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想問呂秀蓮 打國產疫苗跟「效忠蔡英文」有什麼關係

·5 分鐘 (閱讀時間)

前副總統呂秀蓮20日主動對外分享個人接種第二劑AZ疫苗經驗,不過,她最大目的在藉機講出這句話:「國產疫苗既經蔡總統及陳前副總統掛保證,執政的民進黨員,至少擔任黨公職人員應帶頭施打,以表示『效忠』蔡總統/黨主席。」這句話除了酸之外,其實正說明了呂秀蓮長年至今的鑽牛角尖,才會即使擔任過國家副元首,也不見得區分的出什麼是純粹支持自己國家和對特定個人表忠。

國產疫苗風風雨雨,數月來在多方監督乃至批判下,台灣民眾首選自製疫苗的比例,已從今年二月的54.8%降到今年六月的19.5%,它反映了台灣社會在自製疫苗「效度」未知下,「信度」已大幅滑落。之後假若台積電、鴻海和慈濟購買捐贈的BNT疫苗如期到貨,加上之前自購的莫德納,甚至被輪番挑問題的AZ持續補上,國產疫苗很可能就會愈不受青睞。

做為防疫政策的一環,執政黨的疫苗政策受到批評理所當然,歐美、日韓等民主國家皆是如此。美國晨間脫口秀「The View」主持人梅根‧馬侃今年二月時,還曾在節目上公開呼籲拜登儘快開除白宮防疫顧問佛奇,她說佛奇「不懂科學」,讓她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接種到疫苗。疫情遠比台灣嚴重的韓國,其執政黨也因為疫苗取得太慢而飽受批評,日本民眾一樣對中央政府疫苗供貨不足和接種混亂有很多不滿。韓國民眾尤其抱怨何以國產疫苗發展如此之慢。

回到台灣自身,無論朝野如何易位,在典型政黨鬥爭下,一直有執政黨愈想要的在野黨愈是不要,執政黨愈想推的在野黨愈是要擋的特色,不容否認,即使在疫苗之爭中也滲雜了這種味道。因質疑疫苗安全性而對其卻步者,可以理解,其中唯獨呂秀蓮的「效忠說」令人匪夷所思。又或許她久浸政治染缸,終究難逃聖王專政論的宿命,且對純粹支持國產這種簡單的出發點顯得很陌生。

台灣無論每一時期,總會有人基於支持自己國家而站出來說「讓我來」,也許有人會因為他們的行動受惠,但他們卻不都是為了向誰表忠。就如同呂秀蓮黨外的一輩,當時很多人不就是無怨無悔冒著生命危險聲援他們,並不只因為他們每個人都很偉大,而是他們另外代表了一種集體價值的追求(也許是獨立意識,也許是言論自由),並且是得以將部分理念付諸實現的表徵。當年台灣社會若少了那些自認為所當為,出發點並不是為了要效忠誰的人,台灣今天會是什麼面貌,曾經獄中的呂秀蓮如今安在?

回到上文提及的梅根‧馬侃,她的父親正是被稱為「美國孤鳥」(American Maverick)的共和黨已故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他之所以被稱為孤鳥,正因為他個人古樸的共和黨政治見解經常和當下的同僚相左(尤其川普在位時),望文(美國孤鳥)生義,看上去他好像朝中無人、黨內無友,實則完全相反。

馬侃曾在美國大選輸給民主黨的歐巴馬,但輸得很有風度,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敗選感言其中一段是:「歐巴馬與我有過歧見,也經過一番辯論,而他已勝出,毫無疑問這些歧見中仍有許多還繼續存在。對我們國家來說,這是個艱難的時刻,我今晚向他保證,我會盡一切力量幫助他,帶領我們克服眼前面臨的許多挑戰。」任參議員期間,他非常反對歐巴馬傾向孤立主義的外交政策,卻不顧黨友反彈,跑去支持歐巴馬的全民健保,之後則和同黨的總統川普老死不相往來。偏偏他年紀愈大,愈少有人懷疑他的價值立場不堅定。一直以來,美國有許多不乏對國家、政黨素直忠誠的人,他們政治色彩固然濃郁,但多是遵循個人價值信仰給出的道理,馬侃就是其中之一。

馬侃最大的遺憾也許是和總統大位擦身而過,不過他反而能從那次的落敗,蛻變成為一個更具智慧的領袖級人物,政客的表演可以唬人一時,馬侃則是直到躺進棺材還能得到美國民眾廣泛正面評價,橫跨民主、共和兩黨都有人視他為真正的英雄人物。呂秀蓮曾因美麗島事件坐牢,馬侃曾是越戰期間的戰俘,身上都背有為時代犧牲的辛酸血淚,也都得到了豐富的政治生命回饋,何以晚年各自在自己國家有兩端評價?

台灣步入政治轉型的同時,呂秀蓮接連順利當選立委、桃園縣長和兩任副總統,所獲支持不計其數,但非常可惜,政壇打滾多年,終究跳不出「打國產疫苗以示效忠蔡英文」這種心眼格局。呂秀蓮當然可以繼續主張調查政府採購疫苗有無違法失職,也可以對國產疫苗有很多質疑,至於她的黨,她的同僚,當然也可以拿國家意識或戰略物資自主的理由去支持國產疫苗,也可以因為科學論證而對國產疫苗選擇接受或是排斥。會說黨公職人員應帶頭施打國產疫苗以表示「效忠蔡英文」,基本上只是代表她和當下全球防疫現況脫節,且沒有基本科學素養,也缺乏政治家識見,之所以老覺得自己在黨內孤掌難鳴,可能是因為她和馬侃式的孤鳥作風完全不一樣,也或許是在她如今有限的目光裡,什麼大事小事都只剩下蔡英文。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刀劍神域」主題快閃餐廳來了!外帶套餐還送限量禮物!

【影片】疫情大大影響生計 房貸車貸繳不出有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