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台灣面臨危機:不會思考的民主!

法國哲學家笛卡兒曾說了一句名言:「我思故我在」。這個思,是思考的意思,就像美國早期汔車製造業鉅子福特所言:「思考是最困難的工作。」無可諱言,思考耗費精神,生物學告訴我們,一顆小小的大腦就消耗了我們百分之二十的能量,如果再勞心思考,那比率就更高了。因此,大部分的人都懶於思考。


威權政體不需要人民思考,也不鼓勵人民思考,因為思考是一個人獨立自主的前提。那民主社會呢?在我人看來,民主有各種的形式,但這些都是表象,民主政治最重要的基礎,不在於制度形式的安排,不在於有什麼樣的文化傳統,而在於人民會不會思考。


不懂得思考的人,會讓偏見、錯覺、情緒來主導自己的認知與判斷,當然,大部分也都是錯誤的判斷。古人說,勞心者役人,勞力者役於人,換成今天的話來說,在民主政治體系之下,人民懂得思考,就能做政治人物的主人,反之,人民如果不懂得思考,就會淪為政治人物的工具而不自知。台灣的民主正面臨著這樣的危機--人民已懶於思考,變成隨政客起舞的工具。


且舉幾個例子來說明此一危機。例子一是太陽花運動,這是扭轉台灣政治氛圍的一場運動,其核心原本是反兩岸服貿協議,然而絕大部分參與的年輕學子根本沒看過,也不了解其內涵,而所謂的懶人包,往往只是偏見資訊的集合,它的目的只是在洗腦,而不是要你去思考。


例子二是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也在台灣掀起了波瀾,讓民進黨的支持度得以逆勢上揚。民進黨政府炒作反送中運動,一句「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口號就像水銀瀉地一樣。然而,香港與台灣根本沒有類比性,台灣的昨日、今日與明日,都與香港不同,但有多少人會去思考這個口號的荒謬性。


例子三是雙重標準。會思考的人,不會有雙重標準,因為那本身就不是思考所要求者。然而,放眼台灣,民眾對國民黨與民進黨,幾乎都是雙重標準。民進黨在立法院佔多數後,比國民黨執政時還要霸道,但批評聲音微弱;監委陳師孟霸凌司法,但社會好像也無可無不可。


政客不希望人民思考,於是用各種的迷幻藥來迷幻民眾。民眾吸食了這些迷幻藥之後,成了不懂思考的行屍走肉,只會順著政客的指令,依偏見、錯覺與情緒而行。更可怕的是,政客貪污濫權,還可以理直氣壯;官官相護,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私菸案、陳明文三百萬案不就是如此嗎!


當政客掏空台灣,選民卻還在旁邊吶喊加油,這就是台灣民主所呈現的景象。這樣的民主,究竟有什麼值得我們驕傲的?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