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江琳專欄:「打台灣」已經準備多年 現在正完善過程中

·9 分鐘 (閱讀時間)

前一陣,中國國內又出現了一波即將「打台灣」的消息。消息傳到海外,在華人中又引起了一番爭論。中國境內的輿論是一邊倒的支持,似乎打台灣是分分鐘就可以開打,幾個小時最多幾個月就可以搞定的好事。海外華人則大多認爲這又是一場虛張聲勢,打台灣得看美國是不是會干預,美國如果干預,借中國三個膽它也不敢打,而美國政府一向表態, 中共打台灣它不會袖手旁觀。然而,也有不少朋友擔心,美國剛從阿富汗撤軍,阿富汗是美國的另一個越南。美國連越南和阿富汗都擺不平,它還會為台灣出手嗎?

西藏曾有數個「法理台獨」的機會

2014年,香港局勢引起全球注意的時候,我剛好在香港。我在香港雜誌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今日香港,當年西藏》。我的觀點是,根據我對中共入藏後西藏歷史的研究,中共對香港的全面佈局和操作步驟,就和當年的對藏方略一樣,中共是主動的,從來沒有改變其最終全盤吞併的目標。在文章最後,我說:「我不知道,明年後年的今日,維園的燭光在何方。我也不知道,五十年後,當今天的中共內部檔和秘密安排都解密了的時候,人們將怎樣看待今天的香港。」 如今,當初的「不知道」已經不再是個問題,我所擔心的一切都發生了。現在,同樣的這番話,要問的是明日的台灣。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一個國家同樣如此。當初,辛亥革命後,從1912年到1950年,長達38年的時間,西藏是一個「事實獨立」的國家,它曾經有數個機會獲得國際公認的「法理獨立」。可惜的是,當時的西藏政府和僧俗官員安於現狀,無所作爲得過且過,從而錯失良機。西藏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全球非殖民化的浪潮中,和世界潮流反方向,成爲中共鐵蹄下備受蹂躪的被奴役之地。

今日台灣面對的,是經歷了一百年歷練的中國共產黨人。西藏和香港的遭遇在提醒我們,台灣是有生存危機的。台灣的安危,極大地取決於台灣自身的求生意志和自救的決心。於此同時,還要看清你的敵人。

第一、不要低估了習近平的「不忘初心」

習近平是「共和國長子」一代,「根正苗紅」的「革命接班人」。雖然他的家庭在文革期間也受過衝擊,但那只是「自己人」之間的「內部矛盾」。「革命接班人」從小所受的教育,他們溶解在血液中的畢生願望,就是原教旨的共產主義革命理想。這一理想要把全世界都變成他們掌控下的紅彤彤的共產主義社會。爲此付出多少代價,死多少人,製造多少人間慘劇,他們在所不惜。習近平上臺後,一再強調「不忘初心」,這個「初心」就是要實現他在少年時就立下的革命理想,其中排在前列的是「解放台灣」。 今天不解放,是因爲今天實力尚且不足,明天具備了實力,他們絕不會猶豫。

習近平是「共和國長子」一代,「根正苗紅」的革命接班人。(湯森路透)

第二、不要掉進中共的統戰陷阱

中國共產黨是靠統戰取勝強大起來的,毛澤東曾總結中共「剋敵制勝」的「三大法寶」:「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統戰」排在第一位。所謂「統一戰綫」,全稱是「對敵鬥爭的統一戰綫」,其基本釋義是「在一個特定的階段裏,聯合次要的敵人來打擊主要的敵人」。因此,被中共列爲「統戰對象」的人並不會因此成爲「自己人」,只不過是在那個特定的階段被列爲「次要的敵人」而已。也就是説,「統戰」本身是手段而非目標,「統」的根本目的是爲了「戰」。

「統戰」具有高度的靈活性,當「主要的敵人」被消滅之後,「次要的敵人」就必然上升為「主要敵人」,成爲新的打擊目標。從實際的操作來看也是如此。 1950年代初,中共初進藏區和雲南邊境非漢民族爲主的地區時,傳統的民族和宗教領袖都被列爲「統戰對象」,爲他們加官進爵,給予種種優待和承諾,以此利用他們來維持社會穩定,以消滅「主要敵人」,即國民黨殘留部隊和前政府官員等等。等到時機成熟,中共在那些地區開始社會改造時,這些統戰對象就成了「主要敵人」。1950年代,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都是毛澤東欽點的「統戰對象」,雙雙被安排為「最年輕的國家領導人」,然而,僅僅幾年後,達賴喇嘛被迫流亡。班禪喇嘛被中共利用來穩定西藏局勢,然而不過十年他就被投入監獄。1958年,僅在現在的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 中共以「平叛」爲名,逮捕了192名活佛 ,占全州活佛總數的86.8%。這些人都是上一階段的「統戰對象」。

