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團擊樂新作泥巴 蘆竹湳林光清故事

凃鴻恩 陳盈仁,姜漢文,何佳陽
TVBS新聞網

朱宗慶打擊樂團最新劇場作品─《泥巴》,結合苗栗蘆竹湳社區真人真事,改編成擊樂劇場,用打擊樂和說唱,演繹出對土地家鄉的愛慕。


圖/TVBS
圖/TVBS

《泥巴》導演李小平:「你把你的軸有點退,他其實可以走很慢,如果你要故意讓他走,來你再走,你看你看有沒有,只是不小心喔。」


朱宗慶打擊樂團新作《泥巴》,有故事劇情,不再是樂器演奏而已,這是古鈸。


朱團團員戴含芝:「作曲家常會讓金屬的樂器,會放在定音鼓上面去做一些,它其實有點效果類的感覺。」


這個是非洲烏干達樂器阿瑪丁達。


朱團團員盧煥韋:「通常是4個人來演奏,這次《泥巴》(更多)對,我們有點變化,我們就是用了5個人演奏,而且演奏的形式,不是非洲那麼傳統的形式。」


故事說苗栗蘆竹湳瓷業家林光清,他的回鄉故事。


圖/TVBS
圖/TVBS

陶瓷企業董事長林光清:「我都覺得說,我們回不去小時候,但我們回得去老地方,那也想說怎這個老地方,怎麼樣再把它活化。」


《泥巴》的成形卻比手做陶更難,用擊樂劇場來表現具體故事,手法是半抽象半具象。


回答我,找修理你啊!


駐團音樂創作洪千惠:「123456,一起1234。」


主角有小泥巴和大泥巴二人,青春版的和長大後的,舞台上的樂器叫巫毒。


《泥巴》導演李小平:「(分類為)演奏曲抒情曲以及律動曲,律動曲重動作抒情曲依情感而走,然後演奏曲呢,是大家要聽到那個此起彼落的節律。」


朱團實習團員高瀚諺飾小泥巴:「導演跟我們講說,不要裝做像小孩的樣子,不要故意要演小孩,那時候我就想起,自己小時候是怎麼樣的方式。」


圖/TVBS
圖/TVBS

玩沙玩土玩墨色,姿器業是從許多失敗中玩出成品,舞台這段意象的表現十分優美。


駐團音樂創作洪千惠:「最傷腦的就是煉土這個段落,因為要呈現手製品怎麼樣,再跟擊樂的身體結合。」


朱團團長吳思珊:「同一首曲子,我們可能有十幾個二十幾個版本,一直嚐試,已經花了五六個月。」


春夏秋冬又一春,人生有時坎坷有時順勢。


苗栗蘆竹湳的三合院,元宵節必提的蘿蔔燈,在舞台上燒出的蘿蔔燈,和意象式的紙板屋。


《泥巴》導演李小平:「甚至於要不斷的更換跟嘗試錯誤,這種往返就是朱宗慶老師講的,如同我們在窯燒,燒不好了砸掉重煉再來。」


繁複的劇場表演走位,又兼顧擊樂的音色表情,又要敘事夾以情感傳遞,《泥巴》創下了許多高難度的記錄。


更多 TVBS 報導
秋色馥郁紅葉詩意 中華亞太水彩專題
西螺老街文化館 老屋新生舊茶莊
大城小肆音樂劇節 再一次夢想音樂劇
銀濟春木偶之家 人間工藝名師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