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時評-白色恐怖觀念偷換與台獨史觀的建立

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的立委聯手,日前在立法院強行通過一讀程序,將增訂「中共代理人」條款的法案交付委員會審查。對此,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記者會上回應提問時表示,「所謂中共代理人修法,就是白色恐怖死灰復燃。」台灣許多民眾所理解的「白色恐怖」,就像「九二共識」被扭曲成等於「一國兩制」一般,也已被誤認為是指爭取自由民主而遭到當權者打壓。此現象肇因於兩岸關係涉及其本質的歷史,多年來受到「去中國化」的政策導引,而現今已發生了效用。


由大陸官員口中說出民進黨要讓「白色恐怖死灰復燃」,從某個層面來看,倒也算是「名正言順」。但許多台灣民眾所理解的「白色恐怖」,已是國民黨打壓台灣人爭取民主自由;而民進黨和獨派勢力則稱,增訂「中共代理人條款」的目的是要捍衛台灣的民主自由。也因此,「白色恐怖」面對此種將名詞的概念扭曲與置換的情形,兩岸間在話語的溝通上,若仍「維持一貫的說法」,恐怕就顯得僵化,導致未能達到有效的溝通。


「白色恐怖」的「白色」是相對「紅色」而言的,「白色」可視為非共產主義的當權者,「紅色」則是指共產主義者。「白色恐怖」一般是共產主義者指稱當權者對其打壓,甚至逮捕、判刑甚或處死所造成的恐怖政治。換言之,「白色恐怖」是讓「紅色」的共產黨員或被懷疑是共產主義者,因政治上的壓迫而生活在恐怖當中。故而,大陸官員稱台灣增訂「中共代理人條款」的修法是「白色恐怖死灰復燃」,其實有其立場上的合理性。


然而,香港「反送中」示威動亂期間,在台的香港學生曾在校園高舉「反對白色恐怖」的標語,而在香港的示威青年人群中,同樣也有指責港府和中共製造「白色恐怖」的訴求。依合理的推斷,香港年輕人指責港府和中共為「白色恐怖」的訴求,當也是從台灣所學來的錯誤觀念。


台灣在1950年代初期,也是在韓戰爆發後的幾年期間,開始進行大規模「肅清匪諜」的任務,亦即所謂的「白色恐怖」時期。在當時美、蘇兩大集團的冷戰格局下,美國重新支持台灣的國民政府,用意就在於防堵共產主義勢力的擴張。這段期間,確實有不少中共在台的地下黨員遭查獲,其中以「外省人」佔大多數,但遭到槍決者僅台灣省籍地下黨員之「中共烈士」,目前轉變成了「為台灣民主自由犧牲的鬥士」。


當前有部電影「返校」的賣座不錯,其故事背景就是將1950年代「白色恐怖」時期,追求「紅色中國統一」遭到槍決的「中共烈士」,透過戲劇「創作」而轉變成受國民黨迫害的台灣民主自由的鬥士。也因此,「白色恐怖」這個名詞的概念,也意含了「受難者」從原本追求「紅色中國統一」,被置換成了追求台灣民主自由與獨立。


當前兩岸關係走向了對立,主因是民進黨積極推動「文化台獨」政策,扭曲了兩岸間共同的歷史,甚至還竄改、誤導甚至概念偷換的方式,以為台獨建立史觀與合理性打下基礎。這個現象與發展趨勢,值得重視與因應。

(作者桂宏誠,民主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大華網路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