今日香港的情況不難推斷:曾經的「統戰對象」們將會成爲主要敵人,等待他們的命運不是逃離就是以服從換取偷安。不要忘記,「統戰對象」的唯一價值就是被利用,當他們不再有利用價值後,必定會被拋棄。

「統戰」的具體方式是利用人的弱點,包括渴望、期待、恐懼等等。你需要什麽渴望什麽,它就用來引誘你,讓你幫助它來做它自己無法做的事情。「解放台灣」的另一個説法是「祖國統一」, 「兩岸一家親」,「打斷骨頭連著筋」,「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等等,充分利用部分台灣人的「大中華情結」。在需要進行「統戰」的時候,中共不吝好話説盡,到了圖窮匕見的時候,也不怕把壞事做絕。這樣的教訓,難道中國人還見得少嗎?不要輕信中共,也不要輕信那些以「民族繁榮」、「祖國統一」為名誘惑你輕信中共的人。

第三、不要幫助中共強大

今日台灣所受到的威脅,絕非三十年前可比。三十年前中共還不會像如今那樣以「武統」威脅,因爲它沒有那個實力。在文革結束的時候,中共的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中共的軍事處於二戰的技術水準,中共的科技遠遠落後於西方。那時中共對台灣以「文統」爲主,如今卻遠非當初了。三十多年來,有多少臺商前往大陸發展,同時向大陸輸送了先進技術?再看看最近這些年美國等西方國家破獲逮捕的向中國輸送違禁技術的人,有多少是台灣人?今日中國之強大,是中共利用世界的良善而強大起來的,而當初衝在最前列的,是台灣人。

今日中國之強大,是中共利用世界的良善而強大起來的,而當初衝在最前列的,是台灣人。(湯森路透)

第四、不要無視中共的第五縱隊

台灣是自由民主國家,人民有法律保障的自由和權利,政府必須受法律的約束,中共卻一定會利用這種條件對台灣實施滲透,對台灣人民和政要展開挑撥離間,誘惑分化的計謀,培養代理人。用中共自己的語言,「拉出來打進去」是他們擅長的統戰和對敵鬥爭策略。中共利用兩岸不同的政治制度和社會狀況,造成一種不對稱不平衡而有利於中共開展滲透和收買的態勢。台灣要生存,必須用法律來彌補漏洞。

三十年前,我在美國布蘭戴斯大學研讀猶太歷史的時候,導師要我去以色列遊學。以色列人民為生存和自救表現出的頑強意志和高昂士氣,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這就是小小以色列在強敵環伺之下,不需要美國派兵駐守保護照樣能生存,而且越來越強大的根本原因。以色列青年不論男女都要服兵役,在服役期間槍不離身。他們回家和家人團聚的時候,也是把槍帶回家的。一旦有個風吹草動,就能以最快速度重新集結,投入保衛國家的戰鬥。「不自由毋寧死」對他們來説不是一種願望,而是一種行動。他們從來不把美國的支持和援助作爲他們能生存的第一條件,而是把自己的生存與自救意志,看作以色列能生存的必要條件。

事實上,當人們為「現在不會打台灣」而鬆一口氣的時候,中共並沒有把「解放台灣」的大計劃停下來。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打台灣」已經準備了多年,現在正在完善過程中。

※作者為江西南昌人,作家、歷史學家, 1982年獲復旦大學英文系學士學位,1988年獲山東大學美國文學研究所碩士學位,1988年留學美國,獲布蘭戴斯大學猶太歷史碩士和紐約皇后學院圖書館學碩士。主要研究方向為中共黨史、中共民族政策、宗教政策和當代西藏史。曾在《動向》、《明報月刊》、《開放》等雜誌發表過100多篇相關文章。

更多上報內容:

李江琳專欄:掩蓋病毒之源就是災難的根源

李江琳專欄:歷史會重複嗎──40年前的炭疽菌洩漏事件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