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防疫政治算計 內行人說外行話?

大華網路報

在敦睦艦隊磐石艦發生最大新冠肺炎群聚感染後,日前先是傳出高雄市內官兵拒絕疫調,繼而又出現陳時中與韓國瑜就是否「普篩醫護」爭執,一連串事件非但顯示中央與地方不同調,也隱約露出其中的政治算計,孰是孰非?自然值得深入探究。


自從一月二十五日金芭黎台商個案出現後,高雄市是第一個啟動一級開設的縣市,三個月來,藉著第一線防疫人員努力,始終維持本土零個案。然而,這樣難能可貴的表現,卻因為敦睦艦隊靠岸左營港,一夕破功。


磐石艦三七七名官兵抗體採檢結果,雖然尚未完全出爐,但已有三十一名確診,康定艦和岳飛艦官兵還在檢測之中,確診人數是否不會增加?誰都不敢保證。由於這些官兵上岸後,既未管制,也毫無警覺,足跡遍及各縣市,特別是首當其衝的高雄,情況最為嚴重,據高雄市政府六波調查,確診個案的足跡總計有三十九處,與磐石艦確診官兵接觸者,就有一千八百多人,未來如果擴大檢測,感染者會不會迅速暴增?當然令人擔心。


然而,當高雄市政府衛生局要做疫調時,磐石艦官兵卻有九十二人以「未獲上級指示」為由,拒絕配合;經過勸導仍有二十四人,以「任務有機密性,上級未交代可以對外公布」為由拒絕疫調;目前雖已全部接受疫調,但此過程已證明,國防部、疫情指揮中心與海軍之間,對於疫情的處理,並沒有統一標準與明確要求,否則怎會出現有人接受、有人拒絕?理由又為何不同?


更可議的是,對於磐石艦官兵多人感染導致高雄疫情加劇,中央理當高度重視,並且全力協助。然而,據媒體披露,高雄市要對轄區內的敦睦官兵進行疫調,許多人不配合,高雄市求助中央,陳時中卻說疫調必須親訪,不能電訪;後來又改口說,先前有下令,叫他們別接不明電話;高雄市政府揚言開罰不配合者,陳時中竟說,需受疫調者為確診者及極可能個案,若身分不符,沒有接受疫調義務,也無法依法開罰。


陳時中對高雄市政府的這種態度,究竟是協助還是刁難?姑且不論。不過,先前有台商隱匿活動史被重罰,試問,他是確診者嗎?再說,磐石艦上已經有那麽多人確診,其他人不就都是「極可能個案」嗎?陳時中為什麼還要替拒絕疫調者辯護?如果說不是「確診者及極可能個案」,就沒有接受疫調義務,那麼未來是不是大家都可以比照辦理?

   另外,韓國瑜計劃對高雄市四千多名第一線防疫醫護人員全面普篩;蘇貞昌立即反駁,聲稱有症狀才要篩,「不應該把醫護人員標籤化,弄得大家都怕醫護人員」;陳時中也說篩檢資源有限,應有科學基礎做適當判斷,並且質問:「篩了對疫情有幫助嗎」?


平心而論,是否應該普篩?確實應該視疫情及資源而定,各國的作法也不盡一致,當然有討論的空間。不過,故意曲解韓國瑜的用心,卻顯然充滿政治算計。


韓國瑜是因為聽到許多醫療及第一線人員的心聲,了解他們憂心工作結束後回家是不是會傳染給親人、小孩,所以才計畫幫他們採檢。按照高雄市衛生局的估算,若是使用聚合酶連鎖反應(PCR採檢),一個人三千多元,若是抗體檢測約六百元,以高雄市醫護人員四千多人計算,大概只要一千二百萬元;這筆經費市府已籌措完成,並不增加中央負擔。韓國瑜也明確指出:「目前篩檢是由中央統籌辦理,衛生局已發文報請中央,如果未來許可,我們就會去廣納轄內醫護團體的建議討論如何執行,也會尊重醫護及第一線人員的意願。」


換言之,韓國瑜的構想是由市府自籌經費篩檢,是自願的、非強迫性的、且要中央同意後才會執行。民進黨政府只要用「醫療資源有限,目前還無法為第一線醫護人員篩檢」回絕,韓國瑜就無法執行,何必將他的動機汙名化?說成「把醫護人員標籤化,弄得大家都怕醫護人員」,試問,這豈不是存心抹黑嗎?


再者,陳時中質疑:「篩了對疫情有幫助嗎?」事涉疫情判斷,當然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不過,韓國瑜就是用大量篩檢,使得疫情逐漸控制;冰島除了對出現症狀者採檢,更早已開放沒有旅遊史、接觸史,甚至無症狀的一般大眾免費受檢;新加坡也在日前決定對全國五百七十萬人民進行全面病毒檢測,這些例子證明普篩確實是其他國家認定可行而有效的手段,陳時中怎麼可以「內行人說外行話」?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