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共產黨不要你愛但要你怕它

李濠仲
上報

「在我生命晚年,我常常在閉上眼睛時,看到無數面孔…在共產黨統治下枉死的同胞們,在我眼前揮之不去,他們為什麼而奮鬥?為什麼而受苦?…65年來,沒有一個家庭沒有遭到迫害:父母兄弟姊妹或親人被殺、被抓、被關,家產被搶、被劫、被毀。他們不會忘記、他們不會原諒,他們只是敢怒不敢言…」

以上這段話不是在講今天的香港,是在講65年前的西藏,是達賴喇嘛二哥嘉樂頓珠自覺有義務為他們這一代藏人留下的紀錄。他因為弟弟達賴喇嘛的關係,從農夫而被拉進拉薩高層政治,甚而幾度周旋在中共領導之間,歲入遲暮,他在自傳裡寫下他對中共的認識:中共是一直具有侵略性的,先進軍圖博(西藏),再來是東土耳其斯坦(新疆),甚至想染指印度…他們經常言而無信、反反覆覆,終究想法很簡單,他對比他弱的人,就像對一隻餓肚子的狗,以為給個骨頭他們就會搖著尾巴回來,藏人和中共的交往一直都在風風雨雨中的困難中渡過。

同樣發生在新疆人身上,類似經歷亦是罄竹難書。哈薩克人古力巴哈‧耶利洛娃在新疆再教育營受到的屈辱;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爾如何目睹中共利用同化政策把新疆固有精神信仰毀之殆盡。一直到今天,受共黨操控的港警攻入香港中文大學,更讓超過半世紀以來,大家對中共統治始終不解的課題再次浮現,就是為什麼對手無寸鐵的地區,他還要採取如此嚴厲的監控和統治?

正如嘉樂頓珠所說,中共在西藏大興土木,蓋了鐵路、公路和機場,交通從此四通八達,但對藏人的控制卻愈來愈高壓,而且65年來中共殘暴統治橫行無阻,好像運氣都在他們那一邊。數十年後,香港今天也走到這一步,相信更讓不少人瞠目結舌,不可置信。而同一時間,當然也不乏有人大肆檢討香港示威者本身的進退拿捏,是否反而助長了中共彌平紛亂的武裝力道。惟如果今天中共只是在香港開了先例,或許容有這番角度商榷餘地,一旦回首過去超過半世紀中共的統治經驗,從西藏到新疆,又有誰會沒看懂其實真正的問題一直就在中共自己。

這兩天除了港警對香港中大的攻擊,於此同時尚有另則讓人揪心的影片傳出,數名港警衝入一處住宅社區抓捕疑似示威者,其中被帶走的是一名年輕女子,港警在拘捕過程對她斥言:抓妳不用女警。儘管旁人不斷為其說情,說她真的住在這裡(港警認為示威者逃到這社區裡),但港警絲毫不理會,接下來,就是一旁民眾在那名女子被帶走前,趕緊詢問她自己的名字、父親的名字和家中地址以及手機號碼(事後幫其聯絡家人),女子則趁隙說她「不會自殺」,在要求港警不要抓她手後,反遭到港警粗暴拖行押走。

這一幕不是西藏人、新疆人書中的自傳描述,是眼睜睜令人驚駭莫名的當下現場,在台灣,或有當年二二八濫捕、濫抓可予之比擬,而看完這段被側錄下的影片,必然令人無比憤怒,因為中共操控下的港警,根本無視文明社會的原理原則,且如實反映中共統治的本色,也就是西藏人和新疆人那些抗爭者一路以來對中共的認識:「它就是要讓你感到害怕」。

和中共交涉過者都很清楚,中共政權的特色之一,就是無時無刻對人充滿懷疑和怒氣,如果順著它的鱗片安撫,或許可得到一時的相安無事,但如果稍有拂逆其意,它就會立刻變臉勃然大怒。中共自己也很清楚,他們這樣一個充滿權鬥的政權,本身確實就有很大的問題,不可能會有人真心的喜歡它,因為就連中共自己也不會喜歡自己,又有誰能長期在只有透過鬥爭,才能確保自己不會被鬥敗的情境下,還能活得像個正常人。

一直以來,中共要西藏人,要新疆人喜歡它的方式,最主要的就是讓你害怕它,因為只要你害怕它,就算不喜歡它,也會假裝喜歡它,或者會因為怕它,當你在外跟人說到它的時候,會因為顧忌而說它對你很好,而事實上他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它。

這套統治邏輯,從西藏到新疆,今天再到香港,一地深厚的宗教文化都不是它的對手,如今連金融之島也難逃厄運。隔海觀望的台灣,則是透過他人苦澀的歷史和現況,見證著共產主義果然不是抵擋帝國主義的盾牌,共產主義其實跟帝國主義不分軒輊,甚而披上了民族主義、意識型態的外衣,這就要比任何帝國主義都更危險。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王世堅爆柯文哲密會財團 柯文哲:你是頭殼那裡有問題

【影片】韓國瑜豪宅案逾4成民眾認不妥 張善政:綠營抹黑帶風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