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如何面對張亞中課題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近日,兩岸幾位重磅學者在第六屆京台學者共研會上,就近期台海局勢做出研判認為,在當前幾近戰爭邊緣的台海局勢,當務之急是如何找到避戰謀和、拆除戰爭引信的解方。

解方不是沒有,這就是本次參選獲得第二高票的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結束兩岸敵對狀態」論述。張亞中認為兩岸至今還是敵對狀態,民進黨不可能確保兩岸和平,但國民黨也拿不出解決兩岸敵對的方法,包括一中各表或求同尊異。 兩岸主張若還是如此,其實就是拖,相對於民進黨的鬥,或許認為拖可以贏得民意支持,但結果是葬送了整個台灣。

張亞中以《創造兩岸和平備忘錄》為其競選政綱,儘管其中有些條款大陸不會接受,但作為條件提出來協商,尋求妥協乃談判必經過程。這個政綱如能得到兩岸的重視和實質研討,或許能為當前陷入困境的兩岸關係,找出一條替代民進黨分離主義路線的新思路,由此激發起兩岸對和平統一路徑的研究和討論的熱情,起到引領兩岸民意和社會方向的正面作用,值得兩岸有關方面、尤其是國民黨的高度重視。

朱立倫在此次競選中也宣稱要延續「胡連會五項願景」,且誓言要說到做到,這就要看他上任後如何坦誠面對這一「張亞中課題」。如果真有決心和誠意,我建議他大膽聘請張教授以「中國國民黨主席特使」的身分登陸,與陸方研討洽簽《創造兩岸和平備忘錄》。依據台灣現行法律規定,張亞中作為政黨黨魁參選人先行提出《創造兩岸和平備忘錄》的芻議,主張結束兩岸政治敵對狀態,並未進入需要公權力正式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程序,應屬台灣現行法律保障言論自由及政黨主張的範疇。

在國民黨尚未執政條件下,與大陸洽簽《創造兩岸和平備忘錄》是張教授的創舉。兩岸敵對狀態本就因國共政治對立及內戰所產生,解鈴還需繫鈴人,時至今日,結束歷時72年的敵對狀態,是國共兩黨義不容辭的歷史重責。在國民黨重返執政的8年,包括2015年朱立倫任黨主席期間,國民黨都有機會和公權力正式簽署和平協議,但均被馬、朱兩任黨主席錯失了,殊堪遺憾。當下如果連不需公權力介入的和平備忘錄都不敢碰觸,國民黨還談何延續「胡連會五項願景」呢?

張亞中這次參選雖功虧一簣,但他的兩岸論述意外獲得遠超3位參選人的聲量,使兩岸議題成為這次黨魁選舉的主軸,促使4位參選人一致達成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識,功不可沒。以他的赤子之心和學術造詣,若能獲任國民黨主席特使,登陸洽簽《創造兩岸和平備忘錄》,或許能談出國共兩黨能接受,台灣民眾能放心,民進黨找不出「茬」的和平方案,若此,國民黨不但能穩住藍營基本盤,更可獲得泛藍和中間選民的支持,為打贏2022、2024選戰打下堅實、廣泛的民意基礎。(作者為北京清華大學兩岸法政問題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