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新聞很多的黃偉哲和柯文哲可以紐約市長為鑑

李濠仲
·5 分鐘 (閱讀時間)

紐約市將在2011年舉行新市長選舉,現任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即將交棒,但下台身影似乎不甚優雅,任內最後評價奇差,去年他投入民主黨內總統初選已暴露令人生厭跡象,結果因1%不到的支持度退出競爭,回歸專心市政遇上COVID-19又應對的狀況連連,紐約客如今說到他不是沒一句好話就是把他當成笑柄,很難想像美國政壇曾經的明日之星,掌領首善之區紐約市卻落得即將狼狽離場。

白思豪生於紐約市曼哈頓區,一路以優異成績取得哥倫比亞大學國際關係碩士,加上德裔父親和義大利裔母親的背景,家族組成很符合紐約多元融合的精神象徵,他自己則娶了非裔的作家、社會運動者麥凱瑞(Chirlane McCray)為妻,並以自由開明的新世代父母之姿教養一對子女。總之,在帶有左派味道的紐約客圈圈裡,他就是讓人喜歡的樣子。

2013年他從市議員轉戰市長,一舉以73.3%支持度贏得市長寶座,終結了共和黨在紐約市的長期執政,2017年爭取連任,再以66.5%高票勝選。兩次獲得紐約市民肯定,他的施政內容果然很受歡迎,像是增課前1%富人稅、改革警察搜身制度、抑制房產收租、增加特許學校、在寸土寸金的紐約市設立20萬戶平價住宅,連「禁售大杯含糖飲料」都能得到讚許。超過六、七成的支持度,幾乎代表了他做什麼都不會錯。

身為舉國動見觀瞻的紐約市長,還享有這麼高的人氣,愈發鼓勵白思豪更上一層;但一切都在他2019年布局投入總統選舉後改觀。紐約市民確實是他放手一搏的最有力支撐,卻未必能容忍他為了總統選舉而怠忽市政,畢竟紐約客的生活壓力強度不小,從來需要的都是一個專注在地的強人市長,去幫助一座超級大城順利運轉,主事者稍有失神,紐約客對執政者的反噬也會很直接。

偏偏白思豪原來不僅施政能力有限,還犯了所有鋒頭上政治人物的通病,挾著兩任高民調支持的飄飄然,後期愈顯驕矜自傲,以為自己是前無古人的天才市長,把口不擇言當成機智反應,再者,又過於焦慮個人民調無法衝上和其他總統儲君平起平坐,於是屢屢急促想從短線的政治表演補足失分,卻畫虎不成,應驗了舞台是表現機會,也是出糗機會的俗諺。他首屆上任之初,曾被記者拍到假模假樣拿著刀叉吃比薩的畫面又被人憶起,他明明有個義大利裔母親,卻忘了義大利人都是直接用手抓比薩塞進口裡,裝上流的表現和其標榜「中產階級代言人」確實背道而馳,自那一刻他就被打上了問號。

此後,白思豪一路政治減分之舉族繁不及備載。當AMAZON第二總部選址紐約長島市,他無力促成此案,還被同黨更左的國會議員完封擋下,斡旋能力備受質疑。最傷的還是在疫情期間他一連串不可靠的表現。

包括逕自暗示要封城,但這不是市長的權力,當全市上百萬學生被迫留在家中學習、全數餐廳暫停營業,竟有記者拍到他仍繼續前往大眾健身房練身體,和保安警衛近距離接觸,無視社交安全禁令。關於學校是否因應疫情必須停課,白思豪不是經常搶在有最後決定權的州長之前夸夸其言,就是當家長、老師一再催促在他管轄之下表現作為時,又瞻前顧後錯失先機,當斷不斷,不必他費心的事又老是越俎代庖,民眾愈發相信他就只想藉機蹭議題熱度,好挽救個人低落不堪的民心。

另外,當州長建議疫情下紐約市能於假日封街,提供安全環境讓市民走出戶外,白思豪再堅不退讓,非相當警力維護才願配合,早已人力吃重的市警局不堪負荷,一度出現近7千名警察請假,造成「封街便民」幾度難產。同一時期,白思豪的選票大戶猶太族群執意在紐約市舉辦一場大型喪禮,直接挑戰防疫禁令,當天不只來了5000多人,且進入教堂後彼此幾乎全未戴口罩裸面相視,市府官員知道阻止不了,事前偷偷情商主辦單位能否不要公開讓新聞界知道這次活動,以免給市府難堪。紐約疫情居高不下,早被指多拜猶太社區之賜,其中和白思豪僅止「柔性勸導」不無關連。

白思豪原本是紐約客所寄望的多元、開放、自由、進步政治人物綜合體,紐約市的資源和組成結構,足以讓他恣意發揮,並且證明此地就是需要這樣一個市長,到頭來在他主政下,紐約多了秩序卻失去個性,但這至多是無傷大雅的批評。他愈到後期愈是急就章即興表演,經常只考慮個人鎂光燈,尤其混淆州、市權責,把市長當成了州長,然後再於總統初選時旋即被打回原形。白思豪正式下台前,他的風格或許早有定論,就是忽而謙沖,忽而頑固,施政要不過度功利,就是高度受象徵主義引導,後期尤其明顯很難再專注於市政日常。

柯文哲是一個很早就表明心意要選總統的首都市長,黃偉哲當年則在民進黨一片低迷下守住了台南市,近期他們一直都處於新聞熱頭,相信彼此對外來都抱有鴻鵠之志。紐約並非化外世界,身處世界之都的白思豪或許可為殷鑑,何況,凡政治人物不都是這麼一回事。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最真實的冰雪魔法體驗!《冰雪奇緣夢幻特展》 12/19 重磅登台

【影片】2020年第十屆天母永慶盃籃球邀請賽【前導影片 球員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