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川普對上的原來是歐巴馬

李濠仲
·5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是這次美國大選中民主黨的主角,但他的「前老闆」歐巴馬也搶了不少鋒頭,從公開為拜登站台拉票,到近期對川普不假辭色的批評,連帶讓個人議政新書再登暢銷榜位,他和川普之間自2016年起一場未完的番外賽又再續演。至於美國人對兩者非黑即白的愛憎,應該也不全來自膚色,他們背後確實分屬兩端的美式邏輯,會成為問題,則在「總統級意志」直接加促了社會價值的極化。

白宮網頁關於歷任總統欄目,雖是制式簡介,但受限篇幅而對內容的優先取捨,倒也一定程度反映了當時白宮主人所代表、或說自我詮釋的美國夢。例如川普欲凸顯的,是他過去四年任內達成了所謂「創紀錄的減稅」,再以美/墨/加協議取代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並投資2兆美元重整軍隊,還興建了太空部隊。壯舉另有消滅了ISIS、取得中東和平突破,通過重要的退伍軍人改革案,降低藥品價格,保護了美國的醫療保險體系和國家的邊界。

由此再看歐巴馬,就又完全屬於另一個面向。關於歐巴馬的功績陳述,主要聚焦他早自參議員開始就致力於多項政治道德改革,此外另為在職家庭減稅,擴大兒童和其父母的醫療健保服務,尤其為聯邦政府支出的透明度付出很大努力。

兩相對照,川普和歐巴馬確實是各有其志的總統。川普喜歡標榜自己第一任任期就達成諸多成就,歐巴馬則強調自己最核心任務是以公共服務的信念團結人民。在個人紀錄部分,川普不忘強調自己是自雷根以來,共和黨在總統選舉中得票最高的一人,歐巴馬當然是以第一位非洲裔美國人總統為傲。

成長發跡,川普一生都以卓越的企業家和商業經營為行事標準,相當津津樂道自己在房地產、體育和娛樂圈的表現。他大學畢業就緊隨父親腳步涉足房地產,在紐約市大放異彩,很自豪自己的名字幾如曼哈頓的代名詞,《交易的藝術》這本自傳還曾被譽為是商業經典。

歐巴馬又是另一個典型,他在中產階級家庭成長,以勤奮工作和努力求學作為取得成功的手段,在背負學貸和屢獲獎學金下完成大學學業,自許以服務他人、為他人創造幸福為念,有別川普的曼哈頓傳奇,歐巴馬曾選擇在芝加哥一間教堂工作,並協助重建當地因為鋼鐵廠倒閉遭嚴重經濟打擊的社區。

除此之外,他們一前一後入主白宮,對白宮的裝飾重點也大不相同。川普首先將總統橢圓形辦公室的深紅色窗簾改成金色,再以前英國首相邱吉爾替換掉原本辦公桌上一尊人權鬥士的金恩像,要的是白宮氣象煥然一新,也意味自己即將大顯身手。歐巴馬當年則是請來好萊塢裝潢師參與白宮內部家居設計,並且希望能滿足自己分別10歲和7歲的女兒對「房間跳tone顏色」的喜好,由此展演了上位者亦無需失之父愛溫情。

除了對照川普和歐巴馬的作風和施政內容,很多人光從裝點白宮的起手式,就能意會到他們兩個會是如何「截然不同的典型美國人」。因為個人對起居辦公空間的需求,經常能直接反映出「自我」,又「自我」在美國人世世代代的思想中,一直占有獨特的地位,並相信每個人都是絕無僅有的社會成員,這說明了美國人的個人主義不僅屬於一種心理特質,還會貫徹到每一項行事中,而且有很強大的意圖,要透過個人的成就去佐證自己對「美國人」的詮釋才是主流。

事實證明,川普、歐巴馬,即使是處在同一個美國,前後兩個白宮就是兩個世界。能成功當上美國總統,也說明了他們的心理素質都勝於常人,性格同樣都有執坳的一面,才會接連造就出如此迥異的白宮政治,當然,也因為他們顯眼的特色風格,再又刺激出各自反對者的抵抗意志,形成白宮之外支持者的高度抗衡。

歐巴馬批判川普不遺餘力,說「美國的對手已經看到我們的衰弱」、「把繼承我的經濟繁榮搞砸了」、「自私自利,不認真做總統」、「把白宮變成疫區」、「把總統職位當實境秀」,川普則批評歐巴馬是「ISIS的創始者」,「是美國歷史上最無能且最腐敗的領導人」,兩人的交鋒,不亞於川普和拜登之間的火藥味,又或者說,比起拜登,以歐巴馬為參照,似乎更能說明美國當下價值觀的極化發展,某種程度,白宮其實就像是不同總統們的實驗室,任誰都想為「成為一個美國人」調配出絕佳的配方,然後,無論好壞或副作用,皆會在外頭幾億人的身上發酵。這次美國大選空前紛擾,川普地位嚴重動搖,理當不會是由一個起初「沒有版面的人」(拜登)所捲起,後期輔選那麼賣力的歐巴馬應該是功不可沒。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美動保團體認證「影片無關瘦肉精」 國民黨辯:自行詳查外電報導

【影片】新北耶誕城試燈搶先看!首度跨界迪士尼讓你拍到手機沒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