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善彥》高市不懂歷史引發納粹爭議

·5 分鐘 (閱讀時間)
本田善彥》高市不懂歷史引發納粹爭議
本田善彥》高市不懂歷史引發納粹爭議

【愛傳媒本田善彥專欄】高市早苗等日本政壇人物不謹慎處理納粹議題,原因在於日本歷史教育失敗所導致的無知。

日本前總務相高市早苗在九月八日正式宣布參選自民黨總裁選舉,據日媒報道,高市獲得前首相安倍晉三的支持。高市的競選主張是推動繼承「安倍經濟學」的「早苗經濟學」政策,以及抵禦中國大陸的技術威脅等。截至目前,除了自民黨前政調會長岸田文雄和高市之外,行政改革相河野太郎也宣布會參選。

高市被視為自民黨內國家主義派系的成員,她主張修改日本國憲法第九條,將自衛隊改名為「日本國防軍」,聲稱參拜靖國神社是個人自由等。日本國憲法保障思想和信仰之自由,她的言論和思想也得受到尊重和保障;儘管如此,如果出現公開認同納粹或肯定希特勒等言行,就變成不同層次的問題。先前,海外媒體揭發高市於二零一一年跟新納粹集團「國家社會主義勞動者黨」的黨魁山田一成會晤,網上流傳會談時的合照。山田曾稱讚九一一恐怖襲擊,公然宣揚希特勒的極端思想,還大剌剌地否定納粹大屠殺,同時又提倡「為了維持同質化的日本社會」等,肯定民族淨化的種族主義政見。

更早在一九九四年,高市曾為一本讚美希特勒和納粹的書《希特勒的選舉戰略》撰寫推薦文。該書多處引用希特勒著作《我的奮鬥》裏面的說法,還主張「遇到無法說服的選民,最好把他們抹殺掉。這抹殺並不是要殺害他的意思,而是不讓他們從事所有的政治活動。若把那些選民放著不管,他們很有可能便成為敵對陣營的戰力」等極端說法。出版業人士指出,該書的銷售量少,作者也把它當作公關用,此書後來受到以色列駐日使館和西蒙.維森塔爾中心(紀念在二戰時期被納粹屠殺的猶太人而成立的國際人權組織)的抗議,不久後不再印行。

高市對這些醜聞,一律以喊冤的口氣,強調自己是個「不知情的無辜人士」,但若有人認同納粹、肯定希特勒的言論,在歐美政壇很有可能瞬間喪失政治生命,當場確定被出局,一個從政人士對這些議題如此不謹慎,令人十分無法理解。

以目前的輿論動向和選情來看,雖然安倍表態支持高市,但她的民望低,能當選的幾率渺茫。但萬一她當選自民黨總裁,成為日本首相時,拿什麼臉去參加七大工業國組織與德國總理見面?全世界的猶太人組織和人權組織會追究她到什麼程度?以色列政府會說什麼話?如此會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不過在日本,肯定納粹希特勒的政客不是只有高市一個,二零一七年八月,副相兼財長麻生太郎稱:「談到政治,重要的是結果。例如希特勒,他的動機是好的,但殺了幾百萬人,不是個負責的好政治家。」麻生此番話立刻引發一片譴責。不久後,他不得不出面解釋:「我本對希特勒的看法是非常負面的,他的動機也是錯誤的。我用希特勒舉例子,不恰當。」剛好該年七月,西蒙.維森塔爾中心針對日本央行一名負責人肯定希特勒經濟政策的言論進行駁斥,並指示「有關納粹的大屠殺,日本精英界有必要接受教育」。二零一三年,麻生即曾引用納粹做例子,建議日本應該從納粹的做法那裏找靈感,去推動修憲。

麻生雖是政治世家出身,但其傲慢輕浮的失言多次引起風波。高市也好,麻生也好,為何這些日本政客對希特勒或納粹的議題如此不謹慎?為何總是麻木不仁?日本作家古谷經衡指出,原因在於日本歷史教育的失敗所導致的無知。他說,日人從小接受的所謂「和平教育」只強調日本遭到原子彈轟炸的凄慘,但對於納粹大屠殺等罪行只簡單地以「德國犯的壞事」一筆帶過,缺乏針對戰爭中非人道行為的深切檢討。特別是一九九零年代後期開始,歷史修正主義者鼓吹「真實的近現代史」云云,否認包括大屠殺在內的一系列罪行,美化日本在二戰中的行為,群眾的無知逐漸嚴重化。

缺乏對戰爭的深切檢討

例如,八月九日德國駐日使館官方推特發文悼念長崎原子彈受害者,並反思引發悲劇的歷史原因。但此番言論引起部分日網民的反彈,稱「德國幹的就是犯罪,日本與德國不同」。古谷表示,國際社會對有關大屠殺等「絕對惡行」的任何調侃揶揄絕對無法容忍,但部分日人卻持有「不知者無罪」的錯誤概念,這些都顯示日本民眾在歷史觀上出現嚴重偏差,呈現出對於大屠殺等「絕對惡行」的無知。

近五年前,在台灣新竹的高中舉辦變裝遊行進場時,部分學生裝扮成納粹親衛隊,引起爭議。記得當時,有位家長反駁「不要把政治架構在我們未來的下一代,遇到國外人士說到我們台灣如何,就馬上先把自己台灣的國民子民先罵一頓」,權力側翼也跳出來,說「台灣過去在威權統治教育中長大,因此對於仿效納粹一事感到無感」之類的話。有趣的是,這些無知所使然的蠢事都不在所謂威權時代發生,偏偏在反智民粹當道的今天社會發生。

作者為日本資深媒體人、旅台作家,中文著作有《保釣運動全紀錄》、《台灣人的牽絆——搖擺在台灣、大陸與日本間的三顆心》

● 原刊於《亞洲周刊》2021年38期,經授權刊登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