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敬一:從武漢肺炎看集權體制──評論周雪光的專訪

朱敬一
上報

Stanford (史丹佛)大學社會學系的周雪光教授接受媒體訪問,提到了這次武漢肺炎所反映的中國「剛性組織」的問題。他指出:中國剛性的組織太過中央集權,削弱了地方的權力,以致於地方形成被動,許多訊息不願、不敢上報中央。當一個決策需要由下而上回饋的時候,這種疏於回饋的體制就容易產生決策扭曲。以武漢肺炎為例:在疫情發生的初期地方沒有回報中央,等到疫情擴大遮掩不了才開始防疫,使得病毒能大幅擴散,演變成今天的全球大流行。

周雪光的分析不能說錯,但是視野狹窄,只見餖飣,缺少看問題的insight。他也像許多做「田野研究」的社會科學研究者,容易迷失在「田野」的科學狹隘視角,專注於因果連結、邏輯推理,推論出一個「正確但是極為片面」的答案。這種「片面」之誤有些時候極為重要,非得講清楚才行。以下我要做兩點補充。

首先,就傳染病防治而言,它防治最重要的手段,就是隔離。隔離甚至比治療更重要,因為只有隔離才能防止擴散,而一旦病毒擴散,全世界沒有國家能夠同時照顧治療數以萬計的病患。四百年前全球人口死亡率開始大幅下降,就是因為人類逐漸了解隔離的重要。

上段說明有兩個關鍵環節:1)啟動防疫必須要及早;越晚啟動則病人散佈越廣,傳染病防治越困難、社會成本越高。2)一旦啟動防疫,就必須要有效隔離、檢測、分配醫療資源…。周雪光所描述的中國剛性體制缺點是:因地方不敢、不便上傳訊息,使得防疫啟動太晚,造成重大損失。台灣媒體在這方面的討論非常多,也都是對的。

但是若純粹看效率面,一個集權體制雖然有上述「訊息上傳受限」的缺點,卻也有它超級有效率的地方。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集權體制對於「隔離」一事,卻是比其他民主國家厲害許多。所以,中國啟動防疫太晚,絕對是混蛋級的沒效率,但是一旦啟動防疫隔離,民主國家如義大利、韓國、美國,恐怕都很難做到像中國那樣徹底。

不管我們喜歡不喜歡,集權體制對於「隔離」一事,卻是比其他民主國家厲害許多。(湯森路透)

唯集權體制能徹底執行封鎖隔離

像法國那麼浪漫、熱情的國家,連防疫影片都拍得超級可愛,幾乎沒有什麼效果。任何民主國家也不可能「集中調動全國數千醫師赴武漢支援」、「每個村里有像紅衛兵一樣的義工在街道巡邏,禁人上街、盤詢路人」。這些,都是只有「剛性體制」才能做到的。周雪光教授只分析了「發掘疫情錯失先機」,卻沒有分析中國「隔離控制」的手段。前者,中國絕對非常爛;但是後者,連紐約時報都不得不承認,中國的封鎖隔離,執行得極為徹底。所以純粹從周雪光著重的「組織效率」面來看,中國未必失分。

集權體制能徹底執行封鎖隔離,我們驚訝嗎?一點也不會。所謂「隔離」,就是限制人的居住遷徙自由。在民主體制,國家限制人民自由有一大堆綁手綁腳的規範;要遵循正當程序、守緊比例原則、要有法律授權、時機有諸多限制等一大堆框架。但是在集權國家,哪有這麼囉嗦?連幾百萬維吾爾族都能在健康的情況下予以「隔離」,要中國共產黨在疫病情況下限制人民移動,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我想說的是:如果只從「防疫效率」的角度檢視中國的剛性體制,是得不到什麼結論的。純粹就效率面而言,集權絕對有利有弊。也許訊息管制不利問題揭露,但是人家鐵腕隔離,卻是民主體制難以做到的。兩個角度加權相消,我們恐怕沒有結論。

接著,我要提出周雪光對集權體分析的視野缺失。一個組織架構除了「效率」面,還有本質面、目的面等更基本的問題要關照。就像諾貝爾經濟獎得主 Amartya Sen 所說,「要不要為經濟政策效率而犧牲自由」是個錯誤的問題,因為「經濟政策的目的就是幫助人民實踐自由」。如果我們問蘇貞昌、蔡英文,為什麼要防疫隔離?他們的答案一定是:維護國民健康、提升人民福祉。民主國家的政府與官員,都是為了人民而存在;他們的權力來自於人民、政策要受人民檢視、施政要得到人民的認可。

可是中國共產黨不是這個邏輯。在那個周雪光所謂的「剛性體制」裡,人民不可以質疑政府的政策,否則會被抓去檢討、寫悔過書,如李文亮。周雪光說這是「資訊無法往上傳遞」,這就好像說「左腳是右腳左邊那隻腳」一樣,只描述現象,不觸碰根本。中國人民發送訊息受限,是因為有一個黨的集體意志,凌駕於個人之上。這哪裡是什麼「訊息傳遞」問題?這是集權體制的根本問題!

在周雪光所謂的「剛性體制」裡,人民不可以質疑政府的政策,否則會被抓去檢討、寫悔過書。(湯森路透)

中國的防疫是為了「維穩」

在那個周雪光所謂的「剛性體制」裡,人民不可以說習近平領導得不好,叫他下台。有人這麼說了,要坐牢15年,例如許志永。所以,政府大官是不容許人民評論、皺眉頭的,黨的領導不是要服務人民的,而是在人民之上的。這種高壓政策,又哪裡是什麼「訊息傳遞」的枝節現象所能涵蓋?

民主國家隔離防疫,是為了提升人民福祉。但是中國的防疫,是為了「維穩」。所謂「維穩」,又是一個與人民福祉無關的假目標,其實是維持統治者權力、利益的穩定。新疆維吾爾族沒病毒沒疫情沒暴動沒天災,有什麼必要隔離?維吾爾族人民的利益,哪裡是中國共產黨的考量。維族、藏族的反對聲音完全出不來,難道這又是周雪光教授所說的「訊息傳遞」問題?這是集權體制的根本問題!

武漢等地封城,隔離雷厲風行,外界完全不知道裡面死了多少人、病了多少人、所有訊息全由「黨」統一口徑。民主國家的防疫源自人民的授權,其過程與結果,都要向人民報告,得到人民的認可。像武漢這樣搞法,封城還加上封鎖消息,就像是六四天安門一樣,人民完全無法以「比例原則」檢視政府政策。難道這也是周雪光教授描述的「資訊傳遞」問題?這是集權體制的根本問題!

學者要研究組織型態、組織運作,很好。但是,千萬別把中國共產黨的集權統治,用「剛性體制」這麼無害無辜的字去形容。要分析傳染病防治之效率,很好。但是千萬別把中國共產黨的集權統治,簡化為一個「訊息傳遞」的效率問題。最糟糕的研究,不是推論錯誤、邏輯謬誤,而是誤導!我認為周雪光的研究,恐怕會誤導不少讀者。

※作者為中央研究院院士/前駐WTO常任代表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武漢肺炎時代 有些房子會被嫌

【影片】繼光香香雞也有賣漢堡!?佛卡夏醬香炸腿堡、百頁豆腐、蘿蔔糕三大新品推出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