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洋人網紅」接連說好中國故事的背後

·5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是遭Covid-19侵襲最嚴重的單一國家,經兩年奮戰,近期再面臨變種病毒Omicron威脅,聖誕節前夕又來到每日確診逼近十萬人。就在美國各地又一次進入緊急應變狀態的當下,中國駐聯合國大使張軍日前卻特別透過推特發文,簡短寫下:假期即將來臨,這幾天傳來的消息卻令人擔心,因為又一波疫情爆發造成許多無辜的人被奪去生命。該說的都說了,時間浪費得太多了,找藉口已沒人信,裝睡的政客們該醒醒吧。我的建議是:你們真該做點事!

張軍並以WHO統計的全球確診數為配圖,以張軍過去一段時間以來的發言,任何人都知道他指涉的裝睡政客尤其是指美國,但他身居聯合國總部所在地紐約,不會不知紐約人已然學會和病毒共存的實際生活狀況,以及何以此刻美國無須再以強勢隔離追逐「清零」,而他仍舊貼上酸文,自然吻合了中國近年所謂「戰狼外交」的調調。而我們以為戰狼外交多為中國官方亮劍之舉,卻又恐怕小看了它正傾舉國之力,透過社群網絡反擊西方的旺盛鬥志。

就在張軍推特發言前一周,《紐約時報》曾報導北京如何利用YouTube「網紅」重塑中國面貌。《紐時》主要發現這一兩年內,YouTube上突然除現為數不少西方臉孔的YouTuber頻頻為中國澄清外界批評,尤其強調中國並不如西方國家所說的那般專制,或是強調新疆少數民族政策的合理性,當然還有反駁Covid-19和中國之間的緣由關係。這些西方臉孔YouTuber上傳的影片主題,無不環繞在「西方國家就是希望破壞新疆穩定,以阻止中國崛起」;「美國才是新冠病毒的發源地」;「西方人就是眼紅中國的成功才一直攻擊中國」;「西方國家根本提不出種族滅絕(新疆)的證據」。甚至有YouTuber以「親自走訪新疆拍攝影片」,「證實」新疆一切如常,沒有強迫勞動和改造營這回事,並說當地人的生活都很好、很正常。

中國駐駐聯合國大使張軍在推特上「酸」歐美國家防疫不力。(圖片擷取自張軍推特)

但這些YouTuber說的多是個人感受,未提出實際佐證的統計或訊息,更不會在影片中提到自己和中國官方間任何的商業連結。例如一名走訪新疆棉田的YouTuber「Gal-Or」,他父親公司的贊助者就是中國國家開發銀行。雖然Gal-Or說他是獨立作業,但此刻特意前往新疆製作「農家好」的影片,根本此地無銀三百兩。

不過,也有YouTuber坦承在製作影片之前,確實接受了中國地方政府的食宿招待,強調影片內容屬於推廣旅遊性質,並以「做節目當然要收費」解釋,而這事實上便吻合了澳洲一智庫曾經公布的文件,指中國網路監管機構正積極聘用「外國網紅」替中國政府宣傳,尤其是要凸顯脫貧成效。

這些網紅影片的呈現方式如出一轍,就是透過他們個人在中國的「所見所聞」,去重塑外界對中國的觀感,而這些觀感又多配合官方組織歷來的敘事,更重要的是,每每中國在國際上出現受矚目的負面新聞,這些YouTuber就會「適時出現」,例如當Nike、H&M以反對強迫勞動為由抵制新疆棉之後,就有幾位西方臉孔的百萬粉絲等級YouTuber在自己頻道上為新疆棉「叫屈」。而這些影片很快就會被中國多個駐外使館藉臉書和推特轉發,還會主動配上當地國語言。據《紐時》調查,其中還有幾位社群網紅,原來刻意迴避了自己亦任職中國黨媒的身分(如《中國日報》或「環球電視網」)。

中國一方面阻礙「正牌」外國記者前往新疆採訪報導,一方面卻又為諸多YouTuber廣開方便之門,正如同《紐時》報導所言,透過社群網路上素樸、隨意的拍攝內容,中國觀點或將在尋常人生活中取得更有效的宣傳效果,更何況代言人本身皆是有一定粉絲群的網紅,他們已為中國在全球傳播親北京訊息的渠道之一。《紐時》並引述一名中國社群媒體版主所說,「中國就是全球社交媒體上的超級濫用者」。

國防安全研究院曾發表一篇「從近期網路『指名羞辱』新聞看中共認知作戰」文章,內容著重中國透過駭客進行各種擾亂(台灣)民心的手段和方法,點出當今資訊戰的嚴峻,至於「西方YouTuber說好中國故事」,或張軍以外交人員身分在推特上益發活耀的「刺激性」言論,更顯示中共的網域戰略確實是全面性地軟硬兼施,後兩者的目的和前者「指名羞辱」又略有不同,但影響力卻完全不下於真正的網路攻擊,因為如此積極善用社群網路,他們的目標並不是要講贏誰,而是若能製造混亂和懷疑,直到關於中國的一切都沒有了「真正的」真相,這些輕薄的貼文和影片就都都值得了。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分享影片抽大獎!2025雙北世壯運邀請全體民眾動一動

英特爾執行長預錄影片盛讚台積電了不起 很高興回到台灣「盼繼續深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