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三十四

·6 分鐘 (閱讀時間)
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三十四
朱國珍》18歲「小壯丁」成長記之三十四

【愛傳媒朱國珍專欄】2020年的清明假期,適逢小壯丁的學測成績揭曉,那陣子,他徘徊在繼續參加指考或遷就學測成績隨便找個大學塞進去的關鍵生涯。

恰好當時韓劇《梨泰院》正火紅,特別是第一集正是從男主角的高中生活開始演起,血氣方剛又具備正義感的青少年,巧合地投射了小壯丁現實生活的縮影!

於是,我們母子人生共同的第一場追劇儀式,就從男主角那顆造成時尚風潮的「朴世路栗子頭」開始,同時也藉著追劇,暫時遺忘現實世界的煎熬。

雖然我沒有看完全劇,但是對男女主角的造型印象深刻。時光荏苒,一年後的小壯丁已經是大學新鮮人,當他同樣在四月連續假期回台北時,我發現我的寶貝似乎哪裡不太一樣。

「媽媽,我這趟回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去剪頭髮!」小壯丁說:「頭髮再留長下去我要變成嬉皮了!」

「來!」我拿起智慧手機:「我幫嬉皮拍張紀念照。」

小壯丁還真的擺了幾個姿勢讓我拍照,他似乎也想為這個髮型留下研究紀錄:「頭髮長看起來很憔悴。」

「頭髮長看起來像阿伯。」我回答。

「差很多!」這句話明顯有著抗議的意思,但是小壯丁的語氣非常平淡。

第二天,小壯丁先去剪頭髮之後,和我在某間餐廳集合一起用餐。這孩子出現在我視線時,我以為我走錯餐廳,是不是也來到了韓國梨泰院的小酒館。

他剪了一個「朴世路栗子頭」。新造型。

小壯丁甫出生時頭髮就非常濃密,我一直猜測可能是跟我懷孕時特別愛吃黑芝麻有關。那時我總帶著他到華視附近,熟識的家庭理髮院給淑瑩阿姨剪頭髮。

淑瑩細心又謹慎,每次都花上半個多小時,為小壯丁剪出帥氣的西裝頭,直到我們搬家為止。

後來再也沒遇到像淑瑩這麼好的髮型師。印象最恐怖的一次,是在新住處附近巷弄的一間理容院,那位初識的理容阿姨動作非常粗魯,喀擦喀擦沒幾下,就把小壯丁的耳朵剪出一個洞,瞬間血跡斑斑。

小壯丁當時只有六歲,乖乖地坐在理髮椅上,他看到耳朵流血時連眉毛都沒有皺一下,倒是我立刻阻止阿姨繼續揮動剪刀,說:「這樣就可以了。」

「一百塊。」這位美容師還是伸手跟我要錢,而且一句道歉都沒說。我擔心繼續跟她糾纏會演出現代「烏盆記」,連忙丟下一百塊紙鈔像撒冥紙一樣抱著孩子逃離現場。

小壯丁念國中時,學校規定男生的髮型是十二分,也就是長度一點二公分的平頭。這意味著小壯丁在未來三年,再也不能留著瀟灑的西裝頭。

落髮典禮那天,我特別拍照留念,十二歲的小壯丁笑得很不自然,在阿姨舉起剪刀的那一刻,他說:「媽媽,我要變成沙悟淨了。」

念高中之後,小壯丁愈來愈有自己的想法,即便校規仍然維持髮禁,但是他們這群青少年就是有辦法把平頭修剪出造型。

雖然在我看來這些花樣活脫就是個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大兵,但是小壯丁總是指著腦頂門上的短髮:「媽媽,妳不懂,大兵的頭髮不像我這樣可以旁分。」

小壯丁十二歲念國中,開始學習獨立上下學之後,我就不再接送和陪他剪頭髮。很多事情也差不多在這個年紀開始放手。

他小時候洗完頭髮,都會湊過來嚷著要我幫他吹乾頭髮,直到剪了平頭也是如此,只是後來頭髮太短,以前吹頭髮是我們母子的親暱時光,小壯丁只要躺在我的大腿上,讓我輕輕撥弄他的髮梢,一邊和他說話一邊擺弄吹風機,往往需時十分鐘左右。

現在,不到三分鐘就吹乾所有的頭髮。而且他愈來愈大顆,過去總是趴在我腿上或斜倚著我的胸膛的姿勢也愈來愈不合乎人體工學,於是漸漸地就讓他自己拿吹風機吹乾頭髮了。

這次,小壯丁剪完「朴世路栗子頭」的隔天還是很不習慣,突然在我做瑜珈倒立的時候跑來問我:「媽媽,妳看我還是把額頭吹起來好了。」

每一次只要小壯丁來找我說話,任何時間,我都會立即停止當下的動作,認真與他對話。於是我調整頭下腳上的姿勢,恢復正常與他雙眼平視,盯著他的臉瞧了幾秒鐘,說:「這樣也好看。」

「妳覺得我露額頭還是不露額頭好?」他又問。

「兩種都好看。」我說。

「我在寢室就把頭髮吹起來,去上課的時候再把瀏海放下來。」小壯丁做出結論。

「你的意思就是上課要像演梨泰院,這樣會不會太累啊⋯⋯」我這句話還沒說完,小壯丁已經跑回自己的房間去了。

難怪人們都說「三千煩惱絲」,就連平常很淡定的小壯丁遇到這事也難免優柔寡斷。

不過我留長髮倒是沒那麼多煩惱,而且我還會自己剪頭髮。我的原則是反正長頭髮,剪壞了就綁個馬尾束起來,等它留長再說。

栗子頭、三分頭、西裝頭都沒關係,小壯丁永遠是我最愛的小壯丁,只要不用剪刀剪到寶貝的耳朵,他是什麼樣的髮型我都開心欣賞。

作者為大學講師、作家、廣播主持人,曾創下連兩年獲林榮三文學獎雙首獎記錄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