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社評-美召回大使意在救火 台灣成籌碼

大華網路報

美國國務院日前宣布召回駐巴拿馬、多明尼加、薩爾瓦多的大使或臨時代辦,將就美國如何在中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支持強大、獨立且民主的機制與經濟,進行討論。由於這三個國家都是最近與台灣斷交,美國罕見的的大動作似乎是在力挺台灣,但認真探究,美國其實是要鞏固自己在加勒比海及拉丁美洲的利益,防止後院繼續失火,台灣只不過是美國對抗中國大陸的籌碼。

民進黨在二0ㄧ六年執政後,已與五個邦交國斷交。其中巴拿馬、多明尼加與薩爾瓦多三國,分別在去年六月、今年五月及八月,陸續宣布與我斷交,隨即與中國大陸建交,使得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只剩下十七個。

由於我與薩爾瓦多斷交時,美國務院就曾抨擊中國大陸「片面改變現狀」;白宮也表達嚴重關切,並聲稱將「持續反對中國大陸破壞兩岸關係穩定,以及對西半球的政治干預」;再加上美國參議院外委會亞太小組主席賈德納等人日前提出「二0ㄧ八年國際保護及強化台灣邦交國倡議法案」(簡稱台北法案),授權國務院對於改變或降低與台灣關係的國家,可採取包括降級關係或改變外援等行動,因此外界不免有「美國為台灣撐腰,幫助台灣護盤」的聯想。

這樣的觀點當然不能說完全沒有一點道理,不過冷靜思考,其實十分可笑。因為美國若真要支持台灣的國際地位,何不乾脆與中華民國復交?再說這兩年聖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馬斷交的時候,美國怎麼不表態反對?可見美國目前的動作主要是為了別的事,台灣只不過是個藉口而已!

美國為什麼召回駐多明尼加、薩爾瓦多及巴拿馬的使節?「了解這三國與台灣斷交決定」當然是表面理由,真正重要的,是要遏阻中國大陸在加勒比海及拉丁美洲的勢力更加擴張,並且鞏固美國在此地區逐漸減弱的霸權地位。

自從19世紀門羅主義發表,美國就一直把加勒比海及拉丁美洲當成自己的勢力範圍,但卻缺乏長期經營的策略,在拉美國家遭遇經濟困境時,美國並沒有積極援助;再加上過去一個世紀來,美國曾經入侵墨西哥、古巴、尼加拉瓜、多明尼加、海地、宏都拉斯、瓜地馬拉、格瑞那達等多個拉美國家;二十世紀初,美國煽動巴拿馬從哥倫比亞獨立,又修建並控制了巴拿馬運河;對拉美國家人民來說,美國就是最典型的帝國主義者。

川普上任之後,情況更加惡化。紐約時報就曾批評「美國在川普的治理下,從拉丁美洲撤退,川普不僅無視自己的鄰居還時常採取敵視態度,完全和歐巴馬相反」。事實上,拉美國家民眾對美國持正面態度的人已經越來越少。今年四月中旬,華盛頓郵報就報導,從二0一五年到二0一七年,對美國持正面態度的拉丁美洲民調中位數,已經從66%下跌到47%,顯示絕大部分的拉美國家民眾,對於川普政府都缺乏信心。

相對的,中國大陸在拉美國家最匱乏的時候,大力伸出援手。按照紐約時報的說法「中國在拉美是長期戰略投資,沒有要求對方勒緊褲帶還錢,而是希望拉美成為中國的全球貿易體系的一環」。如今拉丁美洲是中國大陸排名第二的投資目的地,僅次於亞洲;中國大陸且是大部分拉美國家的首要或者次要貿易夥伴;更重要的是,中國大陸既不像美國經常介入拉美國家內部事務,也沒有動輒用切斷援助和加收關稅來威脅。

正因為如此,中國大陸在加勒比海及拉丁美洲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如果台灣在此地區的貝里斯、瓜地馬拉、海地、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拉圭、聖克里斯朵夫及尼維斯、聖露西亞、聖文森等九個邦交國再繼續斷交,轉與中國大陸建交,對美國的利益和霸權當然會造成更大的威脅,這才是美國出手的最主要因素。

毫無疑問,美國的動作對遏止台灣的「斷交潮」,短期內或許能發揮一些作用,但既無法擴大台灣的國際空間,反而會加速兩岸關係惡化,導致台灣的國際空間更加縮小,美國縱使威脅利誘台灣邦交國,也改變不了大勢。
 

【大華網路報】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