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立倫的困局:找戰犯易,尋戰友難

·3 分鐘 (閱讀時間)

公投全盤皆墨之後,朱立倫籲求黨內同志不要找戰犯,而是要把戰友找回來,一般人都只當這是一句漂亮的場面話,因為處在逆境的時候,從來都是敵人比朋友多,找戰犯易,找戰友難。

從現實需求來看,因為有共同的敵人,柯文哲最具有成為戰友的條件,但一山難容二虎,朱立倫能推心置腹,與柯P相濡以沬嗎?反觀黨內實力派大諸侯,無論漢子或燕子,都有可能成為日後問鼎大位的絆腳石,要說沒有瑜亮情結,不僅違反人性,也強人所難。

林為洲是唯一跳出來認罪的戰犯,辭掉副秘書長,大有引刀成一快的味道,但進不了忠烈祠,因為在正統藍的心目中,他渉足過藍綠好幾個政黨,算不上根正苗紅的自家人,自然是快走不送。

侯友宜是最具份量的戰犯候選人,但就算是戰鬥藍也不敢輕易撕破臉,因為誰需要誰,誰怕誰還很難說。投票前夕的一篇千字文,令許多深藍恨得牙癢癢,趙少康咬定這是狗頭軍師出的餿主義,傅崐萁則連「藍皮綠骨」的話都譙出了口,再配合「2022不提名連任」的耳語,「彼可取而代之」的壯志溢於言表。

但其實侯友宜早已不是五大三粗的硬漢,那篇「不知所云」的後出師表,陳玉珍、徐巧芯們讀來一頭霧水,也只能怪自己江湖閱歷太淺。朱立倫是飽經滄桑的老鳥,不會不知道輕重,老侯「千山我獨行」的自信躍然紙上,他也不好說些什麼。更何況,戰後慘敗情緒需要一個出口紓壓,老侯自動撞向刀口,正是求之不得。從這個層面看,朱立倫其實應該感謝侯友宜,否則「頭號戰犯」的罪名由誰來背鍋?

接下來還有中二補選及罷昶的兩場硬仗要打,追究戰犯的聲音可以暫時壓制,但這一道硬傷癒後肯定隱隱作痛,至少在六都提名抵定之前,有心人不會放過享受揭疤的變態快感,比如說柯文哲就很樂於吃吃豆腐,時不時見縫插針,不安好心的聊(撩)上兩句。

樹欲靜而風不止,從幾個親藍輿論陣地溢出的氛圍可窺一斑,諸如「千字文迷思」、「浴火重生」、「落井下石」、「左右逢源」的字眼充斥評論標題,而侯友宜的臉書也被許多惡意字眼灌爆,很難判斷是黨內異己放冷箭,還是敵對陣營反串帶風向。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歷史大潮從來不隨個人意志而轉移,國民黨真正的挑戰,是它向來就有選錯戰場的傳統,從國共內戰至今都是如此,韓潮引領他們錯估形勢,對香港遭受的苦難完全無感,結果是蔡英文以817萬票狂勝,戰鬥藍仍然堅持是芒果乾作祟,怪年輕人少不更事,無知理盲。

現在毛病依然不改,面對中國張牙舞爪,國民黨不吭一聲,拼死反對過的公投釋權,一輸就怪東怪西,怪制度不對,就是不怪自己下臭棋。就如同現在撩落去力挺顏家,也是形勢所迫不得不然,不能全怪朱立倫糊塗,多交朋友少樹敵的道理大家都知道,頂下這爿一傅眾咻的百年老店,若要問他到哪裡去找戰友,精算如朱掌櫃,搞不好真的有一些茫然。

※作者為自由評論者

更多上報內容:

朱立倫主張「2026竹竹苗科技都」 批民進黨為一黨一人之私倉促修《地制法》

社評:朱立倫繼續誤讀這場公投的結果

傅崐萁自況韓信 朱立倫是劉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