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是非集-開罰柯文哲? 嗅到「歧視」的味道

大華網路報

滯留武漢的台灣民眾已有第一批搭乘大陸東方航空公司專機返台,這批來自疫區的台胞回台後須先隔離安置十四天,但隔離場所究竟設置在哪?目前政府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暫將之視為機密。然而,隔離觀察場所的設置處是否應成為機密?乃至於有絕無洩密的可能性?既關乎身處危機時的人性,也關乎政府措施所能凸顯的價值選擇。


由於台北市長柯文哲已接獲公文,得知安置隔離武漢返台同胞的場所,其中之一將設置在台北市轄區,而他也在媒體訪問中說出該地點,因而遭致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聲稱將可能依法究辦。柯文哲表示自己接到了在台北市設置隔離場所的公文,他所指出的地點應該無誤,但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又何以做出有意依法開罰的反應?


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9條規定:「利用傳播媒體發表傳染病流行疫情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成立期間防治措施之相關訊息,有錯誤、不實,致嚴重影響整體防疫利益或有影響之虞,經主管機關通知其更正者,應立即更正。」亦即要構成發表的防治措施為有錯誤或不實,且導致嚴重影響整體防疫利益或有影響之虞時,才屬於違法而應開罰的行為。


柯文哲說出隔離場所的地點當為真實,就算被爆料出來確實會造成附近居民恐慌,甚至因而對整體防疫利益有所影響,但也並不構成違法。不難推知,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極可能因怕隔離場所附近居民抗議,才會對柯文哲的「洩漏」行為,直覺地聲稱依法可能要開罰。


對於負責任的政府來說,擇定設置隔離場所的同時,就該有能力做好讓附近居民安心的準備。因此,儘管柯文哲先說出了設置在台北市的隔離場所,且此訊息又確為真實,此時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首先該做的事,不應是聲稱要法辦開罰,而是主動向民眾宣導和保證,絕對有能力和信心做好相關的防疫措施,附近的居民不必恐慌才是。


政治人物深知隔離場所附近民眾容易造成恐慌,卻利用來進行政治鬥爭,此為泯滅良知的惡劣行徑。例如,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曾表示,「為防武漢肺炎疫情擴大,高雄市政府規畫以軍營做為集中收治中心」,卻遭到了高雄市議員林智鴻抨擊為製造恐慌和唱衰台灣防疫體制。


姑且不論2003年SARS期間的防疫,當時高雄市長謝長廷曾在小港的少康營區建置可以容納1000人的集中隔離中心,韓國瑜針對可能的發展預作規劃和準備,若可拿來嚴厲批判,豈不助長了本不應該存在的恐慌?武漢台胞返台後,總要有個隔離檢疫的場所,而配備相關設施及醫護人員必須進駐,在在都顯示難以保得住地點的秘密?再說,有何保密的必要呢?


事實上,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聲稱要對柯文哲開罰,同樣也是消極地順應人民可能造成恐慌的心理。而政府主管機關行事若屈服在此恐慌下,豈不等於認同了「歧視」的價值。依據《傳染病防治法》第11條第1項規定:「對於傳染病病人、施予照顧之醫事人員、接受隔離治療者、居家檢疫者、集中檢疫者及其家屬之人格、合法權益,應予尊重及保障,不得予以歧視。」從聲稱要對柯文哲開罰的事件中,彷彿讓人嗅到了對來自疫區同胞歧視的味道。 (作者南宮皖,台灣政治評論員)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