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學恒重判1年2月 呂秋遠分析關鍵原因:判有罪剛好

名嘴朱學恒被控強吻台北市議員鍾沛君案,法官依強制猥褻罪判刑1年2月。律師呂秋遠在臉書表示,涉犯強制猥褻,台北地院判決一年二個月,就司法實務上來說,比起一般刑度確實是比較高的。

呂秋遠表示,一般強制猥褻的罪刑,表面上看是6個月到5年,但是大約都落在8到10個月上下,只輕判6月的也大有所在。朱學恒被判決重刑,帶給社會的啟示,包括所謂的自首,要在犯罪事實沒被發現前,如果被害人已經報案,再去自首沒有用。

況且自首,是要承認所有的犯罪事實。呂秋遠說,只承認性騷擾,不承認強制猥褻不叫做自首,叫做犯後態度不佳。自己告發自己叫做自白,可是自白如果只是避重就輕,不承認自己的犯罪行為,「你說的白,那是什麼白?」

呂秋遠表示,以為自己是泛藍的話語權共主,所以覺得可以肆無忌憚的強制對泛藍議員上下其手,這叫做得意忘形。政治迫害通常指因為講了什麼話,做了什麼反政權的事,「現在是自己去強制猥褻同陣營的女性,女生堅持要告他,他自己也承認」,至少有性騷擾,只是不承認強制猥褻而已,判有罪剛好,告人、被告都是同陣營的人,哪來的政治迫害?

至於限制出境,呂秋遠表示,雖然法院不一定會准,但是既然准了,應該有可能是因為顧慮這個人有影響力,可能會潛逃。「畢竟翻譯過魔戒,可見英文很好,還可以繼續做直播收抖內,逃跑應該是簡單的事」。

呂秋遠表示,問完證人以後立刻辯論終結,是很多案件會遭遇到的狀況。對證人證詞立刻表示意見,是辯護人的職責與工作。法院不願意安排下一個庭期,而且速審速決,「不就是滿足朱先生一再期望的司法公正嗎?」

「以前慢慢審,你有意見,說司法在睡覺,現在司法明案速判,你也有意見,到底是怎麼回事?」呂秋遠表示,酒駕要重判、殺人要重判、詐欺要重判,不然就是司法無能,現在法院也依法判決,又開始說司法不公,這是怎麼回事?

鍾沛君昨天表示,「希望這個小小勝利,能給予所有受過委屈的靈魂勇氣與希望」。呂秋遠表示,但是二審如果和解,朱學恒又願意認罪,就有機會得到緩刑,「請鍾議員,一定要堅持下去。我們都會支持妳的!」

【看原文連結】

更多udn報導
阿伯出事了!搭捷運看謎片「嬌喘聲放送」 妹子崩潰瘋笑紅到日本破千萬觀看
蔡總統真的來了!苗可麗「大港開唱」當眾飆罵 台下全暴動
太扯了!愛上同個男人 女大生撞見「親媽和男友慾望交纏」
瘦又兇!學霸女星「凹凸曲線太猛」紙片人超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