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處理「寶瓶星號」頗多可議之處

大華網路報

在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禁止國際郵輪靠泊台灣港口後,麗星郵輪寶瓶星號日前返抵基隆港,經過上船採檢一二八人,新型冠狀病毒檢驗結果全部陰性,一千七百餘名台籍乘客因此得以開心回家。這固然是可喜之事,但政府處理方式仍有不少可議之處,值得檢討。


寶瓶星號搭載一七三八名旅客及七七六名船員,四日出港後,在日本那霸兩度被拒絕停泊,八日中午返抵基隆港,針對有中港澳旅遊史、外籍人士、出現發燒或呼吸道症狀的一二八人,經過將近九小時的採檢,結果全數呈現陰性,因此所有旅客及船員無須留船檢驗十四天,台籍的一七0九名旅客返家只需自主健康管理十四天,廿九名外籍旅客則依照原本申請來台旅遊行程,離開台灣,期間不受任何限制。


中央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事後強調,「這一戰顯示台灣檢疫能力是一流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我們也為一千七百多國人能夠平安返家同感欣慰。然而,冷靜檢討,仍有若干問題值得重視。


首先,本月六日,陳時中才以衛福部部長身分宣布,「即日起國際郵輪禁止停靠我國港口」,理由是近期陸續發生數例郵輪旅客或船員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之案例,考量國際郵輪屬人口密集、人員互動頻繁之高風險場域,所以禁止停靠。按照台灣港務公司估計,到三月底止,全台將有一一二艘次,十四.四萬人受到影響。


這樣的措施當然有其必要,因為目前對郵輪的管理幾乎不可能;郵輪人員上上下下,內部如果有人感染,交叉感染也會非常嚴重。何況已有確診病例的鑽石公主號及世界夢號郵輪,不久之前都曾停靠基隆港,旅客甚至到北台灣知名景點遊玩,病毒很可能已經散播,所以亡羊補牢確有必要。


問題是六日即已宣布禁令,八日卻允許寶瓶星號停靠,雖說是既定行程,但這不是自打嘴巴嗎?難道郵輪上台灣旅客多就可以破例通融嗎?如果這種說法成立,為什麼大陸台商不能比照辦理?難道小三通只要台灣旅客多就可以通航嗎?

其次,新型冠狀病毒的特點之一是,在被感染者未出現任何症狀之前,就可以把病毒傳染給其他人,也就是說沒有症狀的人,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經感染了病毒,但卻能把病毒傳染給別人。目前寶瓶星號採檢的ㄧ二八人中,扣除外籍旅客和船員,台灣旅客估計不到一百人,而整個返台的卻有一千七百多人,誰能保證未接受採檢的一千六百多人沒有隱藏病毒?誰又能斷言自主健康管理不會出現無症狀傳染風險?如果將來發現這些人傳染病毒,散播疫情,請問誰要負責?


再者,寶瓶星號明明有四十一人近期曾去中國大陸旅遊,但船公司詢問時卻無人承認,陳時中明知其事,卻說「不想追究是無心之過還是故意隱匿」,他這種態度固然是宅心仁厚,但這些旅客為了急於回家,隱匿自己行蹤,不正是政府現在要嚴厲懲罰的對象嗎?前幾天,台東縣衛生局才針對一名大陸旅遊返台民眾未告知行蹤,被認定「造成醫護人員暴露疑似傳染危險性」,罰款三萬元,這四十一名隱匿行蹤的旅客為什麼就可以放過?未來若是有人隱匿曾至中國大陸旅遊的行蹤,是不是也「不予追究」?如果不然,豈不是雙重標準嗎?


平心而論,這段期間陳時中盡心盡力,十分辛苦,值得肯定;但整個政府對於疫情的處置,卻令人不敢恭維。疫情爆發之初,相關人士再三保證口罩「充分供應」,但沒有兩天市面就買不到;政府出面控管後,依舊一罩難求;縱使實名購買,也只能七天兩片,連工業局官員都不得不承認「現在口罩都生不出來了」。試問,當初強調「口罩、醫護用具準備充分」、「口罩一定夠」的政府首長,現在難道不應該向全民道歉嗎?


更重要的,政府對於在中國大陸感染疫情的台胞、台商返台,一直持保留態度。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強調,要先確認雙方能嚴謹合作防疫,「達到滴水不漏」,中方預先提供名單,讓我方核對優先性,才會有所行動。問題是,我方的防疫已做到滴水不漏嗎?自己做不到而要求對方做到,試問合理嗎?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