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時評--《反滲透法》意在激怒中國大陸

在蔡英文總統的號令下,民進黨如期在108年最後一天完成了《反滲透法》的立法,預料也將在最短時間內公布生效施行。從法律規定的內容來看,該法在行為規範上的法律意義並不大;也就是說,真正會發生違法情事的機率非常低。那麼,為什麼民進黨急著通過該法呢?


民進黨強行制定《反滲透法》是為了政治謀略上的操作,也是在政治攻防下採取「法律戰」的一環,故該法在內容上所具有的政治意義,明顯遠高於法律意義。民進黨在大戰略上,希望藉著該法激怒中共,期待中共做出過激的反應,好讓在大選最後的關鍵時刻,能為民進黨凝聚「台灣意識」來攻擊「親中」的國民黨時,向中共「借來」一批強大的火力。


從《反滲透法》的條文來看,該法的整個邏輯係就《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公民投票法》、《遊說法》和《政治獻金法》等法律中若干的規範,再明定若係接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而在行為上有所違反,除僅有一情形科以行政罰外,其他則增定或加重刑事的處罰。民進黨選擇這些法律的理由,係因聲稱制定《反滲透法》的目的,在於強化防衛民主機制不受干預的法制。


然而,蔡英文、蘇貞昌和陳明通皆曾公開表示,《反滲透法》只是對上述各該法律原已明定屬違法的行為,增加處罰的刑度的「加強版」而已。但這樣的說法並非全然為真,如違反《遊說法》原本並無行政罰,更沒有刑罰。


日前三讀通過的《反滲透法》第五條卻規定,「任何人不得受滲透來源之指示、委託或資助,進行遊說法第二條所定之遊說行為」,違反者「處新臺幣五十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罰鍰」,且若係就「國防、外交及大陸事務涉及國家安全或國家機密進行遊說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遊說法》本已規定大陸和港澳地區不得自行或委託他人進行遊說,也明定國防、外交和兩岸事務等不得遊說。然而,法律對這些情形之違反,並未設有處罰規定的原因,是因為政府及立委遇此情形時,即應拒絕遊說之進行,因而不應發生遊說者違法之情事,而只可能發生政府或立委違法。


事實上,《遊說法》的立法目的原在於限制有權力者,因其掌有決策權而有利益輸送的可能性。至於民眾向政府表達政策主張和意見,屬於民主的權利,只能採取最低限度的規範,亦即遊說者須登記和其財務及遊說內容公開。


實際上,觸犯《反滲透法》第五條規定的機率幾乎是零。但誠如本文一開頭所言,儘管該法文字上使用「境外敵對勢力」,但該法的目的是要激怒中共,最好還能有人代表中共發動對民進黨文攻,以強化民進黨「保台抗中」的假象。同時,藉該法恐嚇大陸台商使之不敢公開支持非綠候選人,甚至於降低其等返台投票的意願,當是制定該法的另個重要目的。 (作者桂宏誠,民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