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簡單就是複雜的極致

·5 分鐘 (閱讀時間)
朱國珍》簡單就是複雜的極致
朱國珍》簡單就是複雜的極致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義大利藝術家盧齊歐・封塔納在畫布上割一刀的藝術作品《空間概念》不僅開啟極簡主義的想像,也拍賣出天價,讓達文西名言「簡單就是複雜的極致」有了更具體的畫面。

「簡單就是複雜的極致」換成另一種說法應該是返璞歸真,再進階下去的形容可能是天人合一,繼續努力就會抵達莊子「心齋」「坐忘」的哲學境界。這個過程彷彿將「簡單」與「複雜」定義了一條路徑,在這條路上,可以馬拉松也可以折返跑。

更重要的,這是一條修行之路,每個人都有必須跨越的彼岸,或快或慢都不要緊,更沒有什麼需要爭強好勝的,因為那是屬於自己,一個人才能抵達的終點。

晚清名將,抬棺西征的左宗棠在《與侄書》裡寫過一段曾經被我奉為座右銘的文字:「人生讀書,得力只有數年,十六歲以前智識未開,二十五六以後人事漸雜,此數年中放過,則無成已。」我讀到這句話時是個十七歲的高中生,那時躊躇滿志以為活到二十五、六歲之前還有八、九年的時間可以充實自己。沒想到一轉眼就「羊」齒徒增到五十四歲,果然二十五、六歲之後遇到的複雜確實是一種難以抵擋的業障。

《六祖壇經》寫道:「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其實也是一種簡單與複雜的對照。我對這兩句話的解讀是:煩惱都是自己在糾結,不去想它就覺悟了。這也是由繁入簡的修養鍛鍊。

簡單與複雜沒有好或壞的標準。我喜歡喝無味白開水,你喜歡喝加料水果茶,滿足所需都是歡喜自在。

不過,我是真的喜歡喝白開水,二十五歲以前我不喝咖啡茶果汁汽水,因為我覺得H2O就是H2O,搞那麼多花樣,變得又苦又澀又甜又冒氣泡,到底有什麼好處?後來終於學會喝咖啡,也跟著專家去辨認藍山、麝香或藝妓。

老實說,除了價錢,這些豆子我還是不知道有什麼不一樣。直到年紀又更大了些,才逐漸明白喝咖啡是品味,因為咖啡香就是浪漫!要不然,豆漿也很香,而且還是我偏愛的養生飲品。但是,若想約人出來見面,說上這句:「找個時間我們一起去喝杯豆漿。」對方可能會很傻眼,甚至擔心這計劃是不是有可能包括晨跑。

簡單與複雜也有某種約定俗成的想像,比方說生日派對。民間有逢九不過生日的說法,也有成年禮的隆重。無論有沒有慶生活動,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誠意。

下星期兒子回台北,我準備帶個六吋蛋糕與小壯丁一起去給外婆慶生,也邀請住在附近的好友惠美參加。惠美擔心六吋蛋糕不夠吃,我說:「重點不是吃蛋糕,而是有個動機來相聚。」

今年生日,收到朋友從LINE贈送的禮物,有玫瑰檸檬塔和酒釀櫻桃蛋糕。科技已經進步到這麼方便,是意外更是驚喜。九月中旬的讀經小組「幸福真理姐妹會」出現慶生蛋糕,喜獲每位教友一句祝福,恩寵感爆棚。

然而,每年都記得我生日的學長,因為疫情無法返台,只能在上海遙祝。與我同在九月出生總是一起慶生的好友,最近業務繁重也挪不出時間。就在我以為生日當天將要如常獨自去登山望遠時,Sherry學姐已經超前佈署準備帶我去高樓層景觀餐廳吃美食。

「因為疫情,今年就只有我們兩個人相約,好嗎?」學姐主動為我慶生仍然溫柔客氣。

「其實我最喜歡這樣的用餐環境,兩個人可以邊吃邊聊,還能盡情說上體己話。」我說。

「吃完了我們再去餐酒館聽歌,那天的樂團是MVP,就是我們第一次喝完藥酒雞湯之後續攤聽歌的樂團。」熱情活潑的Sherry還是安排了整晚的行程,而且是特別有意義的活動。

那天我們姊妹倆從五點相聚,在霞光滿溢的城市一隅開始歡愉,有時話家常,有時滑手機,更多時間是彼此陪伴。這世上有個人願意關心我,願意在我生日這天暫時離開她的老公和女兒,陪伴我到深夜,彷彿女神恣意端持那金黃色的夕陽篝火,持續燃燒關愛,溫暖也照亮我整個心房。

即使因為疫情讓餐酒館人影寥落,也未嘗澆熄熱情。當耳邊響起快節奏的樂曲,兩人旋即站起身來跟著律動起舞,這是Sherry和我共同的默契,為樂當及時,詩歌舞同源,都是與美好的事物相遇,特別是今晚,更加珍惜。

歡樂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不知不覺已是深夜。返家後依依不捨,在IG先用照片做紀錄,內心翻騰著各種生日祝福,回味起來都是甜蜜。這一夜,雖然只有兩個人,卻真正體驗到「簡單就是複雜的極致」。

我立即寫下:「好姐妹慶生,愈簡單愈美。」以茲紀念。

作者為大學講師、作家、廣播主持人,曾創下連兩年獲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