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造假扭曲真相 誰說不能批評媒體

2020的總統大選,只舉辦了一場總統辯論會,在辯論會上,韓國瑜批評了三家媒體沒水準、沒良心、可憐。如此露骨、大膽的批評,可謂台灣自有總統選舉辯論以來首次所見,因為媒體頂著無冕皇帝的桂冠,根本沒有候選人敢於如此公開得罪媒體。韓國瑜的批評的確是一著險棋,有人認為他不尊重新聞自由,有人認為他失禮、失格。然而,韓國瑜之所以對媒體如此直白地批評,相當程度反映了當前台灣媒體的墮落。


當然,如果媒體果真客觀、中立,韓國瑜的批評等於是自掘墳墓,但所謂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韓國瑜只是說出了不少人對台灣媒體墮落的不滿而已。老實說,自台灣解嚴,開放報禁之後,民進黨一直鼓吹黨政軍退出媒體,國民黨最後也真的退出媒體,但媒體並沒有因此而提昇為嚴守新聞倫理的第四權,反而民進黨進來填補真空。尤其是蔡英文2016年執政後,媒體姓黨的情況愈來愈嚴重。


首先,不少媒體幾乎成了民進黨政府的傳聲筒。民進黨政府說有習近平介選計畫,中央社就來一篇「習近平主導『台灣介選計畫』 打壓蔡政府化解個人政治危機」的報導,但全篇只是想像的產物,缺乏足夠的新聞說服力。


其次,不少媒體用更多的時間在監督批評在野黨與韓國瑜,卻用力護航執政黨與蔡英文,簡直不可思議。可以說,媒體本來是人民的看門狗,卻變成了執政黨的看門狗。蔡英文的博士論文,疑點重重,直到現在,都還拿不出一紙可信的畢業證書、一本可信的博士論文。面對如此嚴重的誠信問題,親綠的媒體卻幾乎全面噤聲。


第三,總統辯論會上,這些提問的媒體,不僅沒有人提問蔡總統的博士論文,也沒有人提問楊蕙如的網軍案,更沒有人問及反滲透法。楊蕙如的網軍案已經有相當具體的事證,證明與民進黨及蔡英文有關,這是關係台灣民主品質的大問題,但誠如韓國瑜所說,這些提問人竟然關心八卦甚於這些問題。更離譜的是反滲法這個重大議題,社會有不少批評的聲音,認為此法違反民主,是專制獨裁者對付異己者的武器,但民進黨及蔡英文卻將此法逕付二讀,更強令在十二月三十一日通過。這些參與提問的媒體人,如果不是刻意掩護,又怎麼會對這個重大憲政問題視若無睹呢!


最後,這些媒體已不再以報導真相為己任,而是為了巴結執政者,甚至於造假、扭曲真相。例如十二月二十一日在高雄的罷韓遊行,親綠媒體為了創造人山人海的印象,將照片進行處理;又例如某記者質疑內政部長睜眼說瞎話時,三立電視台的報導竟稱該台灣記者有北京口音,這種低劣惡質操作手法竟然可以在新聞中出現,可見該媒體新聞部從上到下是怎樣的一種心態。


這樣的媒體,難道不該批評嗎?如果我們社會都不譴責這樣的媒體,那就只能看著台灣民主被活埋了。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