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時評-反滲透法加深台灣處於險境的政治後果

蔡英文下令要在今年12月31日以前,完成《反滲透法》的立法程序,用意自在於大打「反出賣」和「反併吞」的選戰操作,而把反對民進黨或台獨者,都塑造成背後受到中共的操縱。此一強行立法,造成身在大陸的台商憂心忡忡,因為感受到了可能被構陷入罪的恐怖氛圍。更須嚴肅看待的問題是,民進黨一再隨興地修改法律,還宣稱將完成「國安的最後一塊拼圖」,實則將台灣帶往與對岸敵對的險境。


面對大陸台商及社會輿論的質疑,民進黨立委李俊俋日前召開記者會,態度傲慢地表示「請看看條文再來批評,多唸點書吧」。事實上,制定《反滲透法》所以讓人普遍產生疑慮,確實存在對法條內容有一定程度的誤解。儘管如此,我們可得知的現象是,如果民眾的誤解愈多,即是導因於對民進黨愈不信任。


民進黨版的《反滲透法》草案條文中,明定「境外敵對勢力」為「滲透來源」,法律草案中雖然沒有明文指出中共或大陸為「境外敵對勢力」。但大家都知道,民進黨立法的目的就是要告訴台灣民眾,中共或大陸是台灣正須防範的「境外敵對勢力」。尤其,該法草案對「境外敵對勢力」定有「主張採取非和平手段危害我國主權之國家或團體,亦同。」的規定,實亦是針對中國大陸的《反分裂國家法》中,對於台灣走向台獨可採取「非和平手段」的法律文字表述。


持平而論,制定該法在行為規範的法律意義上來說,其實具有的作用與效果並不會太大。曾有檢察官表示,該法草案條文嚴重缺乏明確性,立法後將有窒礙難行的困境,就可得到相當程度的證明。然而,民進黨強行制定該法的目的,不難看出是為了得到政治上的效果與作用,也就是要藉該法來強調「中共謀台日亟」,而且反對民進黨者即可能已受到了中共的滲透。


近年來,台灣的法律中開始使用了「境外敵對勢力」的詞彙,尤其這一年內民進黨建構所謂完善的民主防衛和國安機制,許多法律的修正已將該詞彙納入。這個詞彙原本是源自於中共,且主要是用來指反華勢力,現在被台灣的法律用來暗指中共,中共自會理解成他們被民進黨當局視為站在敵對面的「反台獨勢力」。


不久前,在北京召開的一場研討會上,解放軍退役中將王洪光高喊對台「武統」,有台灣學者則回應兩岸是兄弟關係,喊武統將無法達到兩岸的心靈契合。王洪光則又繼續嗆聲,強調台灣人沒把大陸人當成同胞,當成一家人。大陸民眾因民進黨執政期間走實質台獨路線,確實已很難感受到兩岸間的同胞感,這也讓台灣逐漸失去大陸民眾的心。


「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是兩岸良性發展背景下所制定的法律,但近一年來,「大陸地區」的概念已被其他法律中的「境外敵對勢力」所取代,此就整個法律體系的邏輯來說,就已充滿了矛盾。試想,被視為「境外敵對勢力」治下的人民,要他們如何相信在民進黨執政期間,政府是抱持友善的立場歡迎他們來台交流?如果兩岸官方升高敵對意識,台灣又無法爭取大陸民眾的好感與友善,這就是制定《反滲透法》再加深台灣處於險境的政治後果。 (作者桂宏誠,民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