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彭于晏、張鈞甯當不了梅莉史翠普那種愛國者

李濠仲
·5 分鐘 (閱讀時間)

許多美國知名影星堪稱家財萬貫,除了本身藝能條件,財富累積當然也受惠於自由市場的豐沛能量。例如,光是美國電影就占了全球電影年產量的十分之一,還囊括全球六成以上票房,獲利很大一部分更來自本土之外150個國家(地區)的上映收益,其他影視歌唱業亦復如是。超級巨星們的比佛利山豪宅不就這樣來的,但他們很少會感念「美國政府德政」,相反的,基於個人政治意識、價值觀,他們還經常和當權者開槓。

尤其川普執政那幾年,咒罵川普的美國藝人不計其數,記憶猶新,梅莉史翠普2017年獲金球獎終身成就獎時,便藉得獎感言,針對性很強地暗諷當時即將就任美國總統的川普,美國總統無庸置疑是全世界最有影響力人物,但史翠普至多只得到川普發文反譏她是「最過譽的明星」,不僅沒有惹禍上身,演藝事業如常,還得到同業廣泛支持。除了當晚得獎感言後現場報以的熱烈掌聲,另有脫口秀主持人艾倫狄珍妮公開讚許她:「再也沒有像梅莉史翠普這樣的人了,我愛她。」導演朗霍華也說:「拜託,總統當選人別把這件事搞得像摔角比賽雖然有趣,但這不是總統該做的事。」另個導演史蒂芬金說的是:「川普對史翠普的回應相當幼稚、無禮、粗魯,這就是為什麼大多數美國人害怕讓他擔任總統的原因...」電視劇演員吉娜羅德里奎則言簡意賅:「梅莉,你給了我人生。」

此後,還有美國歌手泰勒‧斯威夫特在社群媒體上抨擊川普「肆意煽動白人至上和種族主義的火焰...」勞勃狄尼洛同樣也很不喜歡川普,曾怒指川普「極度自戀,強烈自我中心...」。瑪當娜是在川普當選總統那一刻就率先於推特發文:「新的炮火將點燃,永遠不會放棄美國。」凱特‧裴瑞反川普的方式是把個人推特主頁改成黑色,女神卡卡另手持「Love Trumps Hate(熱愛川普反對的一切)」,直接衝到川普大廈聲援抗議民眾。

不過,也不是所有美國藝人都對川普砲火四射,像是影視紅星肯伊·威斯特、脫口秀主持人戴夫‧魯賓、饒舌天王小韋恩和新生代饒舌歌手利爾·龐普,都曾公開支持川普。總之,對美國總統的喜好,全賴個人的價值觀和政治意識,決定藝人演藝生涯升沉樞紐另在市場經濟,他們不受政治干預,還可以用自己深信的觀點去熱愛美國。

很明顯的,中國藝人此刻在表達「愛國情操」時,很難如美國藝人那般自由奔放。尤其自2018年,中共改由中宣部直接統一管理新聞出版及電影工作,並進一步頒布《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他們就不僅無法像美國藝人那樣非常有個性地獨立批判時局,還必須集體嚴守呆板僵化的愛國論,為求事業順利,恐怕就算要「演」也會自動自發揣摩到位。

因而,最近一次因為瑞典時裝H&M聲明「我們不與位於新疆的任何服裝製造工廠合作」,中國「愛國藝人」自然又紛紛跳了出來。像是中國演員黃軒透過工作室表達了「堅決反對任何形式企圖對國家及人權進行抹黑造謠的行為」,一時間中國對H&M的抵制如雪花飛揚,且延燒至同樣拒用新疆棉的品牌,如UNIQLO、Nike、PUMA、adidas。香港歌手陳奕迅也主動在中國微博發布「陳奕迅先生堅決抵制任何污名化中國的行為,即日起終止與Adidas品牌的一切合作。」跟進的另有台灣觀眾熟識的彭于晏和張鈞甯。

這又再讓人想起,自2018年中共把電影工作移入中宣部管理,繼之為壓制香港反送中聲量,去年另有新聞傳出中國官方再令國內各大影視平台和電影公司,若檯面上港台藝人在必要時未表態「愛國」,則盡量不予採用,且在版權合約立下新條款,指明「參加演出的香港或台灣藝人,須保證10年內不會因政治取向遭中國封殺,如有違約,影片平台有權追討賠償。」當時香港影視業者已間接證實這潛規則的存在,如今新疆棉事件後續反應,或是藝人們表現忠誠的具體實踐。

我們不妨再複習一件事,2020年9月,原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因為批評了黨,遭開除黨籍和取消退休俸,當時聲援輿論有言,對蔡霞的懲處,即是中共慣常的「以福利換取順從」和「以經濟手段整肅思想」。就這方面,在動輒擔心被政治封殺的藝人身上,早有顯著效果,這也解釋了一些中港台藝人何以愈能掌握時機,不落人後公開表態「愛國」。

民主自由的國家,政府只是國家的一部分,任何人都可以同時愛這個國家但不愛這個政府,又或者用自己相信的方式和理由去愛這個國家,就像美國,這丁點道理誰都能懂,如果可以,任何藝人必然也想像美國藝人一樣,想怎麼愛國就怎麼愛國,何苦讓自己放下腳本回到現實世界,還要費心扮演一個只能複誦教條台詞的愛國者。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集結全台 25 家排隊美食名店!春大直週末戶外市集「解饞製造所」3/27 登場

【影片】好房話題現場​ 南方之星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