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應元已經打了一場美好的戰

·5 分鐘 (閱讀時間)

李應元代表在泰國任所提出辭職,回台養病,當初我以為他只是公務勞累,沒想到他有難以治療的癌症,後來在報紙上看到他住進台大醫院,我心中也是為他的健康默默的禱告,沒想到他真的走了,如果說人生70才開始,應元兄應該可以算是英年早逝。但是他的人生已經打了一場美好的戰。

他生命當中充滿活力,當年不懼黑名單的威脅,勇敢的闖關回台,為台灣的民主前途打拼,我相信認識他的人,跟我都有同感。有一次跟他交談的時候,我鼓勵他競選台北縣長,我用激將法鼓勵他:一般的社會都認為雲林縣地方派系複雜,可是你溫文有禮並不像是一個「流氓」,所以我鼓勵在雲林崙背出生的他,既有美國的博士學位,又有眾多的雲林鄉親在台北縣工作生活,基本票原來一定很多,如果當選,一定可以一改一般社會對雲林人的形象。

李應元當年名列黑名單卻闖關回台灣被捕時的神情。(圖片取自莊瑞雄臉書)

不過後來他反而是在2002年在台北市競選,挑戰當時爭取連任的馬英九市長。

對國內的政治,除了關係國家發展的總統級選舉之外,我從來沒有出面認桌幫讚任何候選人,但是應元兄選台北市長那一次,是我唯一的例外。那次他打一個不可能完成的選戰,身段漂亮的謝票,相信都在大家的記憶中。

在一項研究計畫當中,我去了一趟南非,除了學術交流之外,也到南非最窮的一個省份,提供一些發展工商業計畫的建議。一些同鄉們知道以後,就說你既然可以去替南非的政府提供貢替,為何不能夠替台灣的經濟做一些事。我當然知道,台灣的人才濟濟,根本不需要我這樣的一個小咖。

民進黨已經提名謝長廷先生為總統的候選人之後,李應元有一趟紐約之行,在一個鄉親家裡聚會上,很多同鄉就向謝長廷建議應該跟在美國的經濟學者多多請益,謝當場指定隨團的一位女士為聯絡窗口。所以後來我就聯絡了好幾位北美教授協會當中的經濟學者,包括蕭聖鐵、莊六雄、范良信、李春美、黃連福等幾位前輩,並且有國內的財經學者加入。共同寫一些財經方面的政策建議,由我本人傳送給競選團隊的相關人士。這一隻小部隊一直持續關注後來馬政府的經濟政策,也在後來的ECFA論戰上,提出了很多的論點,為保衛台灣的生存而戰。並且在2012年的大選中,為12政剛翻成英文,準備用轉口內銷的方式,提升民進黨選戰的士氣。

2007-08我休假一年,在台大擔任客座教授,回到台灣的時候,大選已經開打,所以一些新的議題不斷的提上檯面。應元兄擔任競選總幹事,競選團隊各就各位。應元兄在繁忙的選務中,也不忘跟老朋友會面,當時前在台協會主席白樂崎夫婦訪台,我在欣葉請他夫婦吃飯,並請擔任擔任過駐美副代表的應元兄嫂作陪,心想他大概不會來了,但是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夫婦兩位真的來了,可見他為人處事的周到。

當年的大選,國民黨陣營提出了一個「633」的計劃,這個空洞美麗的競選口號,佔據了新聞媒體的版面,所以必須要針對這個議題一一的反駁,並且提出具體可行的方案,以正視聽,那年的總統候選人辯論之前,國民黨提出一個兩岸共同市場的主張,而且傳播到了中南部基層的鄉鎮,那幾天我的確睡不好覺,心想如果國民黨取得政權之後,真的推動這一個政策,那台灣可能就在經濟上進入了中國的軌道,長期而言,台灣跟中國就合為一體了。

但是我們送給競選總部的一些政策分析,都沒有得到正式的回覆,也許那時選務繁忙,也許他們正在運作當中。但是我的確不放心。那幾天在研究室外的走廊上,來回的徘迴漫步,有好幾次,幾乎踢倒了走廊上的花瓶。最後我不得不直接聯絡在競選總部服務的一位晚輩,希望在總統候選人的辯論上,一定要提出強有力的說詞來反制,第二天辯論的時候,謝長廷先生終於說出,如果兩岸成立一個共同市場,那麼將來的男人就找不到工,女人找不到尪(丈夫),子子孫孫被送到到黑龍江(用台語發音,很順口)。

那一場大選立委跟總統分開選舉,很可惜一月份立委選舉的時候,民進黨已經大敗了,明眼的人都知道三月份的總統選舉的確是不樂觀,但是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也在黃界清會長的領導下,組織一個助選團回去台灣,並巡迴各地助選。在這場艱難的選戰中,可以想像身為競選總幹事的應元兄,精神上的壓力是多麼的大。回憶這一段往事就是在敘述他一生都是在逆境當中,為台灣的民主前途而奮鬥。不管客觀的情勢順不順利,他都勇往直前。

李應元生前赴故李前總統緬懷追思會場致意,當時他的身形已經略顯消瘦。(攝影:王侑聖)

最後一次看到他應該是在2016年他陪同蔡英文的競選團隊來紐約的那場造勢,之後只能在報紙/電視 上,看(讀)他在不同的公職崗位上,盡力的奮鬥的消息。雖然一再希望有機會再跟他敘舊,但已天人永隔,實為可惜。如今他那個美好的仗已經打完了。應元兄可以放心的走,也希望月桂姐節哀順變。

※作者為紐約市大學經濟系教授/前世界銀行特約顧問

更多上報內容:

陳時中飲酒飆歌影片瘋傳 蔡易餘:散播來源為中國網軍

【被部長耽誤的歌星】陳時中第2部高歌影片流出 超嗨聚會台上都沒戴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