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三次絞刑,終於死了

朱亞君/三次絞刑,終於死了
朱亞君/三次絞刑,終於死了

    夜裡睡不好,起床把《李大釗》讀完。說來也巧,當時只是一個朋友稍稍提到,立刻燃起我心裡的火花,上網買了簡體字書,我得認識他。

    更巧的是,才從切格瓦拉的革命地古巴回來,讀李大釗,讓我知道東方也有一個切。

    出生在清末的李大釗,是中國第一個舉起傳播馬克思主義旗幟的人。作為北大教授的他,本來也可以過著優渥的生活,他是中國的普羅米修斯,為了被塗炭的生民,他竊取了火種只為照亮當時半封建半殖民的中國,傳播理想中的共產思想。

    1920年,他和陳獨秀認識了,這是中共黨史上兩位偉人的第一次見面,不久後他們會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

 

    我在書裡看到一小段,這兩個熱情懷抱理想的文人,首次見面,沒有寒暄,第一句話李大釗劈頭就問:

「敢問先生,對救國救民有何高見?」(這麼簡單的話語,讓我讀書時肅然起敬,對比當今天天上演的選舉,你們那些檯面上的人都該塞到化糞池裡去)

    共產黨建立了,李大釗四處演講,他的口才特好,儘管有著湖南口音,但他的煽動力極強,內容札實,字字句句鏗鏘有力,所到之處皆為年輕人所風靡。

    當時聽演講的群眾裡有個鄉下來的毛頭小子,那是毛澤東,而後毛在北大圖書館,李大釗的帶領下作為一個圖書館員。

    民國建立了,北洋政府並沒有更好。大官們拿著權柄,搶錢搶權搶女人,腐敗至極。後來政府深深感到李大釗的危脅,於是下命以與蘇聯「通敵之罪」通緝了他。

 

    我要講的是這段,李大釗在獄裡22天,受盡苦刑,電椅、老虎凳、用竹籤插手指,最後並殘忍的拔去他雙手的指甲⋯⋯但李大釗始終不屈,一句話都沒有招認,沒有對敵人洩露一絲黨的機密。

    北洋軍閥張作霖沒辦法了,最後決定將李大釗處以絞刑。

    不是乾脆的絞刑,他們將他絞昏後又把他放下來,等他甦醒後,再度威脅利誘的勸他投降。這樣反覆了兩次,李大釗最終於開口了,他冷冷的笑著,只說了4個字:

    力求速辦!第三次絞刑,李大釗終於死了。那年他才38歲,還比切格瓦拉被玻利維亞政府槍斃時小一歲。但一個共產主義熱血青年的偉岸形象卻永垂不朽的建立了。(據說他死後連下葬的錢都沒有,夫人的存款只有一塊錢,還是靠蔡元培等眾人聯合捐款處理了後事)

    伽利略在被以邪魔歪道之罪受審時,只喃喃的說:「但地球真的是圓的啊,但地球真的是圓的啊⋯⋯」

    蘇格拉底在被宣判死刑時,只要他下跪就有可能被赦免,但他只從容地說了一句:「今天你們審判我,將來歷史會審判你們。」

    鐵錚錚的漢子啊。我總是沒辦法的受這樣人物的吸引。除了能肩能扛的漢子,其他於我,都是女人。

 

    李大釗在演講時有句名言:「把種子栽培起來,將來是一定會有收獲的。」

    多棒的一句話,我怎麼老覺得這些熱血革命青年的話,統統都能夠用在做出版的座右銘?

    可能在我心底,出版這一行,已經到了革命前夕,必須要做點甚麼、做點改變的西山時光了吧⋯⋯(對不起,我對這段歷史太不熟,只讀一本書是不夠的,我只是讀到激動了,就忍不住說說,待我有機會再好好讀過他本人的著作)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