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是非集-違法竊權政治任命「代理市長」

高雄市議會民進黨籍議員日前為了審查總預算案交付委員會審議,主張「沒有市長就沒有總預算付委、沒有預算」而阻撓議事程序的進行,過程中發生推擠攻防,也造成衝突與流血事件。民進黨議員強調,副市長葉匡時只是市長的「職務代理人」,和之前許立明係「代理市長」的情形不同,所以極力杯葛議事程序,並要求市長韓國瑜應銷假出席議會。然而,高雄市議員並不了解,許立明的「代理市長」其實是行政院違法「任命」。


高雄市議員固然可以要求韓國瑜銷假,為總預算案到市議會備詢,但韓國瑜接受與否,都屬於他個人的政治判斷,並不涉及違法的問題。事實上,韓國瑜在今年9月下旬時,已曾到議會做過下個年度的預算報告,且在施政報告時也答覆過議員提出的質詢。因此,總預算交付委員會審查後,即由各局處長負責各該機關的預算案審議,市長原本就無需到議會。


民進黨市議員簡煥宗特別強調,韓國瑜對外說他請假,副市長葉匡時只是市長的「職務代理人」,並非如同許立明是「代理市長」,因而拒絕由葉匡時上台報告總預算,且還指葉匡時是市長的代理人之說法,用意在於模糊大眾。其實,葉匡時當然不是「代理市長」,但他的確是市長「請假」時的「職務代理人」,在市長請假期間代理行使市長的職權。


市長「請假」只是暫時離開職務而不行使職權,期間由法定的職務代理人副市長代為行使職權,此為各機關運作上的通例,並無可「模糊」和質疑的餘地。但若市長「出缺」,此時才發生由誰來擔任「代理市長」的問題。然而,陳菊辭市長後發生市長職務「出缺」,許立明雖是陳菊的副市長,但依據《地方制度法》規定他也必須去職,而市長職務則由行政院「派員代理」。


許立明依法隨陳菊辭職而去職後,他就是「民間人士」的身分,而非「官員」。行政院依據《地方制度法》的規定,應是「派員代理」高雄市長的職務,而非「政治任命」一位高雄市的「代理市長」。易言之,陳菊辭高雄市長後,行政院基於地方自治監督機關的立場,應就所屬官員派兼高雄市的「代理市長」,所屬一級機關也均應由常任副首長代理,此時的市政府小內閣進入「看守」的過渡期,維持地方自治事務性工作的正常運行。


然而,從2000年民進黨首度執政開始,就發生了民進黨直轄市和縣市首長在所剩任期不足一年時,辭職赴中央政府任職,再由行政院或內政部新「任命」一位非具官員身分者擔任「代理市縣長」的情形。《地方制度法》的規定係「派員代理」出缺的市縣長,而並非「政治任命」,但在民進黨執政時,卻經常違法任命如許立明為高雄市的「代理市長」。


行政院「政治任命」了「代理市長」後,「代理市長」又政治任命了一級機關政務首長;試問,「看守」性質的政府需要政務官來推動新的「政策」嗎?而「代理市長」既非民選,又是誰賦予他決定政策的權力正當性來源呢?民進黨政府違法竊權已久,此一現象值得國人高度關切才是。 (作者成言,台灣文字工作者)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