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濠仲專欄:疫情也是對政客適不適格的壓力測試

·5 分鐘 (閱讀時間)

川普或許是過去一年多來「被疫情搞下台」的指標,一來病毒風暴好巧不巧發生在美國總統大選年,所以不難從果推因。二來美國疫情確實相當慘,確診、死亡數堆比山高,尤其撕碎了川普原本手上的經濟牌(失業率衝高),但就像當年大家不斷追問川普為什麼會贏,這回選舉結束,美國許多評論者也不斷解釋川普為什麼會輸,而後者顯然不只防疫不利這麼簡單。

關於川普防疫不利的批評很多,首先,儘管他認為自己阻絕境外決策很快,卻不容否認他一直相當輕忽病毒傳播的嚴重性和影響面,在美國疫情蔓延之際,無論是起初的不屑戴口罩,還是早早就大膽預言「天氣稍暖病毒就會奇蹟般消失」,皆反映其防疫心態。美國疫情會這麼嚴重,連帶導致經濟受到重創,和他的領導統御當然脫不了關係,不過,又未必直接讓他輸掉選舉。

從後續的評析不難發現川普輸掉選舉的關鍵之一,還在於去年選戰熱頭,美國民眾縱然對疫情造成的損失很不滿,唯川普此間的言行,又在在讓民眾進一步認識非常時期壓力測試下,眼前的政治人物究竟適不適格。

當美國遭疫情摧殘數月之久,許多人已身心俱疲,和四年前選舉氣氛大為不同的是,願給「川普式反建制」機會者很多,但有更多人開始懷念過去的某些常態(包括經濟面和政治面),因為,儘管病毒必然造成社會諸多焦慮與不安,這樣的焦慮和不安也一如防疫行動,都有出於人性上的自我調節,也就是都會出現疲乏。接下來,原本政治上幼稚的謾罵、惡毒的語言和無止盡的對抗反而容易讓人感到不耐和厭煩。川普沒有真切掌握時勢變化,又或者個人特質讓他根本也轉不過來,於是始終抱持著自己最擅長的煽動和侵略特性,直到去年選戰下半場拜登後來居上甚至超前,即透露美國選民此刻對一個「舉止更加傳統且有禮的政治人物」的渴求,或已勝過那位老是喜歡吹噓自己如何天才和滿嘴陰謀論的領導者。

說拜登因為疫情漁翁得利並不為過,但若回溯當初選戰交鋒,川普也不是沒有白白送走選票,包括犀利尖銳地攻擊拜登不只沒有發揮太大作用,甚至有反效果,還被譏諷難道只能在同溫層取暖。反觀川普去年10月意外確診,他的對手陣營則是非常小心用字遣詞,避免被人以為幸災樂禍、缺乏同情心。

去年美國疫情屢創高峰之際,根據美國幾個研究中心合作的出口民調(愛迪生研究(Edison Research)/芝加哥大學全國民意研究中心(NORC)/美國民主研究所等等),顯示當時對美國選民來說,儘管新冠病毒被認為的確是一件民生大事,卻未必會成為左右投票的議題,更不像一般所認為的已成為選戰中的激勵因素。

經濟成長和低失業率是川普爭取連任的兩大優勢,疫情衝擊確實打亂了他的布局,但以上述出口民調觀之,川普從頭到尾一直那樣看好自己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接下來的後見之明並非沒有參考價值,即川普面對不同時空背景的選戰,過程中若能收斂鬥爭本性,或許就不會讓疫情下希望以冷靜和理智面對困境的選民心生反感(BLM運動是另一個火花),也未必會拱手讓出總統寶座,何況病毒來臨之前,川普的政治生命力確實強大到令人不可置信,包括竟能從彈劾案中脫困,個人支持度還一度達到近五成的水準。

台灣防疫期間經常語不驚人的兩位人物,包括台北市長柯文哲和國民黨的羅智強,一個恃才傲物且有很多內心陰謀小劇場,一個堅信自己每次帶髒字罵人皆是在抒發民怨,雖然朝野易位(但柯也是北市的朝),但他們某種程度都具備了川普負面形象的影子,以為不管面對什麼情況,政治上的攻擊就是最佳策略,無論如何都能快速擷取聲量並凝聚支持,但現實是,台灣當下並沒有重大選舉,且無論疫情早爆發、晚爆發終究都會過去,那麼,動盪復歸,盤整台灣病毒風波的確診數、死亡數,乃至因防疫造成的經濟面損失,放諸世界的客觀評比又是如何?過一段時間數字攤開,現在凌厲的攻勢效果還有多少,個人政治格調的塑造,卻很有機會形成長期不可逆的印象。

再者,過去美國民眾之所以會有「我們怎麼有川普這種總統」的沮喪感,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出於川普屢屢不顧基本禮儀羞辱了國際盟友,再怎麼不關心國際事務的選民也會覺得不該如此。美、日贈送疫苗,將柯、羅反應看在眼裡的,當然不光是美、日兩國政界,還有台灣內部自己的選民。疫情過後,藉病毒累積出的政治資產只會遞減,因為疫病對社會的影響只會愈小,不管哪個位置要挑戰現任者,環伺台灣內外局勢,從來無法寄望什麼「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而是於此之外,不同陣營的口袋裡有沒有真正十年磨一劍的人物。

※作者為《上報》主筆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超低房價的下場 背後藏6陷阱

【影片】《買房賣房真相大追擊》多少錢才合理?