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是非集-散佈謠言移送法院 警方幾近濫權

大華網路報

根據媒體的報導,日前台北地方法院對一件警方移送裁罰的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案件,因當事人「散佈謠言」的行為尚不構成「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的違法要件,而做出了不罰的裁定。過去近半年以來,被警方以「散布謠言」而違反「社維法」移送的案件很多,經法官審理後裁定不罰的案件更是所在多有。然而,警方不會不知道法官認定構成違法的要件和標準,但何以無視已有的案例卻一再移送法辦呢?


上述案件的是一名李姓男子在通訊軟體LINE上,散布關於「總統蔡英文的博士是假的」之訊息,因而遭警方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六十三條第一項第五款之規定,認為構成「散佈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而於偵辦後移送法院裁罰。但從上開規定來看,即使散佈「總統蔡英文的博士是假的」之訊息的確是謠言,但須證明該散佈謠言行為達到「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之效果,其散布謠言的行為才構成了違法。


事實上,蔡英文總統在英國取得博士學位的過程,確實有許多證據顯示並不尋常。因此,假若散佈類此消息的內容中,同時舉出異於一般通常程序之處,從而推論她的學位取得可能出自於「假的」,甚至還不能率爾認定為「謠言」。何況,蔡英文取得博士學位的那所英國知名大學,的確還曾經發生過頒授博士學位舞弊的醜聞,若以客觀事實證明取得學位的過程非比尋常,並以「假的」來形容,並非不可認定為「合理的推論」。


蔡總統本人必定堅稱自己的博士學位是「真的」,但這個「真的」學位迭遭「合理的推論」認為極可能是「假的」。因此,若政府一概以權力只相信蔡總統的說法,對於有所質疑的言論均以「散佈謠言」而移送法院,此幾乎已踰越憲法保障人民擁有言論自由的權利,而只想藉政府權力來壓制民眾的質疑與公共討論的空間。


 更嚴重的問題是,構成違反「社維法」中可因「散佈謠言」而給予處罰的規定,光從法律的字面意義來看,就可知道所散佈的「謠言」若並不足以影響公共的安寧,即不構成可以處罰的違法。試問,民眾聽到蔡總統的博士學位是「假的」之訊息,究竟在哪些方面造成了公共的不安寧呢?難道民眾不信任蔡總統拿到了真的博士學位,就會造成社會的不安寧?還是會造成蔡總統本人的不安寧?


這類案例幾年前就一再有法官做出「不罰」的裁定,因法官認定「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是指讓民眾心生畏懼或產生恐慌的負面心理。警方是將民眾移送法院審理的發動機關,不可能不知道法院裁定不罰的理由。


然而,警方可能為了績效或上級指示,仍積極偵辦移送法院此類案件,目的當是為了讓民眾「心生恐懼」,不敢散佈對蔡總統學位取得有所質疑的言論。然而,警方的作為其實已到了違法濫權的地步,應該有所節制才是。 (作者成言,台灣文字工作者)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