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防疫要兼顧人性 更須多點同理心

大華網路報

隨著新冠肺炎的確診案例在最近一周大幅增加,整體數字已超越三位數,無形中增加民眾染病的恐慌感。儘管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多次強調,我們對抗的是病毒而不是人,不過當大部分新增的確診案例屬於境外移入時,民眾自然會將恐慌感轉移至指責境外移入個案不該在此時旅行,甚至以網路肉搜方式來確認確診個案的身分,以藉此降低恐慌感。只是如此真有助轉移染病恐慌感嗎?


最近民眾指責不當旅行者影響防疫的怒火,更延燒至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專家會議召集人張上淳的兩位兒子身上。同為醫生的小兒子被爆料,不顧禁令在疫情期間執意出國看球賽;大兒子雖然取消行程,但因在社群媒體上批評禁止出國的命令牴觸《憲法》的言論遭披露,使其行為引起輿論熱議,甚至將矛頭指向張上淳未盡父親管教之責。


姑且不論將已成年兒子的言行歸咎於父親未善盡管教之責有欠公允,謹就張上淳兩位兒子究竟有否違反相關禁令而論,就有頗多討論的空間。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表示,2月23日禁醫護人員出國是1、2級的部分需要核備;3級以上要報備,張上淳小兒子去美國時連1級都沒有,所以未違反相關個程序。至於大兒子的言論,陳時中則以「年輕人都有年輕人的想法,台灣也沒有言論不自由的時候,每個人都可以講他想要講的話」來緩頰。


若是有民眾或醫護人員對在疫情期間不顧禁令執意有非公務出國行程不滿,究竟是對於禁令不滿?抑或是對於疫情期間非公務出國的不滿?若是前者,大兒子關於禁令有違憲之虞的言論,不是應該予以讚揚嗎,為何反受指責?若是後者,陳時中的解釋應足以解釋未違禁令。只是受到疫情恐慌感及未能出國之相對剥奪感的影響,民眾指責的怒火不易平息。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中和市里長揪團赴西班牙,以及染病確診的高中生出國旅遊事件之中。他們在離境前往目的國之前,當地都不在旅遊警示區域範圍內,不料疫情變化太快,目的國在短期內旅遊警示級別提升致應變不及。以清朝的劍來斬明朝的官看似合理,實質上卻失去在不同時空背景下應有不同標準的客觀判斷力,以致未能讓個案有被公平對待的機會。

    此波疫情恐慌感甚至延燒到不滿大量留學生回台導致確診個案增加上,認為彼等不該在此時返台,以增加台灣本身的防疫壓力。此種反彈聲浪迫使陳時中必須表示:「不該責備他們,有危險時任何人都會想到母國,『母國怎能拋棄他們』」可以理解民眾因擔心感染尚未有疫苗及治療用藥的新冠肺炎而有此反應,然而若將心比心,假設這些回台人士是自己的親友,反應還會一樣嗎?


台灣在防疫方面的表現比起歐美國家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確診個案更是少於亞洲的鄰國南韓與日本,民眾其實可以不用那麼擔心,更不可因為防疫關係而不顧及人性,畢竟在非常時期大家要做的是共體時艱,而不是相互指責。台灣過去因為政治動員的關係累積的仇恨還算少嗎?在良善的習性愈來愈缺乏的今天,疫情的蔓延對此無異是雪上加霜!


沒有人希望看到疫情不斷擴散,但總是要對身處疫區的同胞多點同理心。若對如今還身陷大陸武漢地區的同胞們多點同理心,試問他們現在還會回不了國門嗎?對於可能回台後增加防疫壓力的留學生或海外僑胞,陳時中都能說出「母國怎能拋棄他們」,卻讓傳播新冠肺炎病毒機率極低的武漢地區台胞,仍然處在被母國拋棄的景況之中,這樣說得過去嗎?


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可說是一場對人性大考驗的戰役。若戰役結束,人性光明面少了許多,黑暗面反而增加,即使戰勝疫情,也算是輸了整場戰爭。畢竟塑造人性光明面的難度很高,要釋放人性黑暗面相對而言卻輕而易舉。君不見疫情尚未失控,已見到不少人性黑暗面!這也就難怪深受疫情爆發影響的美國,槍枝的銷售量大增,這無非是為防止被人性黑暗面襲擊,我等又豈能不有所警惕! (作者艾中樺,台灣/大學教授)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