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到哪都有紅透半邊天卻作用很小的國會議員

李濠仲
·4 分鐘 (閱讀時間)

紐約州民主黨籍眾議員亞歷山卓‧柯帝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又稱AOC)參政之路一直引人注目,除了「最年輕議員」的頭銜,她因為非常擅長透過社群媒體為個人製造聲量,而有「Twitter女王」之稱,原本就時下網路風潮,這應該帶有某些推崇的意味,但自維吉尼亞大學和范德彼特大學近日聯合發布國會議員立法效度調查,將她評為240名眾議員(民主黨)中的230名,在她選區紐約州,和其他同黨議員相較更是敬陪末座,網路聲量於她便有如一種諷刺,甚至還反映了她是否不務正業。

柯斯特的評比之所以那麼差,完全和她在網路上的活耀程度不成比例,最主要就是儘管任內她接續推出了21項法案,可是根據議會統計,她並沒有將個人每項提案都付諸實行,也就是無一真正落實成為法律。簡單講,就是俗稱的「理想很豐富、現實很骨感」,她甚至沒有為自己的推案採取過有效行動,更沒有促成任何表決,一如她的「網路貼文」,吸睛有餘,卻都只淪為刷一波存在感。

當年初生之犢,柯斯特以千禧世代議員之姿主打「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著眼綠能和環保,成功當選議員後,她更是經常以弱勢的代言人自稱,非常關心美國下階層的福祉,因為其主張往往帶有濃厚社會主義色彩,雖然她並不承認,但仍被視為美國極左派的新一代指標人物。

此前,她最知名的一役,就是在選區挾強大的網路號召立,擋下亞馬遜電商原本打算在紐約長島市設立第二總部的計畫。繼之,COVID-19肆虐紐約之際,她也經常現身遊民群聚區域發送物資,又或者時時刻刻直播疫病災情。她在網路上受歡迎的程度,不知情者可能會以為她是哪位影視紅星,另外,她更十分積極塑造個人「窮人的希望」、「少數族裔的浮木」這些形象,她也確實有本事不斷為自己製造話題,藉由網路傳播之效,知名度一直居高不下,而且還能把網路聲量成功轉換成個人小額政治獻金,募款能力讓很多大老級政治人物都自嘆弗如。

經過幾年政壇淬鍊,柯帝茲再不能以政治素人自居,一切必然回歸她身為國會議員,究竟具不具備該有的專業,最重要的事,選民把她捧上天送進國會,接下來她對美國的社會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總不能永遠只被看做網路世代的成功政治行銷典範。「國會議員立法效度調查」,便一定程度替美國選民釐清疑問,柯帝茲仍在選區中受到歡迎,問題就在,從她身上卻也印證了一件事:推文很容易,治理很困難。尤其,一名國會議員,必須要有足夠理念相近的同僚一起支持你的推案,你本身則應該熟稔立法程序,而不是陷入「媒體寵兒」的迷思,對恐怕有時得犧牲能見度,去鑽研如何「立法」反而興趣缺缺。

同樣的,去年大選和柯帝茲採同盟競選的眾議員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選舉過程贏得很大的媒體版面,但迄今為止,她提出的每一項法案也都不了了之,被評比為214名,並沒有比柯帝茲好到哪去。相反的,老派的民主黨眾議員尼塔·洛伊(Nita Lowey)因為致力法案推動,也實質促成諸多有效立法,成為立法效度排名第一的議員,另外像是卡洛琳·馬洛尼(Carlyn Maloney)、或是共和黨的約翰·卡特科(John Katko),也是公認具有突出的立法表現,但就推特追隨者,立法表現第一名的尼塔·洛伊,連柯帝茲(1268萬),甚至奧馬爾(297萬)的零頭都不到(僅3.9萬),不成比例的網路關注度,現實立法上,彼此卻又反向做出不成比例的貢獻。

新型態的網路傳播,很容易把一個善於經營自己的人送上過去可能要辛苦好多年才得到的舞台,一旦靠著「發文天分」發跡,無疑就是取得一條從政的終南捷徑,而且既然靠著發文就能擄獲支持,誰又願意甘心安分守在議會,或者埋首真正影響國家甚鉅的立法內容,並挑戰那非得歷經繁複程序才能得到的丁點成果。偏偏,時時刻刻都在惦念「集結聲量」這回事,終究不會只是國會議員個人的本末倒置而已。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運安會調查出爐】太魯閣號撞擊前影片曝光 行車紀錄器還原「關鍵1分鐘」

【影片】主臥室NG設計 勿踩兩大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