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不要鬥成像他們三人這樣 台灣就會挺過

·7 分鐘 (閱讀時間)

堪稱固若金湯的紐約,卻在一場病毒風暴中灰頭土臉,因素很多,但病毒最肆虐的一刻,也是美國兩黨為當屆總統大選競爭最白熱化之時,「時機」簡直是不幸中的大不幸,紐約防疫工作為此雪上加霜,且印驗政客不只沒有假期,天塌下來也不會休兵。

當時美國總統和紐約州長分屬不同政黨,縱有政黨意識差異,但總統川普和州長古莫兩人防疫間的你來我往,很清楚不只是基於判斷不同而在手段上有所出入,而是幾乎已達公開叫陣地步,徒讓防疫在同時對抗病毒和對抗恐懼之外,再開一條戰線-政爭。

爭取連任的川普,擔心病毒侵襲會損及個人經濟成績單,因為這將直接扼殺他的競選優勢,因此除了本來就不認為病毒會對多數人造成危害之外,初期確實一直試圖淡化病毒的破壞性,及至疫情失控,導致商業活動受損,則又希望透過斷然隔離手段想馬上把蔓延的情勢壓下。無論是欲藉「群體免疫」橫度難關的風向傳出,還是之後欲藉「封城隔離」設下防火線,都是遭反彈再又調整,一來一回,川普選情優於疫情幾乎成了其司馬昭之心。

而當時最顯著和川普防疫政策站在對立面的就是紐約州州長古莫。古莫因個人溫和漸進的防疫措施,不催化恐慌且按部就班,獲得廣大紐約人支持,相較同一時期他州州長,古莫在穩定民心上也更勝一籌,而被譽為「國民州長」。古莫從政生涯儘管能力不甚突出,卻很得紐約人胃口,雖然個人躊躇滿志,很想參選總統,卻在角逐者眾的民主黨內始終無緣出頭,去年一場疫情,竟讓他身價突然水漲船高,許多評論紛紛以為若民主黨派出的不是拜登(拜登當時民調仍不及川普)而是當下的古莫,則民主黨就贏定了。這類分析愈多,也就愈加深古莫對個人防疫表演學的信心,並對回擊川普更無顧忌。

所以,當紐約疫情開始延燒至全美之冠,川普於記者會上暗示可能對紐約州、紐澤西州和康乃狄克州(連在一起的三個州)部分地區實施隔離,以減緩病毒傳播,古莫立刻發言反對任何封鎖,並指「那會使金融業癱瘓。」以及「從醫學的角度而言,我不知道他(川普)想要實現什麼。」

但之後當紐約因為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不得不採行「居家避疫」,造成全州大規模商業活動停擺,眼看商家哀鴻遍野,川普立刻跳出來說要盡快重啟經濟時,古莫反強調病毒肆虐下貿然重啟經濟很不安全。川普以聯邦之姿相信自己凌駕於州,古莫則以憲法有云,堅持要不要重啟紐約州經濟權力在他。

這些隔空交戰都不是經內幕新聞披露,而是兩人公開的舌戰,要不透過推特,要不就是直接在疫情簡報上奚落對方。古莫抱怨聯邦支援檢測不夠積極,川普就對古莫說:「多花時間做事,少花時間抱怨」,古莫於是再反擊:「也許他(川普)才該起身去辦正事,不是嗎?」

不可否認,古莫那段時間確實是全美50州曝光度最高的州長,風采更勝川普,原本看似政治生涯即將走入尾聲,沒想到疫情風暴再讓古莫民意支持登峰造極,但,儘管他統籌抗疫深獲肯定,轄下卻是全美疫情最慘的地方。雖然兩人一度被輿論提醒不要鬥得太過火了,讓川普幾次勉強稱讚了古莫,古莫也不再把箭靶對準川普,可好景不常,兩人很快又忍不住開砲,川普還一度威脅要把紐約州排除在疫苗計畫之外,古莫則揚言要向聯邦政府提告。

偏偏,在總統、州長之外,紐約市長白思豪也不甘寂寞。他曾在2019年積極爭取民主黨總統提名,當時他的參選主軸就是「反川」,屢屢提到:「我早就知道川普是個惡霸!」「面對惡霸不能退縮,要挺身衝撞、一較高下!」砲轟「他是個騙子,我知道他的詭計和他愚民的策略!」但,結果他自己卻被紐約客批評為了競選荒廢市政,最後以民調表現不佳退出角逐提名。

直到紐約疫情延燒,白思豪好像又找到了舞台,不讓古莫專美於前,經常提出「超前部署」的發言,紐約市可能要全面停課,他先說的。可能要封城,他先說的。學校停課可能要延長,他先說的;但那些都是州長職權。所以去年才會出現一連串兩人互相否定的例子,去年四月疫情剛過高峰,白思豪對媒體說:「我們已準備好讓商業重啟,辦公室、戲院可以重新容納一定人數。」沒幾個小時就輪古莫現身表示,「此刻做這種預告是不負責任的」。當白思豪才宣布公立學校將關閉至學年結束,兩小時候古莫就在疫情簡報上直指「市長沒有權力宣布這件事」。

「居家防疫」期間,白思豪宣布紐約市宵禁要從晚上11時實施到次日凌晨5時,但因為曼哈頓入夜後發生不少搶劫案,在古莫公開訓斥下,他才又把宵禁時間提前到每晚太陽下山前的8時。當古莫提出要讓州屬國民警衛隊協助紐約市維持秩序,白思豪則嚴正拒絕,古莫於是再批評白思豪坐擁美國最大規模警力,個人卻領導能力不足。另外,白思豪因疫情嚴重影響紐約市稅基,聲稱要加徵富人稅,還說如果那些富人這時候逃離紐約就是「酒肉朋友」,但古莫馬上反對加稅,還向富人溫情喊話:「拜託回來紐約吧,讓我請你們喝一杯、做飯給你們吃。」

此外,白思豪和川普也有衝突。起因疫情期間白警惡待黑人而引爆黑人維權抗議,造成紐約市一度陷入暴亂,白思豪為顯現對黑人的支持,竟是大砍警察預算,結果這讓紐約市警察直接反過來在選舉中支持紐約人最討厭的川普。

當初,川普、古莫、白思豪三個經常吵成一團,徒增防疫下的民心不安,現在紐約疫情嚴重性已然趨緩,經濟也有復甦跡象,但,原本信心滿滿就要連任的川普在那場他最在乎的大選落敗了,原本聲望如日中天而飄飄然的古莫,近期不僅要被調查是否有隱匿養老院死亡人數,還捲入性騷風暴。至於白思豪,不僅離個人總統夢更遠,在紐約市即將選舉新市長之際,竟有超過80%的紐約人認為他簡直是史上最差的紐約市長。

三人原本各有所長,都是美國政治明星,卻因一場疫情暴露政治中人終究克服不了以大局挾私利的特性,結果沒一個好下場。全員防疫確實不適於任何政壇慣有的角力模式,此刻有權者每一言行善惡都是直接反映在人的生命之上,以及背後所牽繫的每個家庭,美國為鑑,疫情戰裡政客們最該切記的那句話就是:「我沒有時間討厭你」。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舊街市集添文創 士林夜市跟你想的不一樣

【影片】首屆Will Power慈善公益籃球賽開賽!永慶房屋支持勇敢逐夢 推廣運動風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