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韓國瑜化危機為轉機的關鍵策略

在呼籲支持者拒答民調之後,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日前公布二十六項政策,並提出重返執政的「四信念、六原則、三不改變」,誓言要打破台灣「悶、苦、茫」的現狀。這些具體政見,充分顯現韓國瑜的國政規劃藍圖,對於他的選情當然有加分作用,不過當前最重要的,還是如何加強藍營整合以及爭取青年選票。


韓國瑜提出的二十六項政策,洋洋灑灑,包含外交、國防、兩岸關係、經濟產業、財政金融、觀光、教育、青創、社福、能源、退休安養、勞動等等,其中不少是針對蔡英文執政缺失,也有許多是因應國家未來需求,可以說既有迫切性與必要性,也有前瞻性與可行性。


韓國瑜提出的「捍衛中華民國、熱愛中華民國、堅持民主自由、莫忘世上苦人多」四大信念;以及「用人為才、傾聽民意、公平公正、依法行政、提升效率、為政清廉」六原則,看似尋常平淡,卻都是國家領導者對人民應有的承諾,過去幾年蔡英文沒有做到,現在韓國瑜重新提出,當然是要彰顯兩人的不同。至於「鞏固國防、確保台海和平的方向絕不改變;反對台獨、拒絕一國兩制的決心絕不改變;台灣安全,人民有錢的執政目標絕不改變」,則是宣示韓國瑜對於國家走向和兩岸關係的基本立場。


平心而論,相較於蔡英文在選前針對特定族群狂撒的政策支票,韓國瑜的的二十六項政策未必響亮動人,卻更加務實可行。因為蔡英文是「炒短線」,為求勝選,不計代價,一味標榜「加碼再加碼」;而韓國瑜則考量整體發展,衡酌國家財力,量力而為,不僅更有可行性,也更加合理。


問題是,台灣的選民對於政策並不特別重視。根據歷年選舉的經驗,台灣選民的投票取向往往是候選人取向第一,政黨取向其次,政見取向的優先程度不只比不上關係取向,甚至有時候還輸給買票。事實上,政見的好壞只對中間選民,特別是理性選民略有影響;對於早就心有定見的選民,敵對陣營提出的政見再好也不當一回事,會因爲政見而改變投票傾向的選民更少之又少。這是台灣民主的悲哀,卻是殘酷的現實。

    換言之,韓國瑜的政見縱然「叫好」,但能否「叫座」?仍在未定之天。勝負的關鍵在於韓國瑜在未來的四十多天裏,能不能真正整合藍營。從過去一段時間的民調可以明顯看出,綠營幾乎完全歸隊,蔡英文在綠營的支持度已經超過九成;而韓國瑜在藍營的支持度只不過七、八成。


挺韓的媒體每天痛罵國民黨中央,痛批吳敦義,譏諷馬英九,幾乎只把三分力量用來攻擊民進黨,而把七分力量用來打擊國民黨。由於這些媒體在去年九合一選舉時力挺韓國瑜,是造成國民黨大勝的重要因素,所以許多藍營群眾對於這些媒體的報導評論都深信不疑,認為國民黨已經徹底腐化,唯有韓國瑜才是唯一救星。久而久之,藍營選民對國民黨越來越失望,中間親藍的選民對國民黨也越來越疏離,這不僅是韓國瑜近期民調始終低迷不振的癥結,也是藍營一直無法團結整合的最大原因。


如果這種逆流仍然持續,屆時非但國民黨必然慘敗,韓國瑜的政治前途也註定僅只於此。


決定2020大選輸贏的另一關鍵,無疑是年輕選票的走向。根據統計,20歲至45歲目前大約895萬人,約佔全體選民的 46.27%,從近期各家民調觀察,韓國瑜在中高齡略佔優勢,蔡英文則在年輕族群遙遙領先。以中性的TVBS最新民調為例,蔡英文在20歲至29歲部份,以68%對14%領先韓國瑜;30至39歲部份,蔡英文以57%對29%領先;40至49歲部份,蔡英文以43%對41%領先;韓國瑜只在50至59歲部份,以49%對35%領先,六十歲以上以40%對37%領先。縱然年輕族群投票率普遍較中高年齡要低,但韓國瑜若不能設法縮小在年輕族群上的差距,依舊不容樂觀。


老實說,韓國瑜的最後手段就是揭弊。他必須在短時間內主動出擊,打出幾件足以撼動人心的重大弊案,激發年輕選民對民進黨政府的反感,也促成藍營選民敵愾同讎,進而重塑「討厭民進黨」的氛圍。唯有如此,才能化危機為轉機。 (作者汪誕平,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