐是賴清德不得不接受副手安排的根本原因。


只是賴清德同意出任蔡英文的副手必須回答的問題是:當初他為何要在民進黨敗選後不接受慰留堅辭行政院長?辭去院長後為何要參加民進黨的黨內初選來挑戰蔡英文連任的正當性?當初辭職不就代表對於蔡英文政府施政未能符合民眾期待負起政治責任嗎?願意出任副手參選人,莫非意味著政治責任已不復再?「務實台獨工作者」與「維持現狀派」要如何磨合?


一連串的問題都留待賴清德來回答,不能一句「團結」或雙方「是同志不是敵人」就了事!更何況當初賴清德出乎所有民進黨同志的意料之外出馬參與總統黨內初選,不正是因為想要力挽狂瀾嗎?賴清德曾表示:「基層極度焦慮,擔心2020年若輸掉總統選舉,立委席次又大幅減少,則失去的不只是政權,台灣的主權和民主也將陷入空前的挑戰和危機!」難道這樣的焦慮已經不重要了嗎?


賴清德亦指出:「登記參選民進黨黨內總統初選,希望藉由民主的程序團結民進黨,並且決心竭盡所能凝聚社會支持的力量」。然而實際上他所面臨的是,初選時程不斷被延期,初選規則不斷被改變,直到支持度被做掉為止,更遑論蔡英文疑似動用國家機器來監控賴清德的初選行程,否則外界何從得知他借用台南市政府位於台北市的辦公室與民進黨立委見面?


當時賴清德在接受媒體專訪時還特別對此表示:「是台南市市民,台北辦公室是台南市府的延伸,去借用公共的空間,大選都不必要這樣,何況是黨內的初選,因為不可以用國家機器在這場初選裡面去進行干預。」賴清德願意一笑泯恩仇屈就為副手,但是老百姓更關心的是,當初殺紅眼的兩個人要如何合作?國家機器在初選時就被動用,大選還會客氣嗎?

   果不其然,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8年前購買的南港預售屋,明明未經正式公開登錄於地政資料,且與國營台肥公司之間因合約糾紛所往來的存證信函屬私人文件,若非透由財政部或國營台肥公司洩露相關資料,爆料民進黨立委如何得知該項個資?如果這不是國家機器介入大選,什麼才是!更何況國家機器介入選舉已經由蔡英文的副手賴清德認證過,不是嗎?


韓國瑜早在2019年3月賴清德宣布投入民進黨黨內初選時就曾表示,最後的結果極有可能是「蔡賴配」,而國民黨台南市議員謝龍介也完全認同此說法,甚至誇下海口用500份雞排打賭,賴清德最後一定會接受徵召,上演「蔡賴配」。雖然謝龍介省下500份雞排的費用,但也說明他與韓國瑜早已看穿民進黨政治人物為求達到政治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即使雙方再有重大矛盾。


君不見為了擺平政治利益紛爭,可以讓支持度領先的區域立委參選人被納入不分區立委的安全名單內,有爭議人士去選區域立委,這是考驗百姓的智商?陳水扁曾爆料蘇貞昌在他任內擔任行政院長時,曾要求撤換當時的副手蔡英文;蘇貞昌在2012年總統初選失敗後也曾在記者面前給勝出的蔡英文排頭吃,如今為了閣揆的位置而顛倒是非,完全不在意歷史評價。


由此可知,民進黨政治人物已愈來愈缺乏理想性,這恐是民進黨政府執政成績乏善可陳的最主要原因。畢竟只有利益的結合易缺乏施政方向感,即使要改也不知從何改起,只會把施政失敗責任推給民眾沒跟上!選民豈能容許不知將國家帶往何方的民進黨政府繼續執政? (作者艾中樺,台灣/大學教授)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