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是非集-國民黨輸在離「中間選民」太遠?

國民黨在立委和總統大選中雖較四年前略有進步,但在總統的得票數上仍然大輸民進黨,或許是期待過高導致失望愈大,引發黨內青壯派政治人物檢討改革的聲浪四起。改革永遠是具有高度正當性的事情,但問題出在哪裡?亦即「下藥」前必須先「診對症」,這才是關鍵所在。


有人認為,國民黨敗選的主因出在離「中間選民」太遠,但何謂「中間選民」?就是個需要認清的名詞。在台灣人的理解或印象中,中間選民似乎是指沒有特定政治立場或偏向某個政黨的選民,而這類選民往往也具有「客觀中立」的特徵。


然而,「中間選民」所以持「客觀中立」的立場,會不會是因為他們原本就不關心公共政策與政治?故而,對公共政策與政治的「不關心」或「不了解」,可否與「客觀中立」畫上等號?這也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中間選民」的概念源自於美國政治學,主要係指在美國社會中,選民對於某項政策的偏好,可能會基於「自由派」或「保守派」的意識形態或價值觀,而做出最後的決定。根據研究發現,面對許多項政策提供選擇時,佔最多人數比例的選民,往往同時選擇分屬「自由派」或「保守派」的政策,而並不會明顯地偏自由派或偏保守派。這就是在選民偏好屬常態分配的社會中,選民人數比例佔最多的「中間選民」。


例如,有「安樂死應予合法化」、「人民可以焚燒國旗」、「吸食大麻不應屬犯罪行為」和「可以研發複製人技術」四個議題提供選擇,某人若四個都支持,意識形態上則可歸為「自由派」的;某人若全不支持這四個議題,則可歸為「保守派」。相對來說,某人若只支持其中兩個議題,則可歸為「中間選民」。然而,某人若對這四個議題都「沒意見」或「不曉得」,其實並不是學理上的「中間選民」。


台灣政治人物或評論者,或許只認識到「中間選民」應是人數比例佔最多的選民,但卻未必知道他們所以被歸為「中間」,到底真的是學理上的「中間選民」,還是不關心公共議題及政治的「沒意見」或「不曉得」者?換言之,「中間選民」是指有價值判斷和偏好的選民,只是在一系列的各種政策議題選項中,他們的抉擇未必具有價值判斷上的一致性。


台灣在總統和立委的大選中,由於存在著國家認同層次的問題,且該爭議幾乎每次大選都成為選戰的議題主軸,因而套用選民在公共政策層次的中間選民理論,來評估與檢討選戰的結果,很可能就未能認清真正的問題。例如,上述「自由派」是認為政府管得愈少愈好,「保守派」則是認為政府應負有更多的社會責任。但台灣大選的議題主軸,卻可歸結在「統一」或「獨立」的選擇上。


韓國瑜的競選主軸「台灣安全,人民有錢」,其實隱含支持「九二共識」的意義,而這個口號也可看出是為了吸引統、獨意識不強烈者,或許也就是他們所認知的大多數「中間選民」。然而,當民進黨打出「恐中」牌後,國民黨仍誤用「中間選民」理論,以為並不會發生感染的效用,因而未能有效化解疑慮與積極論述自己的兩岸政策優點,終而在這場戰役中失敗。


基於此,國民黨青壯派認為國民黨是敗在離「中間選民」太遠,同樣也是犯了誤用「中間選民」理論的謬誤。畢竟,涉及國家認同層次的爭議,本非美國建構出「中間選民」理論的社會環境,政黨若率爾且簡化地套用,對於改革來說恐怕將未能「對症下藥」。 (作者南宮皖,台灣政治評論員)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