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台美MOU推手蘇騏側面說明了一件事

李濠仲
·5 分鐘 (閱讀時間)

台灣和美國近日宣布簽署「台美經濟繁榮夥伴對話合作瞭解備忘錄」(MOU),未來尤對半導體產業有正面影響。兩個多月前美國國務院次卿柯拉克以追思故總統李登輝之名率團而來,就被指是為了今天的「MOU」所作鋪陳。事實上,曾在2019年7月中旋風訪台的美國財政部國際市場事務代理助理部長蘇騏(Mitchell Silk)才是本回「MOU」的實際推手,從當時AIT就蘇騏首度來訪發布的消息即可看出他的現身確實別具意義。

蘇騏個人經歷特色,包括他曾在中國、香港工作長達15年,堪稱中國法律金融專家,也是中國在哥倫比亞能源領域投資最主要的顧問,並精通中文和粵語。首度以官方身分訪台之前和台灣的淵源,是他還在台灣師範大學接受過教育。但他的竄起為人矚目,則是他出身紐約布魯克林猶太社區的背景,雖說美國前400大富豪有近四分之一具有猶太裔血統,華爾街菁英更是猶太人的天下,不過,能如蘇騏以猶太裔身分當上美國這等高階官職並非多見。

假若回溯蘇騏的出身,便又相當符合美國猶太人的成功典型。他曾在媒體上自述,他的祖父母皆是受迫從東歐奔逃到美國的難民,親眼目睹猶太人遭種族滅絕,這樣的經歷讓蘇騏的美國生活必然是從赤貧起始,而「美國」對他、甚或對他整個家族來說,其意義不僅在於保障他們能過著安全、自由的生活,更代表了一個巨大的翻身機會。

至於所謂「巨大的翻身機會」,並非因為他是猶太人就自然從天而降,而是美國猶太裔的求生之道,往往讓他們最終得以實踐自我的美國夢。根據台灣旅美、被敬稱為猶太專家的黃文局所述,猶太人在美國之所以能發揮驚人的影響力,絕不只是在「很會賺錢」而已。幾乎所有美籍猶太裔的成功人士都具備了相當一致的共通點,包括著重教育、累積經濟實力,以及大力投入政治。

美國前總統羅斯福對猶太人的「恭維」之語是:只有200多家企業能影響美國經濟,但操縱這些企業的確只有六七個猶太家族。「美籍猶太學」鼎盛時期,許多人猛然驚覺原來美國真的是被猶太人團團包圍,輿論上,包括《紐約時報》、《時代》雜誌、《新聞週刊》、《華爾街日報》和美國三大電視網的員工組成,都有極高比例的猶太裔。另外,諸如好萊塢、華納兄弟、夢工廠、米高梅等電影公司的創辦人或大股東也都是猶太人;NBA更曾同時存在10名猶太老闆,政治上再有勢力龐大的「美國猶太人公共事務協會」(簡稱AIPAC/當年鼓勵了台灣FAPA的成立),猶太裔佼佼者幾乎遍及美國各領域,眼看猶太人勢力如此之大,遂有「得猶太人者得美國」這樣的形容。

不過,重點或許尚不在猶太裔對美國的影響,而是猶太人究竟如何讓自己原屬於「負債」的出身背景,能轉為在美國立足的「資產」,以2%左右的人口占比,獲致超過非洲、拉美裔的影響力。黃文局曾在一場演講中提及,有90%的美籍猶太人選擇集中居住在影響總統選舉關鍵的10個州,且投票率高達90%,任何人有機會踏足美國猶太社區,都不會懷疑傳統猶太人的一致性,這樣的一致性,在美國總統選舉「贏者全拿」的制度下,尤其在共和、民主兩黨勢均力敵的州,就更具關鍵作用。

黃文局對猶太人的形容是:「一手鈔票,一手選票,候選人不必洗耳恭聽?俯首從命?猶太人不是沒有是非的救世主,來就給錢。他們是非的標準只有一條,支不支持以色列。拿錢就要做事,天經地義。政治,本來就是『拿與給』(give and take)的平衡藝術,沒什對錯。」

回到猶太人之於美國,兩者的共生關係或可謂相得益彰,有死裡求生意志的猶太人,加上不拖泥帶水、雲裡來霧裡去的現實主義,不也正好滿足了美國社會經常需要「show your muscle」的需求。蘇騏說美國給了他一個安全、自由和巨大翻身的機會,反過來說,美國不也以其獨特的國家情境,不斷肯認生活於其上的人能透過無畏競爭和充分表現自我,以此去贏得它全力的支持。

自美國這塊土地,我們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各行各業猶太人堅忍銳利、絕地逢生的一面,以及如何地把一個先天身分、條件上的劣勢轉換成一個族群共同向上拼鬥的動力。而若從那些族繁不及備載的美國成功猶太人故事觀之,我們似乎也就更明白美國人終究希望和自己打交道的對象會是個什麼樣的人。台美MOU推手、美籍猶太裔的蘇騏,或許也側面為我們說明了台美之間關係進退的箇中道理。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2020繽紛耶誕玩台北」開跑!串聯15家百貨、4大商圈 40 處必拍打卡點

2020影視扎根 校園巡迴映演列車影視教育影片上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