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我們還能再失去什麼?

·2 分鐘 (閱讀時間)
朱亞君》我們還能再失去什麼?
朱亞君》我們還能再失去什麼?

【愛傳媒朱亞君專欄】楊双子《我家住在張日興隔壁》書中,有那麼一個小小的片段,椎心的動人。

祖母癌逝、父親遁走,姑姑一家散了,只剩下大雙胞胎幾歲的大表叔同住。大表叔名喚小龍,名字取得是家族的輝煌寄望,但真實生活裡,菸酒檳榔毒癮賭博,他一樣不少、五毒俱全,不時債主上門,再兼加精神總在失控邊緣,讓雙胞胎姊妹的生活也充滿了戲劇張力。

吸毒的人精神亢奮,無須吃食。姊妹倆也跟著挨餓。唯一的好處是,小龍表叔有車,有時可以載她倆去學校。

有一回不知怎麼路上吵架了,小龍嘔起氣來,在平交道鐵軌上就踩了剎車停住,聽著火車越來越近的警示音響著,小龍表叔等著姊妹驚慌求饒。

但她們不。双子好整以暇的就把腳踢踏著擋風玻璃,隨著警示音噹噹噹的打拍子。

眼看火車就要逼近,小龍終於按耐不住,猛踩了油門奔逃,一面破口大罵:妳們倆是瘋子!

双子寫著:「不,我們只是快要餓死的孩子。」(真是讓人心碎)慢性飢餓、營養失調,還有不是餓得睡不著、就是餓得醒來的睡眠障礙,双子說啊,我們還能再失去甚麼?

我們還能再失去甚麼?

那樣想的當時,你以為是生命的最絕望嗎?不,當時的双子,一定不知道她們還能失去彼此。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