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宗慶/常常問自己,為什麼要做這麼艱難的製作?

朱宗慶/常常問自己,為什麼要做這麼艱難的製作?
朱宗慶/常常問自己,為什麼要做這麼艱難的製作?

    擊樂劇場《泥巴》下週末即將在台中歌劇院演出,11月15日看完總彩排,整個心情放鬆了不少,《泥巴》的「土」味,好感人,非常接近人心!

    有別於《木蘭》,這次《泥巴》可說是完全不一樣的味道與做法。但相同的是,龐大的編制、對演出人員的要求、跨域融合的期待,構成了相當高的挑戰門檻,必須抱著「打破、重煉」的心態,才能把期待與理想「磨」出來。

    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對於民間表演團體來說,製作這樣的演出,經費以及製作過程都是相當大的負擔,即使票全部售罄,也都要賠個幾百萬,更何況,賣票是何其困難?

    然而,就像《泥巴》的精神,在成形的路上,我們不斷挖掘、掏空自我,大家齊心協力為演出而奮力,就像是為了這個家、這個團隊而努力。

    《泥巴》以苗栗蘆竹湳社區家族故事做為藍本,是家的根基,也是我們對打擊樂的追求與探索,藉由《泥巴》,我們不只是在分享打擊樂,更是將在地精神與家的動人溫度呈現出來,期待大家共同來感受!

 

 

作者為打擊樂家、藝術及教育行政工作者、朱宗慶打擊樂團創辦人暨藝術總監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