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沙鹿政壇空氣會比芝加哥清新嗎

·5 分鐘 (閱讀時間)

芝加哥是位在美國中西部核心地帶的全國第三大城,但長期以來一直擺脫不了政商黑幫掛勾的負面形象,有志者幾度想改革都徒勞無功,因為問題盤根錯節到讓人幾乎不知從何下手。自上世紀開始,當有人可以拿著球棒、手槍直接操縱地方選舉,幫派就和芝加哥政治難分難捨。伊利諾大學刑事法教授,同時也是幫派專家的約翰‧哈格多恩曾說芝加哥政治文化,無非是建立在一系列「陰暗聯盟」之上,政客和黑幫之間的往來規則非常簡單,就是「今天你照顧我,明天我也會照顧你。」

過去,我們以為地方黑道只是為了吃喝嫖賭逞兇鬥狠,但自從他們察覺透過「民主選舉」可能帶來更龐大且安全的利益,黑幫犯罪活動就出現很大的變化。最主要當然是政客確實覬覦黑幫的地方影響力,選舉一到,無不主動登門拜訪尋求支持,不是一個政客如此,是一個一個都這樣做,當黑幫頭頭和那些衣冠楚楚的政客平起平坐,便意識到自己原來這麼搶手。然後,幾個原本廝殺成一團的黑幫派系,竟也能「為了選舉」擱置過去數十年的家族仇恨,以在地政治力量之姿統合在一塊。就像約翰‧哈格多恩說的:「他們發現如果大家走在一起,就可以讓政客主動來找他們。」許多只想尋求當選或連任的政客,其實一點也不忌諱自己的支持來自黑幫。政客和黑幫兩者交易乾脆俐落,黑幫派系唯一關心的是「你(政客)能給我什麼?」上道的政客,則永遠知道關鍵在反問:「你(黑幫)們想要什麼?」很快的,黑幫之間也開始穿起西裝,像個商人一樣和政客們在地方利益上討價還價。

這套政客/黑幫魚幫水、水幫魚的遊戲規則,深深腐蝕了芝加哥的政壇,大家都心知肚明,為什麼某個市議員總是對當地黑幫活動視而不見?為什麼特定議員選區內的監獄裡,總是不缺違禁的海洛因和高檔大麻?為什麼總是在幾個特定議員關照警方高層後,接下來幾個逮捕幫派份子的行動總是撲空?以及,為什麼當地能獲得官方標案的下水道公司,永遠是背後有特定政商關係的那家?還有,為什麼地方上某家公司的融資審查都那麼順利?

為了解地方黑道腐化芝加哥政治的程度,芝加哥媒體曾進行一項大規模的調查,採訪總計上百位政府人員、民代、角頭、警察和司法人員,結果發現,問題恐怕比想像嚴重,因為政客、黑幫掛鉤,早已一路延伸到公務機關的深處。當年芝加哥報發現,當政客、黑幫利益糾結愈深、愈久,就必然會把一票公務員也拉進來,以更有效疏通檯面上那些「需要蓋章的事」。

此外,黑幫的存在,不只在幫政客製造選舉優勢(如恐嚇對手、拆除對方旗幟、看板),更在以不透明的或幌子公司,為政客提供檯面下秘密資金流動的渠道,知所回饋的政客,會再把募得的資金雨露均霑,為往後「地方服務」大肆雇傭幫派家族成員。這種政客/黑幫掛勾現象,且最容易出現在輸贏不到幾千票的選區之內,在那裡,黑幫勢力常有選舉決定性影響力,現實情況是,沒有親戚、朋友和鄰里支持,很多時候一個市議員根本什麼都不是。

芝加哥報不只陳述了現象,另外也提出警訊,即一地的立法者,在政客/黑幫互利共生下,更會成為法律的破壞者。麻煩的地方還有,地方上許多黑幫派系縱然有明顯不道德的介入政治和選舉行為,卻不只因為法網漏洞百出,更在於地方民眾常有「大家都是一起生活、一起成長的厝邊」心態,經常睜隻眼、閉隻眼,有時甚至只看在對方送上「一品脫酒」或「一隻雞」的份上,就選擇姑息默許。

很長一段時間,芝加哥的幫派和政治幾乎成了同義詞,尤其讓人懷疑到底是政治約束了道上行規,還是道上行規改變了政治。芝加哥報關於這一議題的報導,遂以下面字句為結:究竟是破壞者還是立法者,在芝加哥某些地區,幫派和警察正悄悄地為互惠互利交換金錢和人情。此刻暴徒興旺、民代更興旺—只有你輸了。

此刻,台中「顏家」趁罷免首勝之勢,積極進取立委補選成功,卻也因當下僅一地方選舉而得到全國關注,過去二十餘年來這一沙鹿家族的「理財之道」,同時馳騁宮廟、政壇的過人之處,外人於是也有了更多的認識。若以芝加哥為鑑,這不得不讓人想起西方一句俗諺:「一旦你開始和狗一起躺著,你的身上就會出現跳蚤。」古往今來,橫貫東西不變的道理就是,家族黑幫確實有本事自我漂白,但他們之後的行事作風仍會繼續玷汙政治。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協助以「性愛影片外流」敲詐隊友 皇馬球星本澤馬遭罰7萬歐元

高雄市政府財政局邀網紅拍宣導影片 傳遞網路販售菸酒是違法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