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傅立民對香港的風涼話

李濠仲
上報

紐約諸多智庫學者的立場不少是出了名的親中,口徑不脫中國幅員廣大,歷史獨特,不能以西方民主自由模式要求,它有自己更適合的運作機制;或說,它成功讓數億人口脫貧,西方國家應該肯定中共的治國能力;再者,現在它就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無論如何這個世界需要它。

一直以來,中共對新疆、西藏因同化政策造成的黑暗面,在這些學者看來,就像園遊會上一場午後雷陣雨,頂多就是掃興。他們更感興趣青藏鐵路沿途無邊無際的風光和伴隨而來的經濟前景,最特別的是,在「左派」氣息濃郁的紐約,這些寓居其間的學者們並不甚關切中國諸多人權問題。

從遙遠的西藏、新疆,步步推進到眼前爆發「反送中」運動的香港,其實也未必讓這些學者改觀。至多僅如美國資深外交官(曾在1972年尼克森訪華時擔任首席翻譯)傅立民(Chas Freeman)一般,以「超然格局的高度」,對中美兩方各打五十大板。認為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太過自以為是,反而損及香港法治,而中國作為一個曾經令人敬畏的大國,此刻應該要寬宏大量。(其實他應該是對美國打了八十大板,中國二十大板)。

至於傅立民對香港抗爭現下的表述則是:

現在香港抗爭者並沒有在捍衛「港人治港」的原則,而是在引致「港人滅港」,暴力示威者不應該受到外國同情;

香港的和平示威者,並不是在捍衛民主,而是要求更多的民主,但過於追求完美,往往會遭致反效果;

觸犯法律並無法促進法治,不管那些觸犯法律的人訴求有多合理;

對和美國政府相關聯的美國人來說,將發現沉默是金才符合香港的利益。美國不是香港和北京之間對話的一部分,也不應該假裝如此。

休士頓火箭隊總經理的言論反映出美國對香港的普遍誤解。

包括台灣,相信贊同傅立民的人也不在少數,一旦選擇化約脈絡、簡化情境,只鑽營眼前種種,就會覺得傅立民說的不無道理。

不過,如果回看香港這一兩年來發生什麼事,我們是否更能理解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今天之前,香港陸續發生反對《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的七一大遊行、雨傘革命、旺角騷亂、本土派候選人被剝奪參選資格、《中英聯合聲明》成為廢紙;

過去20年來,從憧憬中國和香港可以用「一國兩制」和平共處,結果發現此地正在驗證中國鷹派法學家強世功所言,中國要重建過去的儒家帝國,以此統治香港;

表現其上,就是中國的《國歌法》也準用香港;從大學將「普通話」列為必修,到鼓動「粵語不是香港人的母語」論點;繼之,銅鑼灣有人因出版觸怒當權的書籍被硬生生抓走;中式愛黨即愛國的教育開始滲入香港教育體制;再繼之,原本頗受敬重的香港警察,歷經中共費心調控,已然走向私兵化並仰仗中聯辦撐腰的情況,直接從原本的「疑慮」,藉今天的「反送中」得到最大應證,他們反常的「維持秩序」,且正在強化更大的怨懟。

至於傅立民口中香港應該只得「有限的民主」,在中共快馬加鞭整飭下,香港民主其實只剩下外殼,而今「反送中」五大訴求,不也僅是要求回到「有限的民主」?至於「港獨」、「自治」等訴求或用語,一些當年被迫流亡海外,於今長居紐約的台獨諸老說的也很明白,那就像他們當時喊出「台獨」,某種程度也是被國民黨種種恐怖壓制逼出來的。未經極權所迫如傅立民者,很容易忽略那些足至捲起千堆雪,進而引爆抗爭的關鍵心理細節。又或者,他們就是所謂的現實主義者,即便知其緣由,打從心底則是「I don’t care」。

於是,香港反送中運動衍生的發展,紛亂的街頭和國際的聲援,便讓這些美國親中學者、專家們彷彿「撿到槍」,馬上可以他們最擅長、最無負擔的對中觀點,只談事到如今如何解決眼前棘手問題,直接跳過中共治下何以堆疊出如此不平的過去。

從西藏、新疆到香港,當地人早初欲對中國抱持更多理解、更多認識,期望在彼此可容忍的範圍內和平相處的溫和派不知凡幾,但問題就在於,縱然你理解了中國、認識了中國,在中共黨的爭鬥本質下,他從來不想理你,甚而一旦納入和他一體,他唯一目標就是要你同化和他成為「黨國子民」一個模樣,你怎麼辦?這是香港「反送中」內在面對的更大困境。這如人飲水的經驗,恐怕非要是一直享有美國獨立、民主、自由如傅立民者,才可以永遠不必擔心的事。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有片】女員工遭鹹豬手襲胸 男客留負評老闆氣炸公布影片

【IS首領之死】美國防部公布攻堅影片 突襲小組包抄巴格達迪躲藏建物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