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亞君》職人魂!職人也是諮商心理師?

·2 分鐘 (閱讀時間)
朱亞君》職人魂!職人也是諮商心理師?
朱亞君》職人魂!職人也是諮商心理師?

【愛傳媒朱亞君專欄】早上起床,一邊刷牙洗臉,一邊聽慕姿新上線的「作家的靈魂腳本」第一季最後一集夏目漱石,聽完又聽了一遍,然後又把最末十分鐘再聽一遍,慕姿說夏目漱石對生存焦慮有高度敏感,他這一生都在羞愧感中渡過。他的努力也是,他的暴力也是。愛也是,痛也是。

像通靈一樣。如果夏目漱石就坐在心理師的面前,聽完這段分析,不知道他會跟自己說甚麼?我真希望有個按鍵,於是他就能夠釋放了自己。

說來跟心理師超有緣,作者群拉一排都是心理師(應該可以組籃球隊,外加後補)。比較沒有想到的是,連做職人書,這些師傅們也都覺得自己是諮商心理師啊。

上個月《百工職魂》裡,入珠師傅陳安窓說了一個故事,他說有個客戶是送貨員,入珠一次後,又回來了,這次要追加兩圈。

陳安窓問他近況?他笑說:自己生活不是很好過,有貸款,還要養老婆小孩生活壓力超大,但自從入珠後,每天晚上關了燈,就是他一整天最快樂最輕鬆的時光。房事如意了,白天也就自信了。(哇哩,也是啦)

陳師傅說,現代人婚姻出狀況會找心理師,跟入珠這種「民俗療法」,也不過是心理與實質的差異啊。

還有還有,雲林北港的蔡尚坤道長,誦經念咒、開光降魔;驅邪作法、收驚改運,別人看他是遊走神鬼結界的神秘人物,提到他的工作想到的是靈異傳說,儘管託夢指定、或靈堂前招魂幡狂飛,神怪玄奇的事情經歷不少,但蔡道長說起他的工作非常嚴肅,一再強調不需渲染神鬼,他說:

「做道長這行,雖然說是服伺神明,但就和心理師一樣,民眾都是帶著問題到你面前,我要做的就是先安定他的心,幫他看到自己,再來才是祭改化煞⋯⋯」

淒迷的夜霧裡,月光被定格在陰森的氳氤中,一位頂戴頭冠,身披紅黑道袍的人從剪影中現出清晰的輪廓,只見他腳踏七星迴旋,手結定印,持護法器,低沈嗓音頌聲成咒,在生人迴避的神鬼之界踽踽而行。

好的,我現在不僅可以組籃球隊,還可以組兩個對踢的足球隊了。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