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公司管理/格力電器否認入股一汽夏利

中央網路報

日前,大陸格力電器發佈澄清公告稱,經核查,公司及公司高管團隊從未就入股事宜與天津一汽夏利進行過磋商,公司及公司高管團隊及其工作人員也未前往併入駐天津一汽夏利,未就入股事宜與天津一汽夏利達成過任何一致意見。 事實上,對於身陷虧損泥沼且翻盤無望的一汽夏利來說,外力的介入就顯得尤為重要。對於一汽夏利的普通投資者來說,當前最關心的已經不是公司的業績,而是未來的路如何走。 業內人士表示,一般公司資產重組,都會將不良資產剝離。而一汽夏利卻連續兩次通過剝離一汽豐田的優質資產扭虧,留下爛攤子,這將會極大地加重收購方財務負擔及積極性。 一汽夏利優質資產已被掏空 資料顯示,一汽旗下有四家上市公司,分別是一汽轎車、一汽夏利、一汽富維和啟明資訊,其中一汽轎車和一汽夏利均為整車生產企業。 據《證券日報》記者瞭解,一汽夏利主要從事汽車整車、動力總成的開發、製造、銷售業務。其中,整車製造和銷售占總營收的比重達八成以上,因此整車業務的毛利率幾乎決定了一汽夏利的整體業績。 但近十年來,一汽夏利始終沒能抓住中國大陸汽車行業的發展步調,公司整車毛利率不斷下滑。尤其是近四年來,毛利率已經跌入了負值區間,相當於每造一輛車,虧損會越大。 資料顯示,一汽夏利2013年和2014年分別虧損4.79億元和16.59億元,2015年其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則為-11.82億元,而2016年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淨利潤為-16.76億元,同比下降41.86%。 此外,據公司歷年財報顯示,除了2003年和2005年以外,一汽夏利扣除投資收益的“營業利潤”一直都處於虧損狀況,並且虧損規模越來越大。或許正是因為正常經營的持續潰敗,激發了一汽夏利“撈偏門”的決心,從此改賣車為賣股權成為一汽夏利的保命秘訣。 事實上,自2003年以來,一汽夏利從一汽豐田得到的投資收益一直在填補公司的經營缺口。在2015年,前三個季度已巨虧8.54億元並難以自救的一汽夏利通過向一汽股份轉移資產和一汽豐田投資的收益,獲得15.8億元的營業外收入,最終起死回生並實現淨利潤扭虧。 同樣的止損方法在2016年如法炮製。2016年前三季度,一汽夏利虧損已達8.25億元,而在向控股股東一汽股份轉讓了一汽豐田15%的股權後,極大地堆厚了當期損益。 儘管如此,由於一汽夏利的流動負債高出流動資產達3.34億元,2016年度瑞華會計師事務對一汽夏利出具了帶強調事項段的無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最新財報顯示,2017年上半年一汽夏利營收6.23億元,同比下降37.9%;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6.86億元;報告期內轎車銷量僅為1.15萬輛,同比下降39.4%。 董明珠“抄底”或變“跳坑” 《證券日報》記者注意到,近兩年來,一汽夏利籌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淨額已轉為負值,並且一直擴大。去年一汽夏利共有兩筆賬款因資金緊張未償付,累計金額近9000萬元。 事實上,對於身陷虧損泥沼且翻盤無望的一汽夏利來說,外力的介入尤為重要。 此前,一汽夏利董事總經理田聰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曾表示,一汽夏利一直在積極自救,但外援也是必不可少。此前一汽夏利一直在為一汽大眾供貨變速箱,也亟待一汽集團幫助公司進行轉型升級和產品結構調整。 而董明珠入股的傳聞,讓一汽夏利再次推上風口浪尖。在空調行業風生水起的格力,曾一度被質疑業務結構單一。這也使得近兩年格力逐漸向多元化方向發展,涉足多個家電品類的同時還提出了造車夢。 今年8月份,格力攜銀隆投資150億元在洛陽造新能源汽車。9月份,董明珠再砸150億元,要在洛陽造機器人、智慧機床、精密模具、小家電等,還將入股洛陽軸承參與國企改革。 有業內人士表示,若資金充足,管理先進,目標市場明確的董明珠入股天津一汽,對一汽夏利來說不乏是一條出路;但對於董明珠本人來說,財務負擔過重。“相比造空調,造車難度和資金需求不在同一層次”,同時由於新能源汽車產業已藍海泛紅,這對於董明珠的最終抉擇都將造成不小影響。 【中央網路報】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