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假稱「庶民語言」終究掩飾不了政客格調

李濠仲
上報

美國總統川普這幾年帶給自己國人的困擾之一,就是他經常口不擇言,即使不若紐約時報以大篇幅版面列舉他的仇恨語錄,他的支持者也不見得都願意背書這位總統的措辭,因為那根本不是什麼「庶民用語」,而且和美國標舉有話直說的社會價值有很大差距。

例如川普說自己替美國創造了史上最好的經濟榮景,卻被主流媒體無視,在推特上以此抨擊紐約時報是「假新聞媒體」,還要求紐時向他「下跪道歉請求原諒」。當他和少數族裔民主黨議員起爭執,他就在推特上嘲諷那些議員的原籍國家是世上最糟糕、腐敗、無能的國家,還要議員們滾回去幫助他們那破碎且充滿犯罪的老家。

諸如此類已非政治正確、不正確,而是教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川普的反應,實在和當地自小學開始教育對他人的愛與包容天差地別。而他批評政治對手希拉蕊是騙子就算了,還曾譏諷金正恩是「小火箭人」,遭到金正恩反擊後,再火上加油說:「他憑什麼罵我老?我從沒罵過他又矮又胖!」

他對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很氣憤,卻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說墨西哥人是罪犯;說海地移民都有愛滋病;說非洲人拿到美簽後,永遠不會「回到他們(在非洲)的茅草屋」;說薩爾瓦多和非洲國家是「屎坑國家」,與其接納這些地方的移民,還不如多接納挪威移民…

川普驚世駭俗之語族繁不及備載,過去一整年,我們不也從競選總統的韓國瑜身上看到類似的影子。包括針對勞工問題,韓國瑜曾說過「鳳凰走了,來了一堆雞」、「怎麼瑪麗亞變成我們老師了」,至於涉及性別的語彙,較之川普他也不遑多讓。川普曾批評站在他對立面的女性說:「我會看著她那張肥胖醜陋的臉,對她說:『妳被開除了。』」、「那(女)人拉皮拉到嚴重流血」…韓式用語則是「年輕時候把馬子不會分人種,漂亮的就追,不漂亮的就不追」、「如果有一千個工作機會,我就親你的臉,一萬個工作機會,我就以身相許,晚上陪你睡覺」、「成熟的女人像一碗湯一樣,煮熟的時候趕快喝,再不喝湯就要焦掉」…一時間,這些都被當成很接地氣的庶民用語,他的支持者都覺得那是一種無傷大雅的親切。

此外,相較川普要紐約時報向他下跪,韓國瑜在總統辯論會上,不回覆提問的蘋果日報問題,卻反唇相譏「蘋果日報這種沒有水準,專門造謠、中傷別人的媒體,你們要用智慧唾棄他,而且要看不起他。知識分子,這些記者,良心被狗吃掉了。」加以影射壹週刊是受國家機器操弄、說台灣百分之九十媒體被綠營收買、說民調是假的,像孫悟空的金箍棒一樣,可大可小,要它30趴就30趴,要它50趴就50趴…

韓語錄的堆疊,儘管得到支持者的應和,卻也一步步出現事實基礎不足,以至玩過火的現象。就如川普一般,美國人原以為終於出現了一個講話不拐彎抹角、咬文爵字的親民領袖,結果發現他完全誤解了所謂捨巧言令色而就正面交鋒的意義。

美國因教育形塑出的社會文化之一,即是鼓勵人我之間盡可能採取「正面交鋒」,從而追根究柢、面對真相、正視問題、表明立場。因為正面交鋒的目的就是要別人清楚了解自己真實的感情,由此而為慣常的社交手腕。川普其實也是如此自我標榜,還覺得自己做得恰如其分。

但他卻嚴重忽視在所謂正面交鋒,人們所想傳達的,是不必拘泥華麗的措辭和形式,在隨意之中,更重要的是象徵了彼此的平等,或許對照歐洲如此這般重視儀節,美國人是「粗魯」的,但正面交鋒和粗鄙還是有很大一段距離。川普的問題,自然不在粗魯而已。回頭檢視那過去一整年橫空崛起的韓國瑜,情況亦復如是,他以為他那是直率,事實上反而凸顯了自己胸無城府、口無遮攔、放肆輕佻、自信過了頭。

極具特徵的韓國瑜現象及其語錄,應該也是此次選舉,除卻錯綜複雜的國內外情勢之外,另一番對任何政治人物素直的反省。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在速食店也能吃炸物配啤酒!肯德基「紐奧良咔滋鷄皮」、「金沙富貴脆雞」新上市

【影片】新莊精品火鍋「荷朗精鑽鍋」開幕!日本 A5 和牛雙人海陸套餐只要 1680 元